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在关注女权组织被营销号“”恶意抹黑的事情,抹黑文章的事实错误之多,逻辑之混乱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但这篇文章传播很广,已经在观念层面给女权主义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也在事实上给仍然在做女权工作(最直接的,反对性侵、家暴、)的朋友带来了很多困难。

纪小城兄这篇文章揭露了“酷玩实验室”的下流忽悠之道,并进行了有力地反击。经他同意进行转载,只有一个目的,反制这些利用民族情绪造谣的营销号,呼吁每个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取消关注“酷玩实验室”。作者的微博是“纪小城5”,欢迎任意转发、转载本文。我也写了一点分析,后续会再发出来。

最近,一个叫“酷玩实验室”的自称科技媒体的主笔“蛋蛋姐”(下简称蛋,因为我没有叫姐的习惯)接连发了两篇抨击女权组织及女权主义者个人的文章,分别叫作“骗中国女生炮”神马神马的,下简称炮文;和“曝光一伙准邪教”神马神马的,下简称邪文。这两篇文中事实错误和逻辑谬误颇多,抹黑手法也非常下流。本人除了指出这两篇渔网中的漏洞,还将用蛋及蛋的读者能看得懂的方式,揭露她的忽悠之道,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篇,炮文。

这篇文章主要讲了3件事:1、网曝有一个自称“女权主义者”的人从事面向国外组织卖淫活动;2、民间女权组织“”背后有“西方势力的影子”;3、女权主义者郑楚然被囚时曾获得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声援。

在事件1中,蛋自己也称这些人是“打着’‘的名号从事着卖组织卖淫的事情”,并称当事人是“伪女权主义者”,可见即便是蛋,也觉得组织卖淫这类事件与“女权”是不相干的。就像有一个姓王的人强奸了妇女,另一个姓王的人交了一个女朋友一样不相干。但是蛋偏偏要把两件事相提并论,造成一种好像有关联的视觉效果,可见用心歹毒。

可是怎么把这件丑闻跟蛋想要抹黑的“女权之声”联系在一起呢?蛋找到了一个“思路”:她们都跟“境外”有关,包括境外的钱和境外的人。

历史上,往往越封闭的国家,就越对外国东猜西揣,清朝很多人就以为外国人是妖怪,称他们为“洋鬼子”;可是没想到,改革开放40年了,毕业于人民大学的蛋还是没有一点长进,或者她觉得她的读者都是傻逼。

蛋提到的钱主要是福特基金会,这是一个1988年就经中国国务院批准、在北京设有办事处的慈善组织,他们不止资助了“女权之声”,也资助了很多中国政府项目及民政部门、中科院等研究机构、包括蛋的母校人民大学在内的中国高校等等。

蛋,你的老师潘绥铭也接受过福特基金会的资助。潘绥铭在《性快乐四论》一文中提到:“2013年5月,在福特基金会的支持下,中国与外国的20位研究者齐聚一堂”;他也在《中国性教育,不需要救世主》一文中写到:“在新世纪里,以福特基金会和普利马斯特组织为代表的国际民间力量,开始支持和推动中国的各种民间组织开展性教育工作”;他的一本书《性学与性社会学》就是福特基金会出版的(未公开发行)。

蛋,你信誓蛋蛋地说“这些外国的金主,他们也更加不可能是什么慈善组织,大发善心来给中国人投钱,每一分投出去的钱一定都是要有回报的”,请问,你有何面目面对老师、母校以及你深深热爱的国家的国务院?

顺便多说一句,蛋,及蛋的读者们,当今世界,为了科技、医疗、福利、环保、人权而在全球范围投资的各国基金会很多,国家之间也早已形成经济共同体。蛋,你的国家外债就已经超过了10万亿人民币,也就是你的国家接受了超过10万亿的“境外”资金,你要不要也批判一番?

