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谁教你想出来这么反人类的教学互动 还打算全面推广的?

【编者注】内容来自新浪微博 @方可成,原作者不详。

今天我被一个浙江卫视播的“教育创新”吓到了:

是说杭州一个中学,在教室安装人脸识别的摄像头,然后对学生的情绪进行实时监测和评估,然后给老师反馈。

把学生置于这样的监控之下,还能称之为教育吗?真的不是训练动物?

我们说,每个人都是有情绪,都是有喜怒哀乐的,这是一种自然而美好的状态。这样的系统,把学生的快乐的表情定义为好行为,把忧愁、皱眉、趴桌子定义为不好的行为并通知老师,我已经想不到比这更可怕更反人类的教育了。

这已经不是隐私的问题了,而是极端的反教育。如果你是学生,你在这样的系统下,能做的会学的是什么?

对,就是学会隐藏自己的情感,哪怕内心痛苦万分,也要像朝鲜人民那样,强颜欢笑,哪怕内心崩溃,也要静悄悄地崩溃,不能让摄像头看出来自己的喜怒哀乐。这是一种怎样的反人类的教育!

大家看,新闻里这名学生说“会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什么要求更好,就是要在摄像头面前表现得更好,这说明这种教育的效果不是猜想,而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在我惊呼可怕发了朋友圈以后,一个深圳的老师朋友给我留言说,她在学校之前听过区教研员来讲这样的系统,并且想用来考核老师。

这就很可怕了。本来一个浙江“试点”的事情,现在已经到了深圳的学校都想引进和落地,那全国的学校班级老师孩子都用上,要多久?

一旦这样的系统把学生的情绪作为老师绩效的考评,你可以想象,老师们被逼着如何对待学生?孩子们将透过怎样的纪律、管教和过程,来达到老师们的绩效?

脑补了以下画面:“同学们,请多一点笑容。” “那边9号同学,你没有笑噢,是不是想老师来教育一下你啊?”

不堪设想,不堪设想!到底是哪个完全不懂教育的人,想出来这样反人类的主意?到底我们的教育系统出了什么问题,又让这样的系统得到落地,还得到领导们的支持?

当然想到这里的第一反应是,难道媒体都死光了吗?没有记者揭露和报道的吗?然后在朋友的协助下找到了一篇《澎湃新闻》的报道,倒吸一口凉气。这哪里是没有记者揭露啊,简直就是官方媒体直接加持的主动宣传推广啊。

“此外,该系统会对学生阅读、书写、听讲、起立、举手和趴桌子6种行为,以及高兴、反感、难过、害怕、惊讶、愤怒和中性7种表情,以30秒一次进行扫描,从而实现时时统计。

学生起初从不理解、感觉被监督,到如今慢慢接受,自觉改变课堂上的行为习惯。

我不知道这个记者是谁训练的,这篇报道是谁授意的。但这毫无疑问是一篇丧失新闻基本社会关注的报道,不仅对教育外行,而且还为这样的暴行背书。竟然还敢厚颜无耻地说隐私问题不是问题。原来只把消息发给老师就叫隐私得到尊重?

谁授权给你能搜集学生的表情?还能进行信息处理交给老师使用的?家长同意了吗?学生自己同意了吗?

还有什么“学生自觉改变课堂上的行为习惯”这不就是驯化的后果?还洋洋得意?这样严重破环师生互信,严重扭曲师生互动的系统,是怎么悄悄在我们的教育系统里全面推广的?

嘈点太多,太荒诞,太荒诞。这已经是黑镜的 现实版了,不是未来,就在当下。

救救孩子。救救老师。救救未来。

2018年5月16日, 10:4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