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搞臭北大”

【编者注】作者微信原文已被和谐。来自微信公号“六神磊磊读金庸”。

文 / 六神磊磊

北大的温儒敏老师发了一段话,有人要在校庆时搞臭北大:

虽然我读书少,但道理我懂,不能因为一句话就给人上虎爪绝户手,把人批判一番。上图那个回复,我也不完全同意。

可是温老师讲出这个话,怎么说呢,还是略有点让人失望。

我书架上一直摆着温老师的《文学课堂:温儒敏文学史论集》,尽管和骚年阿宾之类的放在一起。这部书我从本科宿舍带到了研究生宿舍,工作之后又从北京带到了重庆。

快递费很贵,书又很重,毕业时能扔一本是一本,可温老师的书我也没扔。后来在重庆搬了几次家,温老师的书也一直还在。

现在看了他的高论,忽然想起一段老话,是三国志里刘备说许汜的:

君有国士之名,本来望君忧国忘家,有救世之意。而君求田问舍,言无可采,俺和你说个茄子。

大致就是这个感觉。

温老师的意思,是外面有一个专门搞臭北大的工作组,” 有节奏 ” 地搞臭北大,专门选了 120 周年校庆来精准地搞。我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工作组,据点在哪里,经费从哪里来。这样说容易引发误会,还以为是清华呢。

” 不久前批评北大的声音 “,温老师也说 ” 不无根据 “,那就是有根据了。既然有根据,为什么又不能批评。

我只懂一点金庸。金庸里面,有一个天下第一的明教,名声就是一会儿好,一会儿臭,臭的时候也是老上头条。

可张无忌并没把这个全归罪于有一股势力在有节奏地搞臭我们。他经常反思:” 明教被人目为邪魔异端,其来有由。”

从这个角度看,张无忌说得上是政治家,眼光和气度很开阔。

在金庸的小说里,还有一个 ” 玄门正宗 ” 的大门派,叫做全真派,也是曾经十分拉风,后来却也一度风评变差,不时闹得灰头土脸。

全真派的高层,也没有归罪于 ” 有一股势力在有节奏地搞臭我们 “。丘处机等几个老道并没有说这是杨过在搞臭自己,是古墓派在搞臭自己。他们想的是:

“心下惭愧,自觉一代不如一代,不能承继先师的功业。”

从这个角度看,丘处机等是有道之士,很有胸襟见识,不枉了修为多年。

如果丘处机发帖说:” 我们全真派真的很难,江湖对我们太不宽容,有一股势力在有节奏地搞臭全真派。”

那画风得多难看?

那么到底有没有人在孜孜不倦地搞臭北大、搞臭北大的 120 周年校庆呢?我觉得是这么几种人。

第一种,不用多说,是他自家的通过搞女学生而搞了臭北大的人。事情不需要多讲了。学生是用来教的,不是用来搞的。哪怕如我这么不高尚的人,也一直看不起利用那点子小权力、小优势,去搞女学生、搞女下属的人。

有本事你外面去搞嘛。说句得罪女性的话,有本事你去搞女领导嘛。

第二种人,也是他自家的,通过搞提出问题的同学,而搞臭了北大的人。

具体事情也不多讲了。其实大家都能理解一些身不由己,能理解一些折衷和调和。大家理解不了的,是那股屁颠屁颠的劲头,那种身为师而行为吏,甚至在执行中加码的家伙。

还有一种人,是觉得本校老虎屁股摸不得,只讲立场不讲是非的人。

说个我亲身遇到的事,比如去年有几个北大中文系学生,连续举报我的文章,自以为举报 ” 成功 ” 后还得意地晒出来。他们自称沉迷于举报公众号文章,祸祸了不少公号。

我发帖怼了这事,我并没有爆粗,也并没有上虎爪绝户手啊,我只说是孩子犯浑,然后却就有这样的评论:

这就叫不问是非,还狂妄。丘处机想的是 ” 心下惭愧 “,想要继承先师的功业。这类人却 ” 我家人才济济胡适鲁迅怎么了?”

关键还不学无术,以为 ” 邻家焉得许多鸡 ” 事出自孔子,其实我们看过《射雕》的金迷都知道,那是孟子,黄蓉女士早就指出过了。孔孟都分不清。

这样的表现,会让围观者怎么想?这几类人一定都是存心搞臭北大的。请温老师识别一下。

最后,关于校庆。

温老师可能在那里呆得太久了,才会觉得自己工作单位的 120 年校庆无比重要,会有股势力盯着校庆大搞特搞。

貌似是物理学家加尔法德说,最能让人类学会谦虚的方式,就是站在太空里看看地球。我觉得这句话对温老师也适用。

如果他能升井而上,像他看文学史一样从外面看看这场校庆,就会发现,在今天火锅般热闹、缤纷、翻腾、滚烫的中国,一个什么校庆,固然重要,但也还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重要,还没有那么吸引人,还远没有夸张到大家存心要盯着搞臭的地步。

不能再写了。身边朋友里好多北大的,特别我的那个唐诗课程,指导专家里一水北大的。乱喷到此为止。

因为事关温老师,不太敢掉书袋,战战兢兢掉一个王夫之的话:

” 特以‘毋自欺’三字,示以警省反观之法。”

我闭嘴滚蛋。

2018年5月2日, 7:2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