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祖根:在上海知青进疆55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各位朋友:

很高兴见到大家!

今天能够到会的还是幸运的,我们有很多同伴风烛残年,在病痛中苦苦挣扎,还有许多人早已入土为安了。我们石河子一列火车进疆的上海知青248人,将近60人已经撒手人寰,而且大多是英年早逝。 据2017年统计,上海人的平均寿命是83.37岁,男81,女85.6岁。我们知青呢?

人老了,特别怀念那段宝贵的青春岁月。请问:一个人有几个青春?我们的青春是怎么度过的?是战天斗地,无私奉献,还是忍辱负重,历尽磨难?

上海现在也有支援边疆的,一般不超过3年,待遇是:
(1)原工资由原单位照发,享受原单位的一切福利待遇。
(2)每月另发生活补贴费2500元。一年发御寒费6000元。
(3)每月发给其家庭生活困难补助费(含营养费)800元,办理一次性人身意外保险,金额不低于50万元。
(4)配偶每年可享受一次探亲假,配偶及子女的探亲路费每年报销一次。子女升学时,在招生政策范围内优先录取。
(5)完成任务返回后休假1个月。在返回后的两年内优先安排一次健康休养。
至于升官晋爵就不在话下了。

那么我们呢?

2017年上海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8988元,月均近5000元;职工平均月工资7132元,你拿多少?

再说,我们的苦难为什么还要连累父母殃及子女呢?2017年上海市劳动人口中大学毕业的将近40%,可是据统计知青子女中接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不足1%。难道就怪他们不争气吗?

这是一笔孽债,政府和知青到底是谁欠谁的?是当局理所当然地向我们道歉,并主动作出补偿,还是要我们低声下气地向他们乞讨?

上山下乡本来就是一场人性压迫的灾难,现在受害人想舒张一下正义,还要遭到更残暴的压制吗?

胡耀邦曾题词说:上海支青的“历史贡献与托木尔峰共存。”

兵团党委和上海领导也一再肯定上海知青“用青春和热血书写了人生的壮丽诗篇,……为屯垦戍边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花好桃好,好话说尽,可是有多少实质性的补偿呢?

我们自己也习惯于给自己评功摆好,什么“战天斗地”、“无私奉献”、“空前绝后”、“自强不息”,沉迷在这种“高大上”的英雄主义形象中,请问,当你现在沦落为一个城市贫民的时候,艰难度日,遭人鄙视,这种自以为是的吹嘘有什么意义?莺歌燕舞,自我陶醉,黄世仁都忘了向杨白劳讨债了!

上山下乡是亘古罕见的人道灾难,是对千百万知青人权的蹂躏践踏,如此深重的沉冤,始作俑者竟然背着牛头不认账,至今不予补偿,甚至连一个说法都没有!而且十分卑劣地推脱拖拉,拖到我们万念俱灰,直到老死。我们还有几天能拖的呢?

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纪念聚会了,知青该谢幕了!

1700万知青,受苦受难一辈子,天理难容啊!

真对不起大家,好容易聚会一次,我尽说一些扫兴话。最后还是祝大家保重,争取看到云开日出的那一天!

——刘祖根(木根)

2018.5.26

2018年6月2日, 7:17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