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究之下,“”思维从巫术中可以找到蛛丝马迹,继之成长于法家思想体系。

巫术是人类早期巫者即巫师的法术。那时人类对自然界的认知很有限,不理解大自然的种种现象,比如为何会刮风,为何会下雨,为何有四季,等等。

因为无知,人们把这些现在已经人尽皆知的自然现象,当作“上天发威了,是要惩罚某某人的”猜想形成观点,并流传下来。

大自然现象是有规律的,一年四季、雨雪风霜、潮涨潮落等等,有迹可循,被那些聪明有心的人发现并记录下来。再后来演绎为有人专门对这种现象进行卜算,这时巫师巫术就出现了。

懂得易经即周易的人该知道,易经原本是占卜的书。是古人对大自然现象进行预卜,以便应对的学说,还被人称为“中国的圣经”。刚开始只是刀刻龟甲木片记录一些简单的符合,后来慢慢形成了卦象。再后来慢慢形成了文字。

同时易经还是人类先祖对数理等知识的探索和发现的成果。比如它讲的“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等。早期人类对数字的认知也很浅陋,但从易经中可以发现其成长的轨迹。

从八卦到六十四卦,从六爻卜卦到配六亲解卦,再到四柱即八字命局运程预测。从预卜一物一事,到解读国运战事农耕,等等。人类的认知次第进化、成长。易经,逐渐开始以服务朝廷为主。

早期的巫师,就是后来的儒生,既是易经的发明者,也是后来文字的创立者;还是文化教育的开创者,更是王权思想的缔造者。

随着人们对自然界的探索,儒生和巫师开始了分工。儒生大多开始研究文字学问。慢慢的,有些善于思考的儒生能说出一些很有哲理的话,并记录了下来,比如“论语”。这就是儒家代表的孔孟之道等学术的来历。

儒学及先秦诸子百家对华人早期文明是有启蒙贡献的。作为巫师的后继者,有知识的儒法等学人,在人类社会诞生后越来越被统治者所器重。

而随着孔孟儒学的发展成熟,它的主要方向也从认知大自然和社会,转向了一心一意服侍君王专痔朝廷。

随着儒生在君王治下获得越来越多的好处以及参与社会管理的甜头,很多儒生蜕变为“犬儒”,并掌握了两大谋生诀窍:一是对君王的吹捧奉承技巧,二是对平民的贬低和心灵劝慰说教[即心灵鸡汤的先祖]。

在君主社会既担起了驯化民众的重任,又发挥了对民众的精神麻醉和心灵按摩作用。

春秋战国时期,嬴氏统治的秦国原只是蕞尔小国,常被魏韩楚等大国欺负。到了秦穆公(不详—前621年)时期开始做起了大国梦,他任用百里奚、蹇叔、由余为谋臣,击败晋国,俘晋惠公,灭梁国、芮国、滑国等。把秦国捯饬成“春秋五霸”之一。

到了秦孝公(公元前381年—公元前338年)时期,开始启用天下第一歹人卫鞅(即商鞅)进行变法,将大国梦转化为“大一统”之梦。设立县制,加强中央集权;施行“yu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强国策略;开阡陌,扩大粮食种植,加大征收粮赋比例,不给民众留下余粮余财,令其一心效忠朝廷;通过效忠获得赏赐,与朝廷兴衰绑定,完全依附于朝廷。开始了新的强兵扩张战略。

有名的“首级”“首领”等词汇就是在秦国产生的。秦国为了对外扩张的需要,把全国民众绑到国家的战车上,一切服务战争需要,一切服从战争需要。为了打赢战争,把士兵训练成战斗机器,杀人野兽。谁在战场上杀人多,谁的功劳大。

秦之前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还存有点君子风度,比如不杀降卒。到秦时,战争完全变成了野蛮杀戮。每次战争结束,士兵们拿着砍下的敌军头颅去领赏。

