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三娃:在潘董带领下的自媒体大V们

作者:文涛

​​​在潘刚董事长的带领下,国乳伊利有偿站台方阵中的自媒体大V们正微笑着向广大爱国消费者款款走来。 

分列式开始!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观众非常熟悉的孔庆东和点子正。

现在步入会场的分别是侯宁、袁国宝、石述思、喻国明、王冲、传媒老王…… 

等等!鲍迪克老师姗姗来迟,正在检录处签到。

​以上是2018年伊利乳业公关战争中比较具有观赏性的的一次战役素描。

​自媒体红人的V力,确是赤裸裸的商业价值,乌泱乌泱的网红们,争先恐后要将它变现。

点子正、孔庆东、侯宁、袁国宝等这些个所谓一到热点事件就为企业或政府站台的舆情专家,还真没辜负了这个时代,吃香喝辣,生冷不忌,追腥逐臭,口味是越来越宽广了 。

如此肆无忌惮, #在潘刚董事长的带领下#

大师兄漫画

​笔者认为,参与大约8点20分发这样的闭眼型商业群体事件,拿粉丝信任换取个人利益,不是小节有亏,而是既不尊重自己更不尊重公众,大不堪。

点子正老师的名言是“只站对不站队”。

但这仅仅是一句漂亮话。

在站台台友里,就有点子正点爷矫健的身影,大约8点20分。

点子正为国乳站台

还以反击境外敌对势力,捍卫国乳的崇高名义,比如北大庆东。

指教北大二十年的庆东教授,可以说是栉风沐雨筚路褴褛,袒胸露背赤膊上阵了。

为弘扬光大中华乳家文化。 ​​​​

西元2017年9月30日,孔在流连罗密欧与朱丽叶故居时制造的“摸奶门”,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个爪印。

​拿另一位网红染香(袁小靓)打艳镲,也是庆东教授乐此不疲的小把戏。



同为挺伊人士和职业站台家,也就鲍迪克老师的表现相对清新脱俗,对通稿做了技术加工,规避了“8点20分发”这样的粗放风格,可以说商业站台界的良心了。

鲍迪克挺伊

而像王冲先生这样的道歉并自罚,已属罕见,大多数参与者的人设里,根本就没有这个选项。 ​​​​

王冲就伊利问题道歉

这会儿的点爷,开始为自己的商业站队提出了理直气壮的解释。更是公开邀约营销公司继续私信勾搭。

没有公开私信的习惯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但有些知名互联网友是会选择性遗忘的。

咳咳,咳咳。

晒私信

点爷名言:只站对不站队。

​而政治站队和商业站台恰恰是他的双热爱。

点爷见天儿就赌咒发誓拼人品,高喊拿钱发帖死全家,木有小JJ。

但我觉得,这誓发得……

虎毒还不食子呢,况名人乎?

收钱发帖死全家

​自媒体大V集体有偿站台事故后,王冲先生头一个儿痛快道歉并自罚。

有推友评:伊利脱掉了很多人的底裤,像王冲这样勇于穿起来的,凤毛麟角。

不过名犯冲字啊,认怂的大V还是大V麽?

您看石述思和袁国宝两位先生多老道,慎一慎,新华社的援兵就到了。


袁、石二位,开始了花样辩解。

两位老师可算出了口恶气。前几天是大写的尴尬,这当下则是特写的不服。

笔者有幸,或者不幸,与袁国宝先生在彼此的微信朋友圈。

与袁先生就此有了交流。

袁辩解接单者为属下小孩,他的责任仅在失察,他连收了多少钱都不晓得;从年报看伊氏国乳集团是间女子公司,争议重点是其背后公权的滥用。

我的反驳:接单的是袁先生实名的个人平台,责任推给小孩不适合;并不是伊背后公权的滥用,而是伊在滥用公权,袁老师说反了。

而国宝老师坚持点赞我揶揄大V有偿站台伊利的每一条朋友圈,算是磨砺脸皮?

如此在意精神修炼的人,人生焉能不成功?

