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辑注:原文已无法查看。

一篇旧文。

之前,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被曝出出台了《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他们在规定中给艺术创作戴上镣铐,甚至把同性恋归纳为“庸俗低级趣味”,引起众多网友不满。

除了同性恋早就从精神病的范畴中删除,所以将同性恋这种天生的性取向归于“庸俗低级”不合适以外,下面说不能宣扬展示不健康的婚恋观也将一大批优秀的文艺作品一棍子打死。

比如著名性学家李银河就说:

如果这些内容真的都要被禁播,那么几乎所有的视听艺术都将被取消,比如《奥赛罗》就是以婚外恋为主题的;很多爱情故事有接吻情节;很多影视节目里有淋浴情节;《卡门》有性挑逗情节;《茶花女》的女主角是妓女。

然而就在网友们有事说事,认为这一规定开倒车的时候,有一篇叫《请你永远记住这是祖国》的“爱国文章”跳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所有说反对声音的人扣上一个不爱国的帽子,然后开始猛灌鸡汤。

随便摘录一点大概是这个画风。

中间那些基本事实错误就不多说了,总之他的论点就是国家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有国家的道理,我们屁民不要多逼逼,就受着就好。毕竟要永远记住这是祖国,所以祖国做什么都是对的。

这文章和许许多多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小朋友一样,最大的误区在于,觉得拥有8000万党员,近800万公务人员的党和政府是一块钢板,是《》里面的老大哥,是中国古代的皇帝,只有一个意志。

他们以为国家的决策和他们上学时做小组作业一样,一群高智商的精英在组长的带领下同心协力,共商国是,最终做出了一个又一个英明的决定。但其实中国并不是这样的贵族政治,而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的,贵族政治,独裁政治和民主政治的混合体。

中国特色的混合体制相比普世价值的民主体制,确实有自己的优点。正如我们在做小组作业时,如果组长大包大揽做完一切往往效率会很高一样,混合体制中独裁的部分可以极大提高国家决策的效率,这也是为什么我国遇到突发事件,反应的动作往往比其它国家快的一部分原因。

但相对独裁的混合体制则不太能让群众有参与感,不太能顾及每个群众的感受。因为在中国,国家和人民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所以我们常常会听到个人的权利被国家权利碾压的负面新闻,比如强拆,比如被村支书欺压——这不是西方抹黑中国的结果,而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

这时候,就需要我们多履行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去行使混合体制中相对民主的那方面权利,通过所谓的民主监督影响国家决策,让国家听到我们的声音,考虑到我们的感受。

毕竟国家归根结底还是由人组成的,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感受不到幸福,国富民穷,国强民弱,那我们认为这个国家还是失败的。

所以我们发声并不是不爱国,恰恰是积极行使权利和爱国的表现。

还有一个很大的误区在于,很多人认为国家内部是一块钢板。认为国家所有领导人员的利益都是一致的,而这些领导人员的利益又和人民是一致的。

套用上面那文章里的话来说叫做:

请记住,国家一定不会迫害你。

这就必须得举例子了:

1,

1933年,纳粹开始独裁执政。先是剥夺了国内所有犹太裔公务员的职位,接着将犹太人从所有行业中剔除出去。1938年,纳粹出台法案禁止犹太人和非犹太人通婚。之后更是建设集中营,对犹太人进行有系统地屠杀。据统计,整个二战中,被纳粹屠杀的犹太人超过六百万人,无数犹太人家破人亡。

不少犹太人在被迫害的初期便逃往大洋彼岸的美国,在之后更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帮助美国攻击自己的祖国。这算不算可耻的卖国贼?

如果你说这是民族与国家的冲突,作不得数,那看下面。

2,

二战末期,面对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步步逼近的苏联人,日本军国主义头目东条英机在多个场合提出了“一亿玉碎,本土决战”的说法。训练女人,孩子扛枪上战场。希望牺牲一切捍卫“日本国之精神”。

当时日本上下都是军国主义造出的狂热气氛,许多家庭在狂热气氛中失去了父亲,丈夫,儿子才幡然醒悟。

接受训练的女孩

有些日本人不愿意被军国主义精神洗脑,或或在国内劝诫军国主义政府停止战争,从一开始就逃往别国,甚至帮助受日本侵略的国家对抗自己的祖国。更多的日本人不愿意接受“一亿玉碎”的说法,拒绝再为国家送死。

这算不算可耻的卖国贼?

