@单飞沙龙 微博页面谷歌快照截图

是的,我被炸号了。

3月10号早上一睁开眼,我照例打开微博,发现近七百多个未读消息,然而账号已经无法使用。

3月8号妇女节的时候,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女性权益平台【】被全网封杀,其微博大号、小号和微信公众号都在24小时之内被消失。为了声援女权之声,我发了一篇倡议大家行动起来帮其追回账号的文章,传播量半天之内过千转发,终于惨遭处决。

其实没有很意外,从这个号发第一篇文章起,我就做好了她随时会炸的准备。以最近的舆论环境严峻之程度来看,也算死得其所了。

然而损失依然是惨重的。我们【单飞沙龙】的微博号存在了短短一个月,一直致力于推动女性、弱势群体和公民权益,发布的原创微博中有三条短文转发过千,一条超过了四千转发,阅读量数十万,其置顶长文转发近三千,单篇达到一百零三万的阅读量。虽然粉丝只有一千七百多,但活跃度高,传播力强。也获得了好几个大V关注,包括闾丘露薇、游识猷、墨虎蔷薇、voiceyaya等。可以想见,如果好好经营下去,这一定会成为具备舆论影响力的大平台。

这些成绩都来源于我实实在在的时间、精力和能力投入,突然之间化为乌有,不能不痛心。

可是,正因为我们在需要有人发声的时候站出来发声,才取得了些许关注,再爱惜羽毛,关键时刻又怎能退缩?就算是回到四十八小时之前,我也无法沉默地坐视同伴的离去。

所以被炸号之后,也没有很沮丧,只是短暂失落了片刻,便开始思考下一步。我知道,即便我的所作所为被抹除了一切痕迹,看上去就像设么都没发生过,但下一次,我不会从零开始。

 

想埋葬我们的人,不知道我们是种子。

我相信我们说过的话,写下的字句和做过的事所产生的看不见的影响力,只要种在了一个人的心里,就会在机缘巧合之际生根发芽,持续生长,慢慢改变ta看待周遭事物的方式,改变ta和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也进而改变ta命运的路径。

如果不去履行这种影响力,人终究不过是困于自我的蝼蚁。

话说回来,最近的舆论形式已经如此严峻,我今天也不得不猛灌一些心灵鸡汤了。

扑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再战的心气。所谓人生,本来就是全盘接受既定的一切,再不断重振旗鼓的过程。所以从实操角度来说,社运的内容是严肃的,但是搞社运是乐趣无穷的,它的乐趣就在于人们的越挫越勇。

虽然我并没有任何和传媒有关的背景,但在这一次的微博运营中,我也学到了不少实战经验,想趁开这个追悼会的时机分享给大家,也算尽到了这个号最后的使命。

由于我之前一直在为单身职业女性做社群构建和反污名化的项目,为了把成果分享给公众,就写了篇总结文章《是时候把“剩女”污名埋进历史的坟墓了 | 我们都是掘墓人》,准备在春节期间于微博上发起了一次campaign。

所以,大约一个月前,我以社群的名义注册了一个新微博号:【单飞沙龙】,然后带了一个其他女权账号已经在推的#今年过年不逼婚#的话题将文章发了出去。这篇文章篇幅长达两万多字,而且是以研究、项目实践等较为严肃的内容为基础,照理说很不利于互联网传播。文章在本公众号首发的时候阅读量还不错,达到了四千多,但由于我已经很久没有用微博,不清楚那边的生态环境,所以没报太大的期待。

开始推广之后,那条微博在两天之内超过了三十万阅读,文章也超过了十三万阅读。当时我还在朋友圈调侃说:写了三年的公众号,人生的第一篇十万加却发生在了微博,用一个仅开了三天的号。

一个月后,在被炸号前,那条微博的阅读量达到了一百零三万,文章近四十五万。而且奇迹的是,转发和评论里压倒性地好评,没有引发任何争议和骂战。

这样的战绩,还是在初始粉丝为零,并且始终无法购买任何推广(因为敏感词问题)的前提下达成的。

不知情的朋友觉得这是时来运转,可惜背后全是死力气和笨功夫。先不提持续了数个月的项目的工作量,以及呕心沥血了一个星期才码完的字。在文章发布最初,其转发量是个位数,阅读量不过三四百而已。

转发是基于认同,所以找到可能认同文章内容和价值的目标群体很重要。我从同样在做女权运动的小伙伴那里了解到这个领域相关的大V,一一关注,然后全部艾特了一遍,结果并没有一个号参与转发。

这种广撒网式的艾特效率很低。可能大家都听过一个说法:在大街上遇到危险的时候,与其向围观人群大喊救命,不如牢牢指认一个人求救,这样更容易让对方意识到其责任所在,而不被从众心理羁绊住。

