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老爷 | 举报杨超越:世道变坏是从年轻人用36计开始的

坏人不仅仅会变老,他们还会投胎,重生转世。

01

每当碰到生活中,社会上有了一些龌蹉的事,我原来一直有个隐秘的希望,会好的,只要这些80后,90后,00后,逐渐成为社会中坚,代替经历过文革和之前历次政治运动的50后,60后,70后,就会好的,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任何政治运动的规训和记忆,可以带来一个崭新的国家。

但是,现在,一件事摧毁了我这点微小的愿望,在腾讯的《》选秀中,为了搞掉一个人气选手杨超越,很多其他女选手的粉丝,向文化部举报,举报的理由居然是,杨超越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而随后,杨超越的粉丝为了报复,也向文化部举报,王菊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无疑,还在看土创的,我这样的80后已经是高龄观众了,更多的观众是90后和00后,这种告密,彻底摧毁了我对“世界会变好”的信念。

它标志着,新一代的人们,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我们祖先引以为傲的魑魅魍魉的手段,小小年纪就精通《三十六计》,把借刀杀人这些阴谋耍得娴熟自如,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02

《霸王别姬》里段小楼和程蝶衣被批斗,被剃阴阳头,戴高帽子,画鬼花脸,甚至挨打都没有让程蝶衣屈服,只有在段小楼开始揭发的那一刻,程蝶衣才彻底崩溃,发出了:我揭发,我也揭发,我揭发姹紫嫣红,我揭发残垣断壁 !这样悲愤的呐喊。

告密这件事,在所有文化中都是不能容忍的。犹大为30个银币举报耶稣,从此成了西方文化中永远的坏人。

世道变坏是从有告密者开始的。

告密这件事之所以可恨,就因为它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相处的道德底线,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荡然无存。

在没有告密之前,我们是可以有共性的,你喜欢杨超越,我喜欢王菊,这其中只有审美的区别,不存在根本的分歧,但一旦其中存在告密,代表了人与人之间的共识彻底不存在了。

不告密是一种美德,对于我而言,交友的第一原则就是不告密,这不仅仅是指不举报我,还包括不举报别人。

03

我曾经总结,中国政治生活的常态:运动式治理,口号式宣传,告密式表达。

其中,最恶的还是最后一点。无论是权力任性导致的运动式治理也好,虚伪假大空的宣传也好,都必须基于“告密”的群众基础才能存在,若是没有告密,至少,那些政治运动,只是统治者的一厢情愿,而一旦有了告密者,势必像病毒一样蔓延。

告密的唯一后果就是权力的膨胀,你举报的只是杨超越,只是王菊,权力部门想的是,把选秀这种活动连根拔起,大家都没得看。这样的教训已经无数次上演。

当基本的信任破坏以后,人与人之间只有告密和揭发,人斗人,人吃人,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甚至如举报杨超越一样,只是单纯的要压人一头,就要扣帽子,打棒子,无所不用其极,借刀杀人好用,那就借刀杀人,笑里藏刀好用那就笑里藏刀,美人计好用,那便用美人计,礼义廉耻一概不顾。

这就是文革产生的土壤,那并不是一场大人物个人的错误,若是没有为虎作伥的小鬼们上蹿下跳,煽风点火,那绝不会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运动。

04

中国的家长教育孩子,常常担心一件事,孩子没有吃过苦,在一个物质充裕的环境中长大,那么将来,会不会吃亏?所以最好学得坏一点。那现在可以告诉这些父母,不用担心,这些锦衣玉食的孩子们,丛林生存技能一点也没有退化。

那些阴谋诡计,离我们并不太远。我们总说坏人变老了,其实坏人不仅仅会变老,他们还会投胎,重生转世。

这些年轻人,他们在骨子里刻有36计的基因,他们从一开始就谙熟告密的伎俩,他们从来没有学会正常的表达自己的想法,他们不知道什么叫“事无不可对人言”,不懂得“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他们想的是如何尽快搞死搞残“对手”,能用刀剑就用刀剑,能用手枪就用手枪。

民众无底线则权力无节操,当民众一次次用告密滋养利维坦之时,那么它的锤击也就不远了,铁锤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2018年6月13日, 11:2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