​再弱的保险公司都敢一赔一百罢。

袁师与这魔幻时代的共舞,可以说是如胶似漆、如鱼得水、如痴如醉了。 ​​​​

袁与石,都祭出了各种金句,以表心计。

一定要想一想自己屁股上有没有没擦干净的屎。——石述思
Save your own ass.
四川话讲:各人的沟子各人揩哟。

我将石述思先生的这段话总结为“石述屎”,对此有网友表示不满,认为涉嫌人身攻击。

鄙人认为:石述思先生阐述揩屎之事,所以石述屎;时传祥同志粪勺不辍,因此时传翔,就事论事,就屎论屎,别无他意。

大V方阵中的侯宁先生,鄙人通过梳理其公共表现,也算略知一二罢。

京城核心红二代小心老师曾众筹殴打香港法官。

别人随蔡少的份子,都比较谦逊地只跟了一万,侯宁老师一口价十万,傲视群雄。

所以在这次自媒体红人为伊利集体有偿站台中出现了侯老名字时,不少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是传说中已经财务自由了么?咋这种卖良心的小钱也赚?

何况一位知情人士谈到这8点20分集体行动的批发价:

一点点,少到不好意思说。


传媒老王?咳咳,咳咳。

​您是某药酒销售,跟某记者推销。

“国际新闻看深度,国内时事读老王,”TA说。

如果判断对方真心这么认为,恭喜,您可以掏出那瓶比红毛药酒好五倍的了。

只卖888。

如果对方其实比猴儿还精,赶紧颠儿,再聊下去您会买下对方代理的药酒。

只卖8888。

您可能碰上了正牌的传媒老王。 ​​​ ​​​​

2018年4月,看了几家公众媒体关于伊利近况的“报道”,大同小异。

大同嘛,指各家不约而同以报道形式刊发了伊利的公告。

全文。

这份公告,怎么看怎么像伊利共产党第XX次全体代表大会,领导人潘刚同志发表了热情洋溢的重要讲话。

利用公共传媒平台的专访证明机构没问题,个人也没事儿,似成惯例,比如2017年新京报专访时任安邦掌门人。

吴至少还出了台。

现在出一张纸就能给伺候得如此周到,企业的公关压力真是越来越小了。

嗟,来食!

仿佛听到了下课铃,同学们夺门而出,冲向了食堂。​

两大蒙企,一乳一酒,可以说提前锁定2018的年度中国明星企业榜十强了。

新华社内蒙分社退休记者汤计对呼格错案的执着关注,被认定为后来的改判有过推动,也因此获得庙堂旌表江湖顶礼,是为“义人”。

要不是学历过高,凭借道德模范优势,如郭明义获封候补中委一般,应该不难。

同样的执着用于力挺红毛,晓以民族大义,捍卫国产品牌,硬努的姿态想要获得掌声,怕是有些难了。


汤计老师在中国新闻学院校友群贴出各种为红毛打call的文章,遭遇了讪笑与吐槽,豁达如他,应该不以为忤,也就我这没起子的小校友,觉得有点尴了个尬。




有网友替汤计老师不平,毕竟蒙古汉子,有偿站台?不可考,人情世故,不可不考。

​智识诚可贵,节操价更高。囿于人情故,二者皆可抛?

经历过八几九几时期商业形态中的官倒儿、拼缝儿,对北京公子哥们的官商勾结能力,应该是刻骨铭心了。

如今倒是内蒙的官商,传承得有滋有味。

蒙企中的伊乳鸿酒可谓典范,两手抓两手硬:公安与公关。

说段见闻:

2018年3月间,笔者路过公主坟附近裕龙大酒店,停车场有二十余辆警车,以为是首都警方在开会,走近了才看到车牌全“蒙J”, 也就是”药酒圣地“凉城县所在的乌兰察布市。

首都街头外地公安或法院警车零星常见,但如此成建制啸聚京城,亦为鄙人居京近30年首见。

草原警方之跨省能力,可以说非常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了。

正所谓:

草原生意兴隆通四海,公安凛凛威风达三江。

2018年5月10日, 10:48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