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 2018中国两会:代表称“希望习主席一直当下去”

3月5日,中外记者一早在人民大会堂外排队入场。

3月5日一早,北京持续两天的雾霾消散不少,灰色的天空下,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雾气。中外记者早早在天安门广场排队等候进入人民大会堂。

9时,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做完政府工作报告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秘书长王晨做了关于宪法修正案的说明。

当他提到将“()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从宪法中删去时,现场有人带头鼓掌,大概两秒后,一些代表也开始陆续鼓掌。主席台上,除了习近平,其他常委也跟着鼓掌,直至全场响起比较大的掌声。

当他念到此举将“有利于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时,现场响起的掌声明显比之前的整齐,并且掌声较此前更大。

“非常赞成,非常拥护”

BBC中文记者在人民大会堂及天安门广场随机采访了12名人大代表,询问他们对修宪及国家监察法的看法,他们几乎清一色地表示“非常支持”,“一定投赞成票”。

“修宪这个问题,符合人民的心愿,符合新时代的要求,我们作为人民群众,非常赞成,非常拥护,因为符合我们的国情。”来自湖南的人大代表王怀军告诉BBC中文。

“你看,刚才领导提到取消(国家主席)任职期限的时候,掌声经久不息。我也鼓掌了,鼓得非常用力。监察法的设置也符合我们的国情,从领导到百姓,都不能腐,这个监察法的应用范围非常广,全面、完整。”王怀军拉着BBC中文记者的手说。

“我非常赞同,因为我们的国家现在(被习主席)领导得很好。我希望他一直当下去,我对监察法也很支持。”来自广西的人大代表邓桂芳说。

来自香港的人大代表田北辰表示,”修宪我现在没有立场,因为我还要做审议的工作,其中有很多不明朗的地方,我是要知道的。”

来自广东的人大代表李金东认为,中国这么一个大国,十年确实“太短了”。他告诉BBC中文,“老百姓舆论很强烈,他们都想改掉这条规定,我支持习主席连任,但我认为他不会无限期连任,这跟他的身体、精力、执政理念有关,他特别关心民生,老百姓都希望他能为中国的发展再好好做出努力的”。

在12位代表中,只有来自香港的田北辰没有说“非常拥护”。“修宪我现在没有立场,因为我还要做审议的工作,其中有很多不明朗的地方,我是要知道的,他们现在说不是终身制,但我想知道,共产党内有什么机制可以制衡,能否确保将来能者可以当之,不能者就不当之。如果有一个完善的机制,我觉得没有问题。”田北辰对BBC中文说。

BBC中文记者还在大会堂拦住了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雷军,问他对修宪怎么看。他愣了一下,摆了下手说,“这些问题,我……抱歉,抱歉啊,抱歉抱歉”,随后快速走入了会场。

人大代表、小米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雷军

人大解释为何修宪

王晨说,2017年9月29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启动宪法修改工作,为此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宪法修改小组,张德江任组长,栗战书及王沪宁任副组长。

同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召开,栗战书及王沪宁当选新一届政治局常委。

为了修宪,“党中央还以适当方式征求了党内部门老同志的意见”,中央统战部还召开了党外人士座谈会。”从征求意见的情况看,各地区各部门各方面……完全赞成中央修宪建议草稿案,一致赞成对国家主席任期作出新的规定”,并且一致赞成设立监察委员会为国家机构。

王晨称,“在征求意见和在基层调研过程中,许多地区、部门和广大党员干部群众一致呼吁修改宪法中国家主席任职期限的有关规定。党的十八届七中全会和党的十九大召开期间,与会委员代表在这方面的呼声也很强烈。”但是,此次宪法修改必须“坚持党对宪法修改的领导”。

除了最受关注的取消国家主席任职期限,此次宪法修正案还包括将“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宪法序言;将宪法序言第七段“健全社会主义法制”改为“健全社会主义法治”。

3月5日,十三届中国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开幕(图为习近平步入主席台)。

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分析人士告诉BBC中文,从字面看,将“法制”改为“法治”意味着回归到了依法治国的本意,“但是从本意走到本质,还要看执政党是不是能够真正尊重法的精神”。

宪法修正案还重新把共产党的领导加入了宪法,以突出其执政的合法性。宪法第一章《总纲》第一条第二款后增加“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此外,宪法修正案草案还增加了很多对监察委员会的规定。国家监察委员会是中国特色的国家反腐败机构,这个机构将与中国国务院等机构并列为正国级单位。分析人士认为,国家监察委员会或将与现在的中纪委合署办公。

此前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岿曾撰文提请对监察法进行合宪性审查的请求。沈岿称,“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时代,任何法律规范在正式颁行之前,应该接受合宪性、合法性的审查”。

2017年末,著名宪法学家童之伟曾经在一个研讨会表达过对监察委员会权力过大的担忧,“监察法草案在人权保障方面有些地方明显有所倒退,此外,监察机关权力太大,且缺乏来自官方的权力制约,”童之伟说。

2018年3月6日, 12:04 上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