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学文 | 谭医生出来了 我实在高兴不起来

编辑注:该文已在微信被删除

应该清醒的看到,谭医生的出来并非表明体&制有自我纠错的功能,这只是大面积作&恶中的一次侥幸。如同罂粟地里突然盛开一朵莲花,并不能因为一朵莲花的冒出就以为罂粟地从此就不是恶之花盛开的地方,就以为那里从此就可以永开莲花了。罂粟花地还是罂粟花地,并无可能进化为莲花地,地貌和地质条件决定了其不可能的自我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