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遇到你爸的 | 我把我爸关到了柜子里

国家级示范职业学校湖南湘潭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近日在教学楼前打出的反同标语;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同志之声

一直以为我的出柜很成功,逢人就想讲讲我那感人的21世纪出柜故事,让大家感受一下爱的力量。我现在只想对我自己说,成功你大爷,滚几把蛋。

我爸和老伙计们出去钓几天鱼,我妈一个人在家跟我视频。我说他怎么把你一个人放家里。她说,你爸出去散下心,说不定能睡得好一些。我妈意识到她说多了,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她才告诉我,自从我出柜后,我爸就没有一天晚上睡好过。我又问她,爸突然想把之前跟几个老伙计买在一起的养老房子卖了,不会也是因为我是同性恋吧?她终于点点头。

该普及的知识我也都跟他讲了,该做的心理建设我妈枕头边的风都吹了,天天让我讲野故事,天天催我找男友,我以为他已经接受了。但是,我得多天真才会以为“接受”就等于万事大吉。

他精神不振,他彻夜难眠,这跟他理解或者接受同性恋与否毫无关系。他不惧怕当同性恋的爸爸,虽然他的教育程度不高,但是他的智慧足以让他分辨好坏。我在外面生活了这么多年,记忆中几乎从来没有在生活里遇到过恐同。然而,他的生活里,非常少数情况下会出现“同性恋”这个词,每次出现都必然伴随着嘲笑或者辱骂。从现在开始,这些词每一个字都在瞄准他儿子,比打到他自己痛多了。他更没法站出来跟他们理论,因为他知道,他在为同性恋辩护以后,他那个30岁还没结婚没谈女朋友的儿子就成了城里人尽皆知的变态。我太了解我爸了,对他而言,我跟我妈比他自己重要太多。

他现在像一个12,3岁刚性启蒙的同性恋一样,小心翼翼的生活在一个狭隘又落后的小城市里。他要独自一个人去面对突如其来的人生巨变,他要跟他所有亲密的伙伴拉开距离,因为他跟他们已经不一样了。他没有互联网可以帮助他,他没有一个可以述说的好朋友作为出口,他什么都没有。

他接受了吗?接受了。只不过他被硬生生的从生活了50多年的世界里隔离了出来。我的出柜,变成了我爸的入柜,这对他要难的太多。我在“新世界”里逍遥自在,活得像个人。而一生都生活在“旧世界”里的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哐的一声关到了柜子深处,独自应对他所处的世界对他儿子的恶意,然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没有在柜子里面受过的苦,现在全被他揽了过去。

我敢出柜,是因为我确定他们爱我,就算真实的我在他们陈旧的世界观中离经叛道,他们会理解,然后继续爱我。但是一想到我爸在无数个黑夜里根本闭不上的眼睛,我真的后悔了,凭什么啊,他辛苦了一辈子,他当好人当了一辈子,他把我跟我妈当成宝爱了一辈子,凭什么到了50多要来经历这一切啊。朋友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是一个过来人,过得无风无浪,应该鼓励大家勇敢一点,都出柜,这样的情况才会越来越乐观。但是,无痛出柜,真的不是我们这一代人能够奢望的。我们感觉不到痛,是因为有人在帮我们扛着。

这跟孝不孝没关系,只是一想到我爱的人因为爱着我而心力交瘁就侧夜难眠。

我出柜了吗?出了,但是我把我爸永远的关在了我的柜子里。

2018年6月8日, 4:1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