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之地 | 戴志超:亲历秋雨教案

2018年5月12日前后,成都市有关部门联合警方总共调动了约三千人对秋雨圣约教会的聚会进行骚扰,有近三百名弟兄姊妹在去聚会的路上被非法扣押,拉到派出所做笔录。作为此案件的亲历者,我将写下这段时间遭遇的信仰逼迫,及由此生发的思想沉淀。

最近半个多月是与警方密集打交道的时期,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福音的缘故,并且他们所做的尽都非法(不仅非上帝的法,也非我国的法)。

4月25日,周三晚上是小组爱宴,结束后看到消息有弟兄姊妹在旁边的电子科大校园内传福音被带到保卫处,我们赶过去陪伴,与学校保安有很好的福音对谈。之后派出所民警过来调查,并将我们的弟兄姊妹带往派出所。因为知道他们是秋雨圣约教会的会友,有警察、民宗局官员、国保联合对他们进行了笔录。这次是作为陪伴者在学校保卫处及派出所共呆了快六个小时,直到三点多才将我们的弟兄姊妹放出,期间我们在外面唱诗及祷告,令人想起了跨年通宵祷告会。

4月26日-28日是教会组织的大地震十周年灾区短宣的三天,也就是在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后,我就随车出发了。在这两天三夜的旅途中,短宣队的四十余弟兄姊妹也是频繁的跟警方打交道。我们经历了群众举报、警察上门及国保跟踪,有些弟兄姊妹几次被带到派出所。我们在第二天被警方上门控制的过程中,与当地的社区工作人员及国保有很多的沟通,也就是在那天,被集体摄像及登记了身份证。但感恩的是,在这一路我们完成了计划中的传福音及探访当地信徒,伴随着歌声与感动。

5月10日,警方找王怡牧师约谈,希望控制将在教会举办的512地震十周年纪念聚会的规模,双方有很好的谈话。没想到之后警方大范围的找我们的同工及参加了短宣队的成员,用电话或者上门的形式嘱咐不要去参加周六的聚会。5月11日,警方约了我们六人在教会进行笔录,笔录的内容就是告知我们不要参加周六的聚会。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笔录,笔录上面询问籍贯、住址、身份证、电话及职业等,我都如实的告知了,这也是我个人公开化的第一步。

当天晚上,当我们在王怡牧师家参加预查后回到家中。打开消息就看到王怡牧师和英强传道都被警方传唤了,并且还有不少弟兄姊妹的楼下停着警车,受到警方的骚扰。在我出小区门口去寻找王怡牧师的时候,迎面碰到两个警察,之后得知他们就是去敲了我家的门,妻子告知我不在家,没给他们开门。他们随后打我的电话,再次嘱咐我不要去参加明天的聚会。我的个人信息想必都是由上午的笔录所得。

这一晚上又是不眠夜,很多弟兄姊妹在深夜遭到警察的敲门,而另外有四十多位弟兄姊妹出门寻找我们的牧师与传道。我们到了传唤证上的传唤地点,均不能找到他们,这真是一个黑暗的世代。到了凌晨三点,我们离开了黄田坝派出所,那里的民警正准备对我们逐个登记身份证,被我们拒绝。由于很多弟兄姊妹楼下都有警车守候,我们有七位弟兄当时就直接到了会堂休息,准备继续明天的聚会。

5月12日早晨,经历了不足三个小时的睡眠,七点我醒过来。我们在会客室商议的时候,就听到很多人的脚步声及敲门声,心里很紧张,我们就跪下来祷告。还好,他们敲门发现没人,就在门口守着,当时已经有一些弟兄姊妹来到会堂门口。同时在我家,我妻子又一次经历了警察上门敲门,执意要我妻子开门,她开门后,发现我果真不在家,就登记了妻子的身份证。很感恩,妻子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孩很平静地应对了五个官方人员。

七点半左右,教会楼下已经有几十名警察堵着,阻挠弟兄姊妹上楼。由于弟兄姊妹来得越来越多,警察就让他们进入车棚等着,在那里唱诗祷告。随后用几辆警车将我们的弟兄姊妹分批带走。这样的程序持续了两个小时,共有一百多位弟兄姊妹被警车带走。这个过程中很感恩的是,弟兄姊妹们明明知道过来就会被警方带走,还是陆续地前来,默默的唱诗及祷告,有序地等待着被警车装走。