谁手里拎的敌军头颅多,谁得到的赏赐多,封赏的地盘大。士兵们手里拎的敌军头颅就是“首级”,意思是“谁拿的头颅多谁获得的封赏级别高”。

秦时还把老百姓叫做“黔首”。黔是黑色的意思,首即头,黔首合在一起的意思黑色的头颅。秦国把水作为自己的吉利象征,在周易中黑色代表水,即金白水黑;这是发端于周易的先秦文化的特征。所以,老百姓被称为黑色的头颅。老百姓的“灵道”就叫首领,即黑色头颅的领头者。

秦国采用商鞅等法家的强兵政策后,国力战力大增。逐渐从诸侯国中脱颖而出,成为傲视诸国的老大。因其在战争中以杀人多少为晋级奖励办法,把士兵们驯化成嗜血成性的杀人机器。每到战场,将士们像疯子一样逮到人就砍杀。杀死对方后还要把脑袋砍下来拎着。

一场战争下来,论功行赏时,就点验每个将士腰间栓的脑袋数量。秦惠文王时的白起坑杀几十万降卒在历史上很有名。实际是秦王要这样干的,白起背了黑锅,背完锅也难逃一死。在白起名下的杀戮人数超过一百万。

野蛮杀戮,坑杀降卒,此举吓坏了各诸侯国,纷纷把秦国称为“虎狼之国”,谈之色变。

秦就是靠这种阴毒招数强大,并吞六国,一统天下的。而大一统后,朝廷对民众的管控更严厉,刑罚更残酷。销天下之兵[兵器],实施连坐法,修长城,服徭役等手段,害苦了天下百姓,最终引起民变。

在秦时,因法家主张被君王所用,冷落了儒家。直到刘氏汉朝建立,汉武帝开始独尊儒术,把儒学钦定为文化主角,其他学说逐渐被边沿化。

秦皇汉武,他们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加强中央集权,穷兵黩武,对外扩张,杀人抢地盘;对内残暴不仁,横征暴敛。追求大一统。

,大家都知道是有名的暴君,其实汉武帝也一样。明白人应当知道后来的统治者为啥要把这两个“大恶人”捧到天上了。

汉武帝刘彻深知儒学积极支持朝廷“大一统”,行政上加强中央集权的同时,在思想上采用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在长安设立专门的儒学教育机构——太学,为儒学一统华人思想铺平了道路。

汉朝经历了文景之治,予民休养生息,“家底”逐渐丰厚。刘彻认为,可以为实现其大一统梦想,恣意挥霍一番了。

在宣扬儒学的同时,刘彻还充分利用法规与刑法来彰显中央权威,巩固皇权地位。因此,有学者认为,汉朝是以儒为主以法为辅,内法外儒的一种体制;对百姓宣扬儒道以示朝廷的怀柔,同时施以严刑峻法来管控国民。

在此基础上,刘彻开始了对外征伐扩张。击溃匈奴,远征大宛,车师(姑师)之战,楼兰之战,龟兹之战,莎车之战,征服朝鲜,开拓闽越、西南。这些都是刘彻的战绩。因其好战嗜杀,不仅对外征战杀伐,还对大臣百姓大肆屠戮。被大臣直骂为“穷兵黩武,视民众如草芥”的屠夫。

直到晚年,刘彻才稍有悔悟,下发了“罪己诏”,历数自己的错误。然而,那些死在他手上近千万生命是无法活过来的。

大家都知道“一将成名万骨枯”的名句,但很少有人知道下面还有一句,叫“一王成霸天下哭”。一个人成为将领,要杀人成千上万;而一个国王成就霸业会让天下百姓十之七八骨肉分离,忍饥挨饿,饿殍遍野,阴阳两隔,白骨成山,血染江河。九州万里,无数冤魂在哀嚎。

秦朝嬴氏,汉朝刘氏,还有其他帝王,他们为了一家的“天下”,驱使万民相互厮杀,令生灵涂炭,山河失色。他们视生命如草芥,把国民当工具,成就的是他们个人和家族的荣耀,从没有想到过生命的珍贵,从不尊重他人的生命。

“大一统”是帝王皇家的荣耀,黎民百姓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