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虹斌:儿童节,该如何面对那些“消失的女孩”?

儿童节,本该祝每个小朋友都快乐的。

但有时我们不得面对一个问题:儿童是否快乐,不在他自己,而在于他的父母、他背后的家庭,能否给予他这个快乐的权利和机会。而有些孩子,甚至未必有机会与生活握手言和。

1/3

 
小凤雅因为罹患视网膜母细胞瘤,确诊八个月,不到三岁就去世了。可即便她在极端痛苦之中离世,她身后的争议也没有停过。——如果放在一个更广阔的视野上去看,小凤雅背后复杂的原生家庭,是她的悲剧的重要原因;她的例子,肯定不会是个案,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小凤雅和妈妈

因为这些问题,目前来说,都看不到解决的可能:在农村,女性的生育是不是以生儿子为目标?在价值的序列里,是不是男性就是比女性的命值钱得多?女儿是不是有责任帮补兄长或弟弟买房、娶妻、养孩子?

还有这样一条微博:

“营养午餐计划,在一些地区是要求吃完鸡蛋后要上交鸡蛋壳,喝完牛奶后要上交牛奶盒的。猜猜为什么?

——怕孩子被家里要求,偷偷把鸡蛋和牛奶带回家。特别是姐姐留给弟弟吃。”(@罗妮zyzyyuan

这是多少现实经验才能得出来的,对国情深刻的了解啊。

这甚至跟贫或富无关。穷一点的地方,把房子财产全留给儿子们,女儿要出门打工(甚至卖身)帮兄弟盖房子、娶老婆,直到他们的孩子也生活无忧为止;父母给儿子们带完孩子、老得动不了了则搬去女儿身边养老。

富一点的,无需女儿赚钱帮补家庭,但一定是男女有别的,而且打着“爱”的名义。大概就像汪小菲一样,财产和世界都是留给儿子的,女儿是他的,因为他最宠的是女儿了。

汪小菲不仅喜欢晒女儿,连微博简介都是希望女儿每天开心

经常有人吐槽:

女人彩礼太高,女性地位太高了。

生女儿是招商银行,生儿子是建设银行。

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儿子是冤家。

生女儿好命,生儿子好听。

……

既然生女儿比生儿子好这么多,那为什么大家还要把生儿子设为人生最高目标?为什么不生儿子不罢休?为什么中国的胎儿性别选择这么严重,人口出生性别比全球遥遥领先?

还有,既然女儿嫁人时彩礼那么高,理论上来说,应该大家都希望生女儿多拿彩礼啊。既然娶老婆彩礼高,男人娶老婆不合算,就应该不娶,不让女人占便宜啊。但不然。男人们,倾家荡产、砸锅卖铁、有时连老人的棺材本都要拿出来,就是为了娶老婆;

而且,娶了老婆之后,也一定要生儿子,还要为儿子以后娶老婆攒钱买房、交彩礼;为什么还要受这二茬罪?逻辑何在?

因为,大家都不傻。这样的环境里,即便是娶老婆花上五十万、八十万的彩礼,男人也是大赚特赚的,否则吃亏的买卖谁会抢着做?而卖女儿的,即便是拿了一大笔钱,也是要给儿子娶媳妇用的:不是为了能有个儿媳,连女儿都不想养呢。

性别选择胎儿,甚至杀女婴的理由很简单。女儿是嫁到别人家里侍候别人的,父母就算趁她结婚捞一笔,得到的利益也非常有限,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养女儿,就像负债。

而儿子,可以继承财产,可以把别的女人引进家里,补充劳动力,增添人口,就像资产。

2/3

 
数据显示:

一,绝对值男比女多:2015年中国男性人口是70414万人,而女性人口是67048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2(以女性为100)。其中,男性比女性多出了3366万人。考虑到女性寿命比男性长等因素,实际适婚年龄段的男女差距只会更巨大。

这说的还是长久来看的。而出生性别比呢?我国出生性别比高达117,即每出生100个女孩即有117个男孩出生;在不满20岁的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多出2000余万人,平均每个年龄男性比女性富余100多万人。

有位网友在我的微博下面跟帖说:我同学幼师的,她说她带的一个班53个小朋友,只有5个是女生。

二、人口越生越少:按卫计委2015年的预测,2017年在最高2195万,最低2023万。而实际上2017年出生人口仅为1723万。不但比开放全面二胎的最低预测2023万少300万,甚至比不开放二胎的1770万都少47万。

三、趋势:开放二胎后,中国的出生性别比仍然高达115。我国是世界上出生人口性别结构失衡最严重、持续时间最长、波及人口最多的国家。这应该是常识了。

至于出生性别比为什么这么高?因为男尊女卑,卑微的赔钱货不值得生下来,胎儿性别选择流产、引产啊。尤其,中国的经济较为发达,B超技术发达,人流是必须的。

四、还有,2009.11.1-2010.10.31期间,全国出生的人口里,第一孩男女性别比是114:100,第二孩男女性别比是131:100,第三孩男女性别比是162:100;第四孩男女性别比是146:100……

也就是说,放开二胎、三胎之后,越来越重男轻女,胎儿性别选择性流产越来越严重。超声检测性别与流产是一条龙服务。大家越来越不想生女儿,性别比差距越来越大。这一点,可以从几个角度考虑:

一方面,放开二胎之后,那些已生男孩的家庭未必想再生,但那些生了女儿的家庭就总想追生男孩。所以,一胎性别比还不算特别离谱,二胎、三胎的性别比吓死人,背后要流产掉多少女婴,才会有这么畸高的比例呢?