日本人尾崎秀实因战争期间一直秘密帮助中国人,1944年在日本被绞死

如果你说这些都是侵略战争,也作不得数,那看下面。

3,

1938年11月,日军突破岳阳,直逼长沙。蒋介石的国民政府认为自己没有办法守下长沙,所以提出烧毁长沙,给日军留下一片焦土的策略。

然而11月13日那天,长沙南门口外的伤兵医院起火。纵火队员以为是信号,便全城放火。事后发现不对劲,但因为国民政府已经事先把警察,消防官兵,公职人员撤离长沙,把消防车里的水全部换成汽油。

当火势蔓延开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已经无力回天了。

留城的老百姓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发现整座长沙城已经陷入一片火海。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被大火逼进水缸后惨死。一位带着孩子的母亲躲进水缸避火,双双被活活煮死。30多名余太华金号员工躲进防空洞,全被烤焦致死。

大火烧了五天五夜,烧毁了长沙90%以上的建筑,让春秋战国便建城,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长沙城,地面文物毁灭殆尽,近乎为0。

美国人爱德华盖利克在之后的回忆录中写道:

“大火和热浪消退以后,菲尔·格林走过冒着烟的废墟,他看到惊慌失措之中困在一起、成堆的尸体。往南,南门口附近的一些街区,尸堆非常密集,大部分都灼烧得恐怖,为了避免踩到,他只能在地上找空白地来落脚前行……菲尔发现这座城市不只是烧焦了、移平了,也被废弃了,只有他一个人和两万多具非常寂静的尸体。”(注:当时官方通报死难者为3000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毁坏最严重的四座城市是:广岛,长崎,斯大林格勒和长沙。广岛和长崎是因为原子弹轰炸,斯大林格勒是因为两百多天的拉锯战,但长沙却是国民政府自己酿下的惨剧。

假如长沙大火中有一位孤儿,家人全部在火海中丧生。当他长大得知这场大火不是日本人带来的,而是国民政府自己放的。关键是在放之前撤走全部官员,却将他们全家留在火海中不顾。

他一怒之下认为国民政府才是他真正的敌人,选择加入另一个党派,甚至选择成为一名万众唾弃的“伪军”,专杀国民政府官员。那他算不算可耻的卖国贼?

如果你说这是一场意外,并不是国家愿意看到的,那接着看下面。

4,

1938年4月,李宗仁指挥台儿庄大捷之后,蒋介石过分自信,从“抗战三日即亡国”的论调改为“我们可以快速战胜日本人”,于是不顾反对,将其20多万中央军调到徐州,希望在徐州一举歼灭日军主力。

结果还没开战,国军便因计划不周密陷入可能被包围的被动中,于是匆忙决定放弃徐州。之后更是在兰封会战中15万人被土肥原贤二的2万人击溃。

开封兵临城下,郑州即将失守,武汉也岌岌可危。危急之下,蒋介石决定孤注一掷,扒开黄河,让洪水泛滥,以黄河之水制敌。虽然黄河一旦决堤,亿万中国人民必定陷于灾难之中,但因为时间紧迫,蒋介石还是同程潜说:“要打破一切顾虑,坚决去干。”,不要有一丝疑虑。

花园口决堤的任务由守卫黄河的国军商震的部队执行,地点首先选在了中牟县境内大堤较薄的赵口,因赵口流沙太多,没能扒开。蒋介石知道赵口无望扒开后,就指示再换地点重新决堤。经过紧急协商,驻守在黄河附近的新八师初步把地点选定在赵口以西的花园口附近。在此过程中,蒋介石担心手下执行消极,一再通过口谕、电令催促手下扒堤,不要有“妇人之仁”

都知道这是造孽的事情,时任新八师参谋的熊先煜后来回忆道:

天刚亮,我们几人就沿着黄河逆流而上勘察。头晚没准备吃的,就只好饿着肚子干。河堤上,有一个冷清的关帝庙,庙中无人,门大开。我们全都进去了,对着红脸长须的关云长磕了三个响头,还敬了香(用烟代)。那一刻,我们全都表现得十分虔诚,十分庄重。我跪在地上默默祷告:“关老爷,中华民族眼下遭了大难,被日本鬼子欺侮得惨。我们打不过他们,万般无奈,只好放黄河水淹,淹死了老百姓,你得宽恕我们啊。”

