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威权时代”互联网让“威权媒体”复活

曾服务与新京报的女儿母亲,说起新京报总编辑王悦辞职。她说王悦辞职批准得很快。王悦美丽而有才华,他先生酒风浩荡,我开玩笑说过,这便宜怎么给让你占了。

我问:你觉得是什么原因批准得这么快?

她说:现在新京报的新闻没法做,几乎每条稿都得编委审。

我说:这能说明王悦不想干,但不一定能说明她辞职为什么批准得这么快?

她说:还有什么原因呢?

我说:你想想人民日报。

她说:确实,似乎现在人民日报的新媒体做得也挺火。

我说:也许这是关键原因。自程益中带着大家,凭着不可替代的才华和勇气,血拼打下的江山,曾经截稿泪如狗,如今用你嫌你丑,用之很无味,弃之不傻逼。

从前程益中下台,要杨斌受命危难;杨斌下台,要三顾王跃春;王跃春离开,要礼请王悦。但如今看来不再需要。

因为这个怪异的威权社会,官方媒体的命运发生了变化。互联网让媒体不以人群分,而以流量分。从前人民日报发行量1000万,都是不被承认的废纸,如今人民日报1000万阅读,则是让人羡慕的没有区别的1000万用户。

并且威权时代的互联网技术,在解放民众创造力的同时,也许更让威权媒体复活,平台通过粉丝分配关注、强制头条设置和刻意主动推送。

在这种情况下,威权媒体只要做好几点就能在互联网通吃分不清面目的全国范围的乌合之众,甚或部分精英:1.小政治的包青天化,比如批判几个落马贪官和不正之风;2.小社会的朝阳大妈化,比如对父不慈子不孝的事情管一管。3.人生琐事的仁波切化,比如每逢高考来点鸡汤,端午清明送上祝福。4.国家大事的民族主义化,比如一逢钓鱼岛就怒斥日本,一逢贸易战就提醒留给美国的时间不多了。

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再需要程益中式的总编辑和编辑记者们,就能过得很好。那王悦辞职当然会批准得很快,甚至巴不得她走呢。

2018年6月22日, 2:15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