由于我们这七人中有两位长老,故主要的作用是指挥全局,以及对外发布代祷信息。间隙的时间我们就唱诗祷告。等到十点多的时候,他们把大楼封了后,准备强行进来了。我们就来到会堂跪下祷告。一声大响之后,他们破门而入。那一瞬间,我们的祷告也如响雷般。七个弟兄同诵主祷文结束,等睁开眼睛,已经被几十名便衣包围。他们大声呵斥着让我们安静,我们就站在一起。他们随后就在会堂里面对我们进行了搜身检查,随后四处巡视。我仔细观察,是多个部门的联合执法,穿警服的并不多,很多都是便衣。随后知道,其中还有民宗局、文化局的干部及国保。

覃德富执事及严熙夏长老被警察带走,我们剩下五个人在会堂中间站着,前后都有很多便衣警察。我们一起大声地唱诗,唱了几首之后也不被允许了。他们进来就是查点教会的圣经及诗歌本,认为这些是非法出版物。并打电话问非法经营罪需要哪些条件才能满足,忙忙碌碌地找人撬开17楼-23楼与教会相关楼层的门,非法的进门检查,所有这些行为都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与强盗无异。

中午的时候有宗教局及文化局的在会堂找我们做笔录,我在文化局的官员那里完成了人生的第二份笔录,他们是想千方百计的找证据认定在会堂有商业行为,但是我明确告诉他们这是内部出版物,只是在内部使用及销售。做完笔录后,一直静坐,其间可以自由地看圣经、跪下祷告及小声的唱诗,看管我们的只是一些很年轻的便衣警员。其他的官员等四处忙碌,一会儿进来,一会儿出去。之后又有一些警察或者国保对我们简单的询问,想套我们的话。在这期间,被不同部门查了四次身份证。

直到下午六点,他们清点了书籍,给我们一份检查笔录让我们签字,并且补上检查证,用两辆蚂蚁搬家的车拉走了共计15000册左右的书及音像制品。然后带我们去了草市街派出所,警察与我们四人分别做了笔录,这是我人生的第三份笔录。明显警察们已经非常疲劳,所以整个事件草草收尾,笔录后已经九点过了,又带我们回到会堂。几十名警察在那里等着把会堂交还给了我们,还很客气的逐层带我们检查,说我们只带走了清单上面的书籍,其他的物品都没动。

之后没有多久,我们就从群里看到了英强传道和王怡牧师分别从派出所出来的消息。其他一些被扣押的弟兄姊妹也陆续出来。那个时候正是十点,全球为秋雨祷告会的时间。上帝果然在我们中间行了大事,我们好像做梦的人一样。随后我赶回家,已经二十四小时没见到妻子了,我与妻子会合,妻子非常喜乐,一点都没有惧怕,很好的照顾了两个孩子。简单聊了一下,我就打车去了王怡牧师家,英强传道也在那里,那边有三十多名弟兄姊妹一起祷告、唱诗、分享。这些都是超乎我们所求所想的,我们的心被上帝的恩典所充满,发出对祂的颂赞。

虽然昨天在警车上,警察反复嘱咐我们最近就不要再去聚会了(我们告诉他们我们还是要去,如果你们想要加班,就再来抓)。第二天我们照常来到会堂,唱诗及祷告的声音特别洪亮,我们听着王怡牧师的证道《十字架的道路,殉道者的生命》,信心大大被激励,将一切的荣耀颂赞归给神。

主日下午,由于前一天预备的街头福音行动受阻,不愿错过这个地震纪念的传福音好时期,我又组织了一次小组的街头福音布道队,共计13位成人,10位儿童参加,这些成员前一天大多进过派出所。这次福音行动一路都有警车跟踪保驾护航,而我们定了主意,大不了再进派出所做一次笔录。传福音是无罪的,反而是最大的祝福。故在警车跟随的情况下,我们仍然散发福音单张,街头唱诗及布道,最后与警方有简短的交涉后平安离开。

在这次遭遇逼迫的经历中,我有很丰富的内心活动,无法一一说尽。这次相关部门对教会的冲击中,众教会与我们站在一起,为我们祷告,但也出现一些令人颠覆三观的言论,在教会之间造成撕裂。经过这几天的沉淀,我的心也能够更加沉静在上帝的道中,上帝给我的安慰是定睛在教会的异象宣言这十六个字中——基督是主,恩典为王。背负十架,奋兴福音。

完整内容参见

2018年5月20日, 10:53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