拜托别人帮忙时道理是一样的,所以我就厚起脸皮一个一个给有可能对文章感兴趣的大号和大V们发私信,恳请他们转发。

大概发了有三四十条私信吧,只要觉得能沾边的都发了,最夸张的是还发给了伊能静。当然,还是大部分人都没理会我。

令人惊喜的是公益类的大号基本上都帮我转了,包括在女权领域颇有影响力的女权之声、反吃瓜联盟、橙雨伞公益、、女权行动派吃不完、女权瞎报等等。

最先帮转的大V是李思磐,然后关键的转折点是闾丘露薇的转发,那之后雪球就越滚越大了。很多读者将文章转到自己的首页,也开始自发安利朋友来看。我便将更多时间花在了和读者留言的互动上。

这次campaign让我学到了四点经验:

1. 发表和推广信息的时机会是成败的关键,务必要善加利用。如果我这篇关于反“剩女”污名化的文章不是在春节前夕——催婚逼婚的高峰期推出来的话,它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2. 尽量私信有影响力的大V们寻求帮助,他们就像启动的引擎一样,能够让信息全面转起来。但是越大的大V就越是爱惜羽毛,若不是十分认同其内容,或者内容里有和谐成分,有可能损害其利益关系,他们都不愿意转。也有人提出,如果我这篇文章里能合理规避更多敏感点,有可能会得到更大的传播量。

3. 讲故事的能力是威力无穷的。叙事的力量能够重塑人们的意识和观念,令他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和思考问题。在做项目的整个过程中,我收集和生产了很多信息碎片,但是公众是无法消化碎片的,必须要有擅长叙事的作者去把碎片整合起来,有条理、有逻辑和有结构地组织成一篇文章,其内容和价值才能够被传播。所以,比起实践者,也不要小看讲述者。对于人类社会来说,媒体的力量大过天,没有讲故事的人,那些做实事的人只能产生极有限的影响力。

虽然我一直都写文章和讲故事,但这是头一次,我清楚意识到了自己拥有的能力的重要程度。

4. 相信普通人的力量。普通人的微博圈子的粘度可能大大高于大V,传播力度也可能更大,因为普通人圈子里的人际关系更紧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有四百万微博粉丝的闾丘露薇转发我的文章后,我从她那里获得的转发量仅仅是六十多。然而有一个只有两百粉丝的小透明转发了后,从她那里文章又被转发了六百多次。因此,请不动大V的时候,别忘了群众的力量。

本来,文章到这里就完了,但是因为晴天一道霹雳炸了号,我不得不多说几句。

记得我几天前发的一条号召大家保存和记录民间叙事的长图吗?中国的社交媒体已经完蛋了,它已经完全背弃了最初的承诺,变成了一间比人心还狭小的黑房间。它现在扮演的角色和造成的影响,比它出现之前的状况还要恶劣。过去的人们至少还知道自己的边界,现在的人们自以为身在一个海阔天空的地方,却要被迫又聋又哑又盲。

最近发生的事,不,应该说是一直以来发生的事,已无需多言。成千上万的发帖、转发和留言,可以转瞬即逝,无数人发出的声音,表达出的意志,可以一夕之间归于死寂。

所以,我们都必须做好长期和censorship打游击战的准备。

我对此有几点不成熟的小建议:

  1. 就像我上次倡议的那样,所有人都需要记录和备份的能力。我们有紧迫而庞大的archive和document的市场,在随时可能被炸号的环境下生存,我们应该有技术能够做到高质量的即时备份,以及一键搬家的功能,不但能够把账号上所有的内容保存在云端,还能够将内容恢复到新的账号上面去。
  2. 应该采用区块链的思路,改变信息传播的方式。过去我们总是依赖一个大号首发内容,然后其他人互相转发的方式扩大影响力,结果信息完全受制于单一信息源。一旦首发的大号被删,所有的信息全部消失。以后应该适当放弃信息的版权,尽量开源,鼓励更多的人将信息保存下来,然后用各自的号(或者小号)发出,形成多信息源,这样一个号被炸,信息也还在。
  3. 注意保护自己的大号。大号丢失损失的是之前积累的全部影响力。多准备小号,尽量用小号首发和谐信息,再用大号转发,或者帮小号买推广。另外,中文博大精深,不用提到关键词也完全可以说明白一件事,少死磕,多诉诸艺术。
  4. 虽然现在看起来没必要,但我们需要方便好用的密码机。可以直接把文字转成密码,把密码转文字的相关程序。

最后,感谢在炸号后来慰问的朋友。我刚刚注册了个微博小号,也叫米坛埋骨,虽然暂时没有任何内容,但以免我的公众号也被炸,大家可以关注一下,留个后手。

祝愿大家春风化雨,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