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环球时报 | 支持依法依规妥善处理老兵诉求

@胡锡进 :1989年我从军队转业,我的转业费是一千几百块钱,当时觉得好多。记得我用那笔钱给老妈买了戒指等。我以后的人生与那笔转业费没什么关系。我的战友们还有我在军校教的学生们后来绝大部分都离开了军队,开始了新的人生。他们有的过得好,有的过得不好。回头看,当时的转业费太可怜了,有一个同事,他转业时选择了自主择业的补偿方式,国家给了一两万块钱,当时听着像天文数字。但现在一想,那点钱能管他什么?我觉得,男人都有当兵卫国的义务,那只是我们很短的一段人生。我们不能因为穿过几天军装,就把以后的人生际遇全托付给国家。也不应该用今天军人的复转费比照我们当年离开部队时的补偿。国家在进步,当年所有行业所有人的待遇都不如今天,各种补偿也都比今天低很多。军队生涯保不了我们一辈子,不停地努力奋斗,以一颗平常心像所有人那样面对百态人生,这是我们老兵们应有的态度。

@胡锡进:中国不鼓励群体性示威,这是有道理的。中国这么大社会,又处在转型期,各种争议和矛盾多发,不鼓励示威符合全社会的利益。但是另一方面,对偶尔还是发生了的示威活动,决不能怕,政府要有承受力。只要能够控制那些群体聚集的规模和范围,及时化解它们就好。对示威者提出的诉求,一要认真倾听,二要依法依规合情合理予以回应,切不可因为急于息事宁人而采取突破政策和法规,有悖社会大范围公平的特殊安抚。因为那样的话,只会鼓励其他人效仿,搞出更多的群体聚集。我觉得,国家一定要能过得去正确对待群体聚集这一关,这是中国社会长治久安很重要的一环。这方面治理的韧性和有序,会让社会安宁更有质量。

@胡锡进:这么大的社会,出个别抗议活动,我觉得很正常。国家不必因为这样的事情紧张。要相信公众的判断力,相信社会对个别抗议活动的承受力。一方面要体恤抗议者,认真倾听他们的呼声。同时要坚持原则,坚持公平公正的本义,不让它们在压力下变形。

退伍军人的待遇问题成为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社会新的热点,一些退伍军人认为社会给予的照顾不够,或者抱怨国家相关政策没有在地方上得到落实。部分老兵退伍早,他们当年离开部队时得到的补偿与今天的退伍补偿有较大差距,这尤其导致了他们的不平衡感。

国家今年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部,反映了国家对确保退伍军人权益的高度重视,相信这一举措对减少围绕退伍军人的争议将产生积极作用。

我们认为,全社会首先要尊重、关心退伍军人,支持国家制定保护退伍军人权益的各项政策,尤其要督促这些政策在各地的全面落实。要看到,善待退伍军人就是支持国家的现役军队,没有退伍军人受到应有照顾的安居乐业,就难有现役军队稳定的国防积极性,这个认识任何时候都不能含糊。

应当说,中国社会的这一集体认识需要进一步强化。多年来,我们宣传现役军人是最可爱的人比较多,对退伍军人正当权益的宣传相对少。另外退伍军人应该有什么权益,退伍军人和社会未必都很了解。这造成同时存在两种倾向:一些人觉得退伍军人就应是普通人,而部分退伍军人又可能过高期望了他们应当受到的照顾程度。

大多数军人都只在年轻时的一段不长时间里服役,然后回归了社会生活。从军的那段时间要全心全意投入到国防事业,军中学得的技能有些可以和以后的职业生涯对接,但多数情况下军人退伍后要按下事业的“重启键”。另外,军队生活大多很苦,特殊时期的军人会有一些人投身到战争中。这些都是社会应当感谢、补偿退伍军人的理由。

另一方面,中国退伍军人数量庞大,官方统计有5700万人,这决定了对退伍军人的照顾只能是有限的。国家每一个时期都有相关政策,总的来看那些政策在当时是有吸引力的。一个重要证据是,中国虽是义务兵役制,但参军都是自愿的,在中国多数地方和大多数的时间里,报名参军存在竞争,被认为是不错的人生选择。

当前一个突出问题是,中国发展得太快了,退伍安置费和相关政策不断刷新,今天退伍军人的安置费远高于改革开放早期军人退伍得到的补偿。与军旅生涯有关的其他待遇也是一样。一些早年退伍军人产生了严重不平衡感,认为国家应当对他们进行再补偿。

这是个非常复杂的争议,我们认为这当中有几点需要特别予以强调。

第一,还是要强调重视保护退伍军人权益。对退伍军人的诉求要甄别哪些是合理的,哪些是法规和政策无法支持的。对于确实有道理的诉求,国家又有能力加以解决的,政府就应采取积极态度加以回应。相信老百姓们也会支持政府这样做。

第二,自对越自卫反击战以来,中国再无战争。并非所有退伍老兵都是打过仗的,这也是事实。舆论如果要触及这个问题,一定要秉持客观、理性的态度,避免炒作导致更多误解,争取促进社会共识。

