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 | 该补脑的一群人 却一直在补肾

博主开始利用代码方式反审查

本该补脑的人,却一直热衷于补肾,于是出现了这样一番景象:千里送鸿茅,礼轻毒性重。鸿茅药酒这次做的实在是过分,连同伴都不顾及了,人家只敢叫六味地黄丸,由六味中草药材研制,你们可好,说自己用了六十几味中草药材。

科幻历史上的三巨头之一、提出机器人学三定律的阿西莫夫老师曾说过一句话,“如果有一个事可以让人类放下争端、偏见、宗教、悲哀、喜乐,放弃无休止的厮杀与战争,能够让人类真正的携手一次,那就是探索太空了。”,现在又多了一件事:探索鸿茅药酒。就连方舟子老师和他的仇人肖传国老师,都出奇的保持一致,认为鸿茅药酒是毒酒。

众多领域不同、价值观不同的自媒体人也保持了一致性,捉笔直指内蒙古鸿茅药酒厂,按照内蒙警方和企业的脾气,事态再这么发展下去,大半个传统媒体圈、自媒体圈、医药圈、律师圈,恐怕都要被内蒙警方跨省了。内蒙的企业和内蒙的警方,大概是我见过最爱跨省抓人的机构了,前阵子写“伊利董事长或失联”的两位资深媒体人,就被跨省了,现在写鸿茅药酒的医生和律师也被跨省。内蒙古面积巨大,从节约经费的角度考虑,建议下次给犯罪嫌疑人跨省自首的机会,以免增加企业负担。

个人认为,鸿茅药酒是一个很厉害的酒,先不管药效如何,能量很强大,“在过去10年间,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换了其他公司,不是公司倒闭就是公司领导被抓,但人家现在依然活着,而且越活越好,活得好的基础上还能顺便跨省抓几个人,这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的领导应该感谢鸿茅药酒,要不是它网开一面,你们可能也被跨省了。

据《健康时报》报道,鸿茅药酒违法广告在全国各地被查处,但是“内蒙古食药监给鸿茅药酒发出的广告批文却从未间断。”文章称,“2011年至今鸿茅药酒一共获得从蒙药广审(文)第2011010004号到蒙药广审(视)第2017080117号共1034个广告批文,仅2017年1~7月就获得234个广告批文”。有人说这是监管不足导致的,这哪叫监管不足,这分明叫保障有力,监管机构成了护航机构。

一手公安局,一手食药监局,难怪鸿茅药酒董事长鲍洪升有底气在微博上写道,“为什么中国难以产生响誉世界的民族品牌,其中很重要是我们有些不良媒体,利欲熏心的记者,不顾民族利益,不求事实真象,胡编乱造,断章取义,把多少努力拼搏,艰难前行的民族品牌、本土企业扼杀在摇篮之中。”他还同时暗示,“这是民族的悲伤,更是媒体的羞耻。”我发现这个社会有个常见的奇怪现象,一些人一准备干坏事时,就打着爱国的旗号,以前我们常说卖国求荣,现在成了爱国求荣,卖国贼也涂抹成爱国贼了,还有另外一部分人,特别是一些企业家,自家商品一出现品质问题,就搬出了民族利益的挡箭牌,扛起了民族品牌的大旗,指责媒体捣乱,耽误他们把民族品牌屹立于世界之林的进程,但其实正是这些人,不仅败坏了自己国家在世界上的形象,还打着补肾的旗号败坏了同胞的腰子填满了自己的腰包。

中国的商人喜欢骗着就把钱挣了,离不开中国的消费者喜欢玩着就把肾补了的观念,当然,这其中的错还是在于监管部门,消费者不懂事,你们要懂人事。“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中国的消费者自古就相信补酒,他们相信蛇酒能活血驱风、除痰祛湿、补中益气;相信虎骨酒能壮筋骨、强腰肾;相信三鞭酒能补益肝肾、养血兴阳;相信蝎子酒能强筋壮骨、固本培元……,著名的西门庆老师还长喝羊羔酒,不是羊羔泡的酒,而是用嫩羊煮熟后的肉汁,混在糯米饭里酿成的酒,据说喝完也是“健脾胃、益腰身、大补元气”,弄得场面很是好看,“一个金鸡独立,高翘玉腿弄精神。一个枯树盘根,倒如翎花来刺牝。”

我们补腰子的历史太悠久了,却忽略了补脑子,当腰子强过了脑子,精虫入脑,下半身决定了上半身,就要出事了。如此看来,在众多做保健品的企业家里,只有史玉柱老师保留着一丝良知,他不做补肾,他专做补脑,从脑白金的销量来看,认识到自己需要补脑的中国人还是很多的,不过从巨大的销量也能看出,补脑效果实在不佳。

酒跟色搭在了一起,就像权跟钱交在了一起一样,结不出什么好果子。权钱交易很容易让中国的土老板染上跨省抓人的恶习,你们把“警察”二字看做什么?看成自家的衙役?看成欺压百姓的恶势力?看成恐吓媒体威胁写作者的暴力工具?鸿茅药酒的壮胆功效还没这么好吧?但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看法,从被抓的广东医生谭秦东口中得知,在他被抓的过程中,“鸿茅的人一直参与抓捕过程”。如果法律筋骨强健身体不虚,那么鸿茅公司的人和警方一起去抓捕、一起宣布逮捕,这是很严重的违法行为。此外,谭秦东的律师胡定锋表示,当初他为谭秦东申请取保候审时,警方称要取得鸿茅药酒的谅解书,第二次会见谭秦东时,当地警方依然表示需要鸿茅公司表态。胡定锋认为,“这也是严重违规”。看来鸿茅药酒真有强身壮胆助你违法乱纪的效果。

从报道来看,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鲍洪升最近一次的公开活动发生在2018年4月8日。在一场名为“保护民族品牌,振兴中蒙医药”的论坛上,鲍洪升做了演讲,他说“从中华老字号、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到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等等,这些荣誉它绝对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它与我们一代代鸿茅人秉承‘良药济世’使命,坚守匠心精神密不可分。我们就像呵护自己孩子一样尽职尽责的培养、呵护着鸿茅这个百年民族品牌。”,鲍董,我们能否先不谈这些跟科学标准无关的荣誉,能否先把民族品牌的大旗还给民族,能否先把“良药济世”的使命搁在地上歇一会,我们先明确谈谈鸿茅药酒是什么,它是药品,它既不是酒,也不是保健品,它的注意事项写着:“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服药7天症状无缓解,应在医院就诊”……,而你们在长年累月的广告宣传里,“不断弱化药品属性、强化保健功能”,有意无意模糊药品与保健品的边界,对消费者产生误导,危害公众健康,你们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民族品牌、良药济世?你们的同胞已经很辛苦了,请你们不要再伪装成美丽的金莲给同胞下药了:来,大郎,喝了这碗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

我们的病在于,该走心时走肾了,该动脑时动腰了,平时一直在强筋健骨,关键时刻,骨质疏松,骨头软了。

2018年4月17日, 8:18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