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你注意到没有,最近冒出一个词:其他方式。在一系列电贺信贺的祝贺方式中,惟有川总是用了“其他方式”进行祝贺。于是,引发了各种猜测,其他方式是什么方式?是“推”式还是“微”式?哦,对了,川总还没有微信——这是不是有点神秘?

观察最近的公共写作和公共话语,感觉以前那些略显风骚的写手们,写作风格有了不小的变化,从语不惊人死不休到欲说还休,从烈士似的慷慨陈词到少女般的娇羞嗔怪,真正是风格大转移,现代版的鸳鸯蝴蝶派。目前至少涌现出“”之王大妈王烧鸡王杏花王卤煮等N个版本,还有一个“”,跟在“单仁平”后面鹦鹉学舌,复述球报的伟大社论或做一些注脚和注释,你看他文章的题目:“昏君和佞臣是推动历史进步的重要力量”;“不必受这般羞辱的:远离世界,中国便是世界第一 ​”;这些文章把球报没有讲出来的道理可都讲出来了,想当年“梁效”的文章可没有这样的解读者,了不起啊!

关键是,网络世界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发嗲,还有那些标题党:不是让你翻白眼,其实是让你去抛媚眼;再加上白字党:315:从某美执行苔长开始……。真是三天不上网,丈二和尚摸不着脑,我为此小有感慨:现在都开始用错别字写文章了,我也试一下,看看你们能不能读懂:夜机歪妹湿耷歪癣嘚足逞不忿,谁能读出来奖一个佩服——可惜能读出来的人不多!

写手们在玩风格转型,玩深沉玩玄虚玩嬉皮士玩正能量——谁说是玩反讽玩王朔?网民们也不甘落后,玩油菜玩油馍,修辞水平也在突飞猛进,那天看到食酒(后面省略一字)两字,纳闷了半天,这是哪里的方言,为何不说喝酒?可是也有一些人,实在玩不了这个文字游戏,比如一个编辑,那天似乎忍无可忍,终于不在沉默中沉默而在沉默中爆发了,他的爆发点是反帝反封建,因为他用了帝字而被告知违规,这事差点让他得了失心疯:此帝非那帝啊!看来只能怪汉语博大精深,一语多义,有了一义,其他就别议了。

我对王五四有个评价:以后不必写中国当代思想史,可以写中国话语史,当下可以没有梁启超,不可以没有王五四。​​​我对单仁乎也有一个评价:史上有春秋笔法,不如现在的单仁乎笔法,文章还都能留着,那个脸是被他打得啪啪直响。

这是否也是写作的“其他方式”?你会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