讲完了钱的事,蛋又在炮文中自问自答:“有人也许会问,收了西方的钱怎么了?中国的组织不能收西方的钱吗?然而,她们不只是收了西方的钱而已,……”这又是一种忽悠技巧,即先讲两件事,然后假惺惺地作出一个让步,再讲第三件事;如果第三件事成立,那么读者也会将前两件事照单全收。不过,蛋讲的第三件事也是胡说八道。

在第三件事中,蛋转向攻击女权主义者郑楚然个人。她看到希拉里在郑楚然被以“寻衅滋事”罪名抓捕时出来声援,因此“惊掉了下巴”。其实这件事更清晰:2015年3月6日,郑楚然等五个人因为计划宣传抵制性骚扰的活动,被大陆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名拘留,后来又被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名提请检察院逮捕,但检方以“证据不足”将案件驳回,足以证明这原本就是一个错案,五个人也在被拘留37天后获释。

也正因为那次抓人毫无道理,在那段期间,岂止希拉里,美国时任副总统拜登、国务卿克里也都公开表态要求放人;加拿大、德国、英国、欧盟外交部都发布声明向中国施压;美国、、韩国、印度等十多个国家及地区的女权主义团体上街示威抗议;国际女权组织妇女权利与发展协会(AWID)甚至呼吁联合国重新考虑在同年9月与中国合办全球妇女峰会的计划。

一件与中国直接有关的影响如此巨大的国际事件,蛋,你作为一个也算媒体从业者,竟然对此一无所知,还要“惊掉了下巴”,那么,要么是你出了问题,要么是你的信息来源渠道出了问题。我十分担心未来蛋再成长一点,下巴会不够用。

而且,蛋在提到郑楚然被暴力机关无理关押这件事的时候,一脸鄙夷地说“她还因为寻衅滋事被警察拘留过30多天”,貌似对法治有多推崇的样子;但对一个真正的施暴者——因买凶殴打方舟子而被判坐牢5个半月的肖传国,蛋又在另一篇文中评价称“我敬你是一条汉子”,如此是非不分,让我不禁怀疑蛋的法制观念以及对“汉子”的审美趣味。

如果蛋及蛋的读者还是觉得,中国的问题就不容外国势力多嘴,那么我再提供一例:2015年,ISIS 以两名日本人质要挟赎金的时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曾表示“希望有关人质安全获释”。蛋,人的权利是没有国界的。

蛋还攻击“女权之声”的一个点,是“女权之声”曾经呼应过“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的说法。其实在我看来,如果非要下全称判断的话,不止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美国男人也配不上美国女人,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配不上女人。因为,在男人事实上还在通过不平等的机会和机制垄断这个世界绝大多数资源,且反思及试图改变这种现状在男性群体中尚未形成主流,世俗上很多男人还要跟女人结伴生活的情况下,整体来说,男人都配不上女人。

除了上面提到的种种忽悠和错误,郑楚然在《抗击对女权主义者的网络诽谤 | 郑楚然给无良公众号酷玩的公开警告》一文中,还罗列了其他蛋文中的事实错误:

1、郑楚然并非“女权之声”组织成员。

2、郑楚然并非全职女权工作者,她还开有淘宝店“独品商店”,上面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她也从事设计、策划、专栏作家、文创产品经理等多项工作。

3、郑楚然并没有被 BBC 评委“全球百大思想家”,她入选的是 BBC 评出的2016年“全球百大女性”(100 Women)。

可见,蛋对于她的攻击对象其实非常欠缺了解,以至于漏洞百出。然而,蛋并没有就此吸取教训、加强学习,竟然有脸又写了一篇漏洞更多的邪文。与炮文的心思缜密相比,邪文中的蛋几近神经错乱,行文如脱缰的野驴。不过我还是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在混乱的邪文中整理出一些蛋犯下的新错误,也解读一下蛋又用了哪些忽悠的新伎俩。

1、
蛋将“女权之声”的抗议行动扣上“邪教”的帽子,只因为她们在抗议照片中用了蒙面的装束。其实这件事很好理解,在一些尚不那么自由的地方,有时候漏出脸是有一定风险的。“女权之声”在抗议的时候选择蒙面,其实丢的不是她们的脸。

新华社报道中关于邪教的描述包括“通过系列虚假宣传和骗人伎俩来蒙骗群众”,如果以这个特征来衡量,蛋的炮文和邪文中存在大量虚假内容和忽悠手法,却依然获得不少读者的吹捧,那么“酷玩实验室”似乎离“邪教”更近一点。

2、
蛋引述“女权之声”的微博,指控“女权之声”对穆斯林国家女性的遭遇表示“宽容”。微博如图:

稍有一点阅读水平就不难看出,原帖提出两个信息:1、穆斯林国家女性不许提出离婚;2、如果非要离婚,会遭到砸死、毁容惩罚。有人就此向“女权之声”求证,“女权之声”也就这两点具体问题给出了解释:1、法律上并非完全禁止女性提出离婚;2、石刑通常针对渎神、同性恋和通奸罪,还给出了参考资料的链接。

这条非常清晰针对特定问题作出解释且提供信息增量的微博,在蛋看来,却成了“她们觉得这样完全男性霸权的法律很ok”,不禁让我怀疑蛋的语文水平是否还适合继续从事文字工作。而且,这还是蛋看了很多“女权之声”的微博后,才精选出这么一个假靶子,然后攻击得不亦乐乎,从中也可见“女权之声”微博质量之高。

3、
“女权之声”最近被封号了,蛋在解释这件事时说:“据广大网友总结,背后的原因大致是收受外国资金,披着伪女权的外衣,行分裂国家之实。这些事情都是有证据的,女权之声确实被封了号,我不可能瞎说。”

假借网友名义血口喷人的做法自然非常猥琐,但这句话的逻辑也很有问题:有人说事件A发生的原因是事件B,有件事是有证据的,因为事件A确实发生了。蛋,你又拿读者当傻逼吗?

我效仿这个逻辑造个句:酷玩实验室之所以有很多读者是因为他们天天自发裸照,这件事是有证据的,酷玩实验室确实有很多读者,我不可能瞎说。再比如,蛋连发两篇炮文和邪文是因为她神经错乱,这件事是有证据的,蛋确实发了这两篇文,我不可能瞎说。一点都不好玩。

此外,蛋还引述“女权之声”微信群聊中讽刺性的提到“百度上的定义”,觉得自己很高级的蛋以为抓到了什么把柄,指教人家“不要把百度上查来的定义当成论据”,那你自己把“网友”意见当成论据,你又低到哪里去了呢?

4、
蛋还沾染了报书名的不良习气,以读过波伏娃的《第二性》论证自己对女权理念更为了解,可是希特勒也读过《汤姆叔叔的小屋》,那又怎样呢?以我有限的见识,并没有看到波伏娃写过炮文和邪文这种大量事实错误、逻辑混乱、歪曲外文原意、用心险恶的文字,你的波伏娃是读到谁的肚子里去了呢?

蛋在文中还说:“波伏娃的棺材板我是压不住了”。波伏娃的墓我去过,棺材板压得好好的,不劳你费心,酷玩实验室的棺材板你倒是快压住了。

5、
蛋在邪文中又再次抬出“福特基金会”,指出“女权之声”创办的女声网在接受资助的国际组织介绍中删除了“福特基金会”,蛋又自作聪明地猜测她们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又是一例由于对对方实在太缺乏了解而乱咬一气。其实女权网很早以前就把合作组织的整个段落都删掉了,跟你这个蛋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是此地有人二百五。

此外,蛋在邪文中还再次重提炮文中的各种歪曲和造谣内容,上面解释过了,不再赘述。其实郑楚然在她那篇回应文中也都解释清楚了,蛋也承认她读了,可是貌似她并没有读明白。蛋,你可能真的不太适合做文字工作。

最后,简单说一点有关“爱国”的话题。近一段时间,在某些原因下,很多艺人、公司、组织都自觉地高举爱国的旗帜,一些自媒体也被指贩卖民族主义。我觉得,爱国的生意当然可以做,呼吁团结对社会也有一定好处,但不要像酷玩这样以造假的方式来做,否则就跟“每天一杯三聚氰胺,强壮中国人”无异;也不要像酷玩这样用栽赃的方式来做,否则就跟文革中的那些红卫兵们没差;更不要像酷玩这样以煽动仇恨的方式来做,“女权之声”倡导男女平等,反对性骚扰和性暴力,如果对这都仇恨,你敢照镜子看自己的嘴脸吗?

国家之间存在利益冲突在国际社会是普遍现象,但这与国际组织跨国交流合作是两会事。蛋,你将两者混为一谈、鼓吹排外的狭隘民族主义,与你的国家奉行多边原则的主张是相违背的。

希望酷玩的蛋及其他自媒体能对得起自己的读者,不要拿读者当傻逼;也希望广大读者能够抵御不良用心者的忽悠,对不负责任的自媒体果断取关。

原标题:隐蔽青年 | 详解酷玩实验室的蛋抹黑女权组织的事实错误和忽悠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