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宏伟律师:陶崇园事件最新进展

一路小跑,湿透了两件上衣,在最后一刻赶到几乎没人的登机口。我以为大家都上飞机了,结果——延误四小时。。。。

好吧,正好写个小回复,就不逐一给各位回信了。

1,陶崇园家属诉其导师侵权的的案件,今日已到法院交了诉状和相关材料,法院出具材料接收登机报,告知7内答复。

2,谢谢各位的关心和鼓励。案著人微,如履薄冰,所以理解各位很关心我的能力如何。这个案子,我只是协助斯伟江律师做些辅助性工作,斯律大抵不会辜负各位的期待。如果哪位律师在处理类似案件方面有成功经验,我亦可随时让贤。

3,悲剧发生之后,我检索了一下资料。广大学子,被骚扰者有,被强迫劳动者有,被意侮辱者有,被不正当延期毕业者有,付出生命者有。然而,作恶者众,付出代价者寡。我期待借助斯律提供的这个机会,一方面是为家属争得利益,另一方面更是找到一条让作恶者得到报应和震慑的有效路径。

4,当然,我们也可能败诉,但败诉也不是全无价值。如果我们败诉,那么我希望广大学子都能看到我们败了,希望正在被侵害、被骚扰、被桎梏的学子们明白,自杀不能解决问题,事后也无力救济。生命的逝去,徒增家人哀痛,却无力阻止作恶者去伤害下一个无辜的人。所以,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也为了让恶到此为止,请勇敢地面对,只有坚强地、及时地说“不”,才是对恶最有效的抗争。

5,大学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法律上己经成年,人身却存在对学校、对教师的明显依附。我注意到多篇学术文章均使用了“教师——学生权力场”这样的表述,那么如何去保护这群在权力场中处于不对等弱势的“不自由的成年人”,期待教育学、心理学、法律学等各界学者能给我们提供帮助,做一点立法建议方面的思考。

6,鉴于陶家的经济状况,我与斯律师均为法律援助。

2018年5月5日, 6:54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