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莎 | 你是我家孩子的榜样

编辑注:该文已在微信被删除

二十年前,P大为了给自己过生日,放过了人渣叫兽沈阳,让一个女孩子(高岩)白白地死了。二十年后,P大又为了给自己过生日,把一个女孩子(悦*欣)软禁起来,并对她的母亲施以各种威逼恐吓。这两件事情有着很深的联系,岳*欣正是因为要求P大校方公开当年对沈阳的处理材料而经历了这样可怕的遭遇。P大什么来头啊,人命一条没有它的生日重要,二十年后,一个学生的安全和自由也没有它的生日重要。这样的生日派对表面上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背地里简直像搞恐怖活动。

悦*欣真是一个好女孩,她会满怀歉疚地反思自己的幸运,她认为这一种幸运从根本上来源于社会的不公,譬如她有北京户口,她的家庭是有良好教育背景的城市中产,所以对比那些衡水中学的考生,她非但没有优越感,反而感到惭愧、抱歉。她甚至借用鲁迅的话,认为自己在成长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吃了很多人”,她认为自己的身上背负着这个国家的“原罪”。

读到这里我极为震惊,我向来鄙视国人,包括鄙视我自己,因为污浊的土地上很难长出洁白的花朵,这里的人明明在泥潭里混吃混喝,满地打滚,却喜欢把自己意淫成无辜的受难者或伟大的拯救者。但悦*欣真是一个洁白的孩子,她有一双不像中国人眼睛,她能看见自己的身上的泥,肉中的血。她会因此而不安,并极其严肃地认为自己对改变这一种不公负有责任,更可贵的是,她不仅仅是“认为”而已,她还勇于付诸行动。“我实在没有理由不向前走,我实在没有理由仅为自己而向前走。”

这多多少少让我想到五十多年前的P大女生林女士,相比林女士,悦*欣确实生活在一个好太多的时代,她所遭受的那些恶心龌龊的事情能被人知道,即便是我这样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这两天也在为她愤怒,迫切地点开每一篇与她相关的文章。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为她发出声音我由衷地感到高兴。在五十多年前,这片黑沉沉的大地上几乎没有一个人知道林女士,更没有人敢站在林女士的身旁,公开表达对她的景仰和赞美。

但今天时代不同了,正如悦*欣的学长所言,“你不需要一个人持剑战斗,你应该有更好更广阔的未来”(文章找不见了,大意如此)。昨天那么多文章被删掉了,今天早上打开一看,又来一批新的刷屏文章。每一个人的声音对比强悍的权力都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没有关系,这些汇总起来的声音很有可能改变事情的走向。即便不能,至少不会让岳昕陷于孤立,并且让她对面的人有所忌惮。很惭愧,我不是勇敢的人,不敢像岳昕一样站出来直面强权。但至少当悦*欣站出来的时候,我要站在她背后,这不是什么勇气,这是一点最起码的良心。

下面还有一些话要对那些事不关己的人说。

之前有网红写文章得意洋洋地说,不要被网上那些充满恶意的言论吓到,现实哪有这么糟糕,都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夸大了。你身边的孩子被虐待了吗?你认识的朋友里谁被性侵过吗?你身边有人被驱赶吗?没有对不对?这些都是偶发事件,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方都有。只不过现在媒体发达了,被你知道了而已。

这种言论是非常无知非常下流的。这世上没有一种公平公正叫“社会整体的公平公平”,只有对一个一个具体之人的公平公正,当一个人遭遇不公的时候,说明她所面对的社会出现了某种问题,这个问题应该及时纠正,否则它会任意打击同一社会中的任何一个人。下一个人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你,如果社会不能提供保护屏障,那么每一个个体都直面暴力伤害,你之所以没有被伤害,不是因为你有某种更坚强的保障,而纯粹是因为运气。在权力面前,你所有的自以为是的保障(什么中产阶级,什么有房有车,什么良好教育,优质人脉……)都不过是纸糊的盔甲。怎样才能让自己更安全?唯一的办法就是像悦*欣一样,为他人的不公站出来说话。

总之,悦*欣小姑娘,你真是太棒了!你是我家孩子学习的榜样,我要告诉她们你做的事情,我要让她们学着像你一样正直,像你一样勇敢。

因为已经被删过一次,所以很冒昧地把她的名字用别字代替,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