旁边的人目光呆涩,连连嚷道:“要死多少人…要死多少人啊!”工兵营长黄映清面向黄河,“咚”地一声跪下了,举眼向天,热泪长淌。大家也都随着他跪了下去,面对着波涛汹涌的母亲河,放声大哭。

拜完,哭罢。

1938年6月9日凌晨,经过两天两夜不停的挖掘,几乎在距郑州30公里的中牟失守的同时,花园口大堤也终于挖开了。

人间惨剧

那时正值雨季,在连续几天暴雨之后,黄河上游的水位正暴涨。所以在花园口决口以后,黄河水迅速下泄,同时被淤塞的赵口也被大水冲开。

赵口和花园口两股洪水汇合一起,如脱僵野马,奔泻而下的黄河水,卷起滔天巨浪,历时4天4夜,由西向东奔泄的河水冲断了陇海铁路,浩浩荡荡向豫东南流去。淹没了中牟、 尉氏、扶沟、西华、淮阳等地,又经颍河、西淝河,注入蚌埠上游的淮河,淹没了淮河的堤岸 ,冲断了蚌埠附近的淮河铁路大桥。蚌埠向北经曹老集至宿县,也都成了一片汪洋。

据统计,在惨剧中,河南民宅被冲毁140万间,淹没耕地800余万亩,安徽江苏耕地被淹没1100万亩,倾家荡产无家可归者近千万。河南因黄泛而死的老百姓有32万5000人,江苏有16万人,还有安徽…有一说称全国因花园口决堤而死的百姓达90多万人,虽有所夸张,但相差不远。

国民政府《豫省灾况纪实》 如此勾勒出黄泛区灾难图:黄泛区居民因事前毫无闻知,猝不及备,堤防骤溃,洪流踵至;财物田庐,悉付流水。当时澎湃动地,呼号震天 ,其悲骇惨痛之状,实有未忍溯想。

受害灾民

网上有花园口惨案的后人这样写道:

让人觉得讽刺的是,虽然日寇被黄河阻隔,放弃了从平汉线进攻武汉的想法。但他们在退回徐州重整旗鼓后,依然在四个月后拿下了武汉市。花园口决口让数十万中国百姓在痛苦中死去,却依然没有挽救武汉失陷的命运。

更让人觉得讽刺的是,最终帮着控制花园口黄河泛滥的,是日伪军政府。虽说这是为了他们更好地奴役统治中华民族。但作为一个普通底层老百姓,若是知道那个平时总是欺压自己的国民政府居然把黄河大堤炸开了,会怎么想?

所以蒋介石政府始终不敢对外承认是自己做的。6月11日,在中央社的引导下,《申报》,《大公报》,《民国日报》纷纷谴责日军轰炸,炸毁黄河大堤,导致黄河决口泛滥的暴行。

为了佐证这一言论,新8师还用炸药将花园口附近的建筑,树木炸倒,伪造成日军轰炸导致决堤的样子。中宣部更是带着中央电影制片厂的工作人员前往花园口,拍摄日军炸堤的纪录片以扩大宣传。一直到中国赢得抗日战争,蒋介石败走台湾才松口说是为了抗日大计。末了还要邀功说这一件事抵得上百万大军。

确实,淹死了几千日本军队,却害了百万国人,确实抵得上百万大军了。

国内有不少军迷表示花园口这件事国民政府做得对,然后搬出来一堆民族大义,亡国灭种的大道理证明自己的说法。这种说法自然是放屁。

且不说这根本没有阻碍日寇前进的步伐,就说蒋介石自己过于冒进带来的恶果,凭什么让老百姓为之买单。这一切只证明了,这届政府不行。

如果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假如你是当时的一届农民,祖祖辈辈都在河南生活。突然有一天听说那个总是从你这里征税,让你交军粮的政府把黄河大堤给炸了,把祖宗给你留下的地全淹了。耕地被淹,无法种植,在你逃荒的路上,老娘,儿女全都饿死病死,你自己也渐渐绝望。

这时谁和我说民族大义,说要爱这个国家谁就是放屁。而且我知道我不是可耻的卖国贼,我是光荣的革命者。

(况且那些农民又靠什么卖国呢?不过是卖上一条命罢了。)