我还听到了一种非常有代表性的观点:我生了男孩,还想要个女儿,但不敢生二胎,万一生的还是男孩呢?生了男孩岂不是要还给再他买房买车?买不起啊——这是不是很能代表“生女儿好”的心声啊:因为儿子是继承人,要精心培养、给钱给时间;女儿是玩具,逗她长大了,让她光屁股嫁人,自谋生路,大人好省心啊。有了男性继承人之后,多生一个女儿当玩具、陪大人玩,很划算。

这种性别偏好,很好理解了。

2014年5月3日,山东省邹城市某街道墙壁上的计划生育瓷砖宣传画

另一方面,在放开生育之后,国家出台各种政策鼓励女人回家、生育、带孩子,职场之路对于女性越走越窄。从以前相对平等的“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渐渐走向了“女人应该当回家当贤妻良母”。这种趋势之下,男性的收益越发的高,女性的附庸地位得到盖章认证。

都是生娃,都受一样的苦,谁TM的不想生一个主人,而是生一个奴仆?哪怕这个奴仆在出嫁的时候能卖点小钱?

放心吧,女性绝对越来越少的;女人不想结婚不想生。那些已结婚、要生小孩的女人,也只生男孩不生女孩。谁都不想吃“生女孩”的亏,谁都想赚“生男孩”的便宜,谁比谁傻多少呀。

各国65岁以上人口中的性别比,蓝色代表女性较多;红色代表男性较多,世界平均值约0.79位男性对1位女性。

各国15岁以下人口中的性别比,蓝色代表女性较多;红色代表男性较多,世界平均值约1.06位男性对1位女性。

各国总人口中的性别比,蓝色代表女性较多;红色代表男性较多,世界平均值大约是1.01位男性对1位女性。

3/3

 
其实,如果没有人工干预,婴儿性别比是基本一致的,一般在102~107的范围内,人口学家将这个指标称为:出生婴儿性别比的恒定值。由于在抚育过程中,男婴死亡率略高于女婴。到婚龄期时,男女性别比例就基本可以持平了。

然而,并不是如此的。不同地方的人工干预方式不一样。

而且,永远不要忘记,与胎儿相比,女性的身体权更重要。之所以出现扭曲的性别比,正是因为,女性的身体被不同的权力所左右、所侵占了。能不能生,想不想生,生男还是生女,女性自己的子宫自己说了不算,而是由国家权力,或者男权说了算。

每个地方争取的权利不一样。有些地方的女性,亟需争取的是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包括堕权。就在几天前(26号),爱尔兰全民公投推翻长达35年的堕胎禁令。投票结果为:赞成票66.4%VS反对票33.6%,推翻了这项1983年通过的宪法“第八修正案”的堕胎禁令。

爱尔兰女性为了投票repeal掉限制堕胎的法案,从世界各地飞回去,一群群女孩子们等在机场拉着横幅欢迎她们回家。有些无法回去的爱尔兰人甚至主动支付陌生人的机票让他们有机会回去投票,机场有人提供free ride,有学生用自己的过生日的钱买机票回家。

为了投票飞回爱尔兰的女生们

“权利都是争取而来的,等待是没有用的。” 看了报道,我也莫名感动!

而另一些国家,比如中国,还有更复杂的诉求,而且,无法统一。长达数十年的,违反人权,尤其是中国妇女的身体权,是中国灾难深重的一幕。但是,也有相当多的女性认为,正是强制计生,同时也打压了男权,让她们可以喘息。我并不同意这个判断,因为计生包括强迫生育和强迫不许生育。现在,现在快速地过渡到强制生育的路上来,证明了我之前的预言是对的。

电影《四月三周两天》中,讲述了1987年,罗马尼亚女大学生意外怀孕后决定秘密堕胎的曲折故事,当时的罗马尼亚还处于社会主义国家法令中明确禁止堕胎。在此之前的1966年,奥赛斯库为了实施“禁止堕胎”的政策,而实施了“月经警察“强力执法的专制独裁措施。 

值得反思的是,为什么中国部分女性,会把极大地损害女性身体和意志的计划生育,包括强行引产和放节育环,当作是她们的救赎?难道不正意味着,在很多女性眼中、切身体验当中,这种对她们人身权利的危害,还不及男权的危害那么大吗?

实际上,这种观点也不全面,因为强权与男权的迫害,是可以叠加的。国家机器对于保障女性权益毫无兴趣,它在乎的,是何种政策能得到了它想要规模的人口,何种方式能生殖出足够的羊来薅羊毛。

现在的问题是,计生已经改弦易辙了之后,这个世界并没有变好。直接曝露出来的问题就是,性别选择进一步加剧,女性地位进一步下降。

《东京女子图鉴》

这还远远不是终点。男尊女卑,这个世界魔幻的一面正在开启。有钱给十几岁的儿子买十几万的车子娶还不知道在哪的媳妇,没钱给两岁的孙女治病,这不过是现实生活很小的一个切面而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