第三,如何解决退伍军人的诉求,一定要遵循国家的统一政策。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赞成为了息事宁人,针对少数以群体聚集方式激烈表达诉求的退伍军人进行突破政策的个案照顾。

第四,一些人反映,有些地方的退役军人事务工作中存在腐败现象,对这类举报线索尤其应当严查。要确保国家政策规定的老兵待遇得到全面落实。

第五,退伍军人待遇只能依赖国家财政,来源都是税收,因此牵涉到全民的利益。舆论一定要对此保持冷静,支持政府依法依规,根据国家的实际财力条件和全社会范围的公平原则处理这一问题。

总之,对待老兵们,社会要充满热心肠,同时要在法律法规的框架内回应他们的诉求。我们相信,发展、转型中的中国社会有能力最终将这个问题妥善解决,并使这个过程成为全面依法治国的一段成功实践。▲(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部分网友评论:

@建议君:胡总你发这条多数人都不知道为啥

@夏天真的在海边:胡总总是用擦边球的方式泄露赵家机密,坏坏滴

@归零8010:支持胡编。不能因为当了两年兵就指望国家抚养一辈子。 //  @仙小道小zhang:同意,国家就需要你这种觉悟的韭菜。

@大大的波音:应该带着军人不怕苦的精神努力生活。

@宇宙论:胡说的对 混的不好就额钱是不对的 政府应该放开报道。这些要求大家听听有没有理 如果没理就是胡闹

@涛之子虚乌有:我印象中我军上一次浴血奋战还是和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

@L紫气东来Y:你8九年去广场了吗?

@許閔哲:胡总,请问你转业那年北京发生了什么事?

@衍水青云归来:高山下的花环里梁三喜牺牲给了四百块抚恤金,那时刚转正的青工每月工资是三十八块,相当于工人一年的工资呢,不少了! //  @伊娃与格林:死了才给一年的工资,太感人了。

@主观不客观:从他的微博可以知道一些未曾在微博新闻电视报纸出现过的消息。

@挑灯看剑-since1995:有时候也鼓励,比如大使馆事件,萨德事件等,群众示威相当于夜壶的作用。

@Gakki蛋糕店倒闭京极堂出门右转:游行难道不是公民的权利吗?//  @宋指导叫了四年毕业了:宪法不是挡箭牌

@亢龙有悔03:从49年到现在一直都在转型期。

@夜尽天丶夜:现在流行党统领全局,喜欢用各种小组治国,到时候政府都可以取消了。

@风声鹤唳翁:大热天谁愿意出去集体逛街啊 那确实因为触及了社会底层的生存底线 不得已而为之啊

@胜大V:有道理,所以当时清政府镇压革命党是正确的,当时大清比现在还大,又处在转型期,各种思潮泛滥,镇压革命党符合大清的利益。

@长白山下的松江河:艹,你们起家的不是靠这些吗?组织农民搞农运,学生搞学运,工人搞工运。

@你的历史老师:中国之所以不鼓励示威,是因为政权缺少合法性。

@楚梦LG:中国禁止群体性示威,因为他极度不自信,害怕听到反对的声音,禁止了就听不到了,天下就太平了,社会就和谐了,这叫掩耳盗铃。

@葒燒茄子:下台是不可能下台的,一辈子都不可能下台的,民主管理又不会,只能领着厉害锅里的屁民吹吹牛逼YY一下战狼2才可以维持生活这样子,管理这个锅就像过家家一样,屁民们又好哄,个个都自以为是统治阶级,我超喜欢这里的。

@破微博注册真费劲:我是觉得外国的示威,游行并不能起到作用,瞎几把闹而已,政府不还是该怎么办事就怎么办事?中国人民不是不会示威,中国人民一般来说只要示威游行,政府就有被推翻的危险。中国人民一般不出手,出手不一般。

@一只汪70:转型期,敢问往哪儿转了?

@徐日天317:不都是被20年前那次大聚会搞怕了嘛。

@GodIsLove-:现在转业给的好像挺多的。 //  @生若见初:按照现在的通货膨胀速度,过几年,现在退役的也该闹了。

@王铁人201803:还安置费!2000年以前很多农民子弟当兵还要靠关系,退伍回来没有一分钱,也不会给你安置工作。地方人武部黑的很啊!你去问问即将退伍的老兵,每个人感觉像是被猴子耍了!这个时候的老兵见到过去的指导员都想抽他几下子

@风之凡云:屏蔽的太厉害了 现在都搞不清发生了啥

@金恩科技资讯:胡锡进这是搞维稳呢?老兵为国家出力,裆却把他们给出卖了。

@等风–:老胡很多说的都是正确的废话,纯粹为党国之喉舌,多听无味&无聊……

相关阅读:

【众人推】我們都是兵,當官的不是兵!

【众人推】想为老兵们写首歌

美国之音︱中国老兵镇江维权遭镇压 民众支援受阻

中国数字空间|老兵维权

2018年6月28日, 12:56 上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