另外花园口决堤带来了耕地减少,黄河连年泛滥滋养了大量蝗虫,间接影响了1942年河南大饥荒的严重程度。那年大饥荒多处出现狗吃人,甚至人吃人的惨状,在此就不细说。

(这样的特大惨案,在我国之后的历史上也有出现,但因为相关法律法规政策,只能省略掉,中间有些共通之处有些不同的地方,需要读者自行查阅资料了。)

我们年轻的时候,总会有一腔热血爱国的阶段,看了些小道消息之后,往往又会妖魔化国家。只有当我们真的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才能真正审视自己的爱国情绪。在这个阶段,始终绕不过的话题是:一个国家为国民做的决定,究竟应该到什么程度为止。

当国家试图控制,监管,安排你的一切时,我应不应该拒绝?(《1984》)

当国与家对立,国家希望你为“民族大义”牺牲,去保护东条英机之流最后的统治时,我应不应该反抗?(一亿玉碎)

当他们不通知我就替我做决定,最后以“民族大义”的名义伤害到我家人,祖宗基业时,我应不应该愤怒,仇恨?(花园口惨案)

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我认为国家政府为国民做的决定应该有一个界限,而我们每个人在属于某个国家之上,首先是个人。爱国不是做任何事情的理由,首先你得确认你做的这件事真的对国家有利,而且不违反基本人道,这应当是我们的底线。

我们再来看看那句话。

请记住,国家一定不会迫害你。

纳粹德国,军国主义的日本,蒋公的国民党全部都是当时人民的祖国,但你要说他们祖国,他们的政客做的决定是有利于当时的人民的,那你可以说是极其没有良心了。

事实上很多时候,政客做的决定,特别是有关发动侵略战争的决定真的就是有利于他们自己,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煽动民众狂热的情绪好维护自己的统治,但最后受苦的其实全都是老百姓。

所以忘了是谁有一句经典的话,大概的意思是:

我觉得战争就应该是政客摆好拳击擂台自己上去打,国王对国王,首相对首相,这样才是对人民负责的做法。

深以为然。

当然我说这些并不是说我们国家正在迫害我们,我只是想说“你的祖国不会迫害你”这句话是绝对错误的,少被强制推恩的情绪影响,你应该相信,你获得的安全,稳定的环境是你,你爸妈用交的税,用工作换来的。

多重视你的家庭,多感谢你的父母,比每天叫嚷着“虽远必诛”重要得多,你说是吗?

还有一点。

国家内部也绝不是一块钢板,同心协力,而是有很多争执,很多博弈在里面。

很多时候我们的舆论并不能直接左右国家的决策,但可以被国家内部不同政见,不同主张,有不同利益诉求的人利用,从而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在这次有关同性恋的风波中,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社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环球时报就发文批评该规定不符合时代的潮流。

而往过去看,《周恩来文选》中也有这样的内容。

“1961年6月19日,周恩来总理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和故事片创作会议上对文化部表态:人民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当然,这个我不敢多举例,你多看看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就能看到中间的一些端倪。

总之我们现在接受到的每一个政策,每一个决定,都可能是内部各种互相博弈的结果,不要妄自菲薄,只要能够发声,就说明这件事还没有定论,而我们的勇敢发声总归会影响些什么的。

(因为如果他们不想被舆论影响,那我们的声音早就被删干净了,哪还轮得到你出来痛斥我们…)

想明白了这个,我们还需要想一想究竟以什么方式爱国才是真正对国家有利的。

是在游行中砸毁同胞从日本买回来的财产,甚至殴打同胞吗?

是堵住同胞的嘴,当同胞合法行使自己民主监督的权利发声时,去骂他们,去污名化他们吗?

是有事没事就喊两句“永远支持国家”,是喊口号吗。

别扯淡了,爱国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

爱国不能让犯罪行为高尚,也不能让傻逼变成英雄。

爱国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用双手将中国经济,文化建设上去,增加人民的幸福感。是让中国再也不需要像几十年前那样,通过牺牲数十万民众换取政府首脑短暂的安宁。

是用脑子思考国家的政策是否正确,然后合理合法使用民主监督的权利,尽自己最大可能让国家变得更好,而不是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只会喊口号,唱赞歌。

有一个被说了无数次但又被无数次忘记的真理是,爱国不等于爱政府,国家和政府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还有一个可能根本无法实现的理想是,如果这个世界上一个爱国的人都没有,每个人都不屑于为了“国家的利益”侵略他国,那根本不会有战争,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悲剧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