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动律心 | 鸿茅国药的声明,终于揭下了最后一块遮羞布

【编者注】作者微信原文已被和谐。

作者:老蒜头

今天,因撰写《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一文而被内蒙凉城警方刑事拘留达97天的的谭秦东医生,发布了一则《本人声明》:

(图一)

该声明称:“我承认在标题用词上考虑不同,缺乏严谨性。如果因该文对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带来影响,本人在此深表歉意,同时希望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予以谅解。”

(图二)

紧接着,鸿茅国药发了一则声明,声明内容如下:

根据该声明,鸿茅国药股份公司,经过与撰写《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一文而被内蒙凉城警方刑事拘留达97天的的谭秦东医生“充分沟通”,谭秦东终于发表了道歉声明,所以,鸿茅国药向凉城警方撤回了报案并同时撤回了民事侵权诉讼。

这一则声明,如果不发还好,这一发,反倒把这个鸿茅国药是如何与凉城警方勾结,制造冤案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了!

首先,我们先来看,这个损害商业声誉罪,它是公诉案件还是自诉案件。如果是自诉案件,那么只能是当事人自己起诉到人民法院,侦查机关是无权立案侦查的,公诉机关是不能批准逮捕,更不能审查起诉的。如果是公诉案件,那么也根本不存在什么“撤回报案”之说的。凡是公诉的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一但被有权侦查的侦查机关发现,无论受害人是否报案,案件都应当按法律规定的程序,继续走下去。嫌疑人和受害人达成谅解的话,也不存在什么“撤回报案”之说。因为,公诉案件一但经侦查机关立案,就不可能根据报案人的意志,说撤回就可以撤回的。

其次,所以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如果要提起民事赔偿的话,那么,根据先刑事,后民事的原则,由受害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或者,在刑事案件结案后,再由同一法庭,单独审理民事赔偿问题。因此,也根本不可能一方面去*河蟹*报案后,*河蟹*刑事立案了,另一方面又就同一事由向人民法院以民事侵权的理由去起诉。但是,从鸿茅国药的声明来看,就这个谭秦东医生的“损害商业声誉案”,确实是一方面,凉城警方进行了刑事立案,同时凉城法院又给予了民事侵权立案。

第三,鸿茅国药声称:“经与谭秦东充分沟通”,所以谭秦东才表示认错并道歉了!那么,鸿茅国药是如何与谭秦东“充分沟通”的呢?如果大家都还没有那么健忘的话,才一两天前,就传出这位被“充分沟通”的谭秦东医生,因为遭凉城警方近12个小时的传唤问话后,回到家就神志不清了,最终被送到了疯人院接受治疗。于是,今天就传出了谭秦东医生的道歉声明。可见,这个充分沟通的力度之非常之大,大到足以把人逼疯的程度!但是,前来与谭医生沟通的,却并不是什么鸿茅国药的工作人员,而是凉城警方——这也足以说明,凉城警方就是代表鸿茅国药前来“沟通”的!

这下好了,鸿茅国药的这一声明,终于把他们的最后一块遮羞布给揭了下来:这个谭秦东被刑事拘留,完全是警方根据鸿茅国药的策划或者指使下来进行的,所以,当初谭医生的辩护律师为谭医生申请取保的时候,警方一再强调,要取得鸿茅国药的“谅解”,否则不行。也正因为警方完全是根据这个鸿茅国药的意思来办案的,所以,前一两天凉城警方不远万里来到广州,与这位谭医生进行“充分沟通”,最终将这位谭医生“沟通”进疯人院,才得到了谭医生出具的向鸿茅国药的一纸声明道歉,也充分说明凉城警方所代表的就是鸿茅国药!今天鸿茅国药说“撤回报案”,然后警方就根据这个“撤回报案”的申请,把案件给撤销了。也就是说,凉城警方的办案,完全是按着鸿茅国药的指挥棒来的。

所以,今天,鸿茅国药的一纸声明,终于把之前最后的一块遮羞布给揭了下来,让大家都看到了:原来,这个凉城警方,和这个鸿茅国药,是同穿一条裤子的!

2018年5月17日, 6:4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