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看】刘瑜老师,弦子是不是伤害了朱军 ?

原标题:如果弦子读了刘瑜的文章

编者注:原文以图片形式的社交媒体传播。中国数字时代转换为文字。

 

相关阅读:【众声喧哗】关于metoo,你同意刘瑜的观点吗?

 

刘瑜的文章看似客观理性,其实毫无建设性。如果我是弦子, 读了刘瑜 关于metoo 的文章,我会对自己产生深度怀疑:怀 疑自己是不是做对了?甚至可能支怀疑自己是不是伤害了朱军 ?未来会不知该怎么办是好:

  1. 刘瑜老师看起来是支持我们的,至少是占在我们受害得一 边的。嗯,我们做的这是一件“好事”。

2.我们这次至少是帮助“教育”了男人们,要“节制与尊重 ”女性,同时,我们还“教育”了女人们,要“自我保护”。 可是,难道我是想当教育家吗?

  1. 但是,这次向媒体曝光朱军前,听刘老师的意思,我是不 是应该再去报个警?虽然上一次报警最后失败了,现在应该再 给警察一次机会吧。即使警察不受理,我是不是应该去中央电视台前面举个牌,闹一闹呢?说不定台长看见,能还我一个清 白吧。如果不这样做,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2. 这次事情闹得有点大,朱军如果被媒体冠上“性骚扰分子 ”的标签,会不会对他的媒体形象造成毁灭性打击?万一这一闹朱军丢掉了中央电视台的工作,不能春晚给全国人民主持, 受的伤害也很大。毕竟,当年报警失败了,现在要从法律上定 他罪的可能性也很小。万一,我这是“误伤”了朱军怎么办?
  3. 刘老师最好提到了宽容。当然,条件是男性要自省。万一 朱军已经自省了呢?
  4. 财新签写的关于朱军的报道,在当天网上存活不超过24 小时,我该怎么办呢?再上网发个微博,那样就可能变成文革 大字报了。
  5. 所以,弦子该怎么办?刘老师能否给个建议。
  6. 其实,不仅刘老师给不出,我想,任何他人也无法向弦子 们给出更好的行动建议。
  7. 鼓励她们诉诸法律,当然说起来政治十分正确。可是,作 为性骚扰的受害者,在现实的中国环境下,诉诸法律难得到公 平解决的机会有多小,恐怕刘老师也知道。如果弦子自己选择 走这条路,我们更对她会更加钦佩。但是,建议有让她们作无 谓的牺牲,去作烈士,这个我觉得太残忍。

10.对了,那个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 律科学研究院院长赵秉志教授,也是最有权威的、参与立法的 ,近日被北师大党委予以留党察看、免去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 、停止招收研究生等处分,原因也是因“生活作风”等问题。

  1. 因此,利用社交媒体发声几乎是她们仅有的获得关注的机 会,这和大字报实在相去甚远。小崔、冯导相互撕逼那才叫 字报,他们是处在这个社会金字塔的顶端的人物,人脉、金钱资源可以胜过弦子百倍,而不选择走法律途径解决。为什么 ?相比起来,普遍的性骚扰受害者则是弱势人物,发个声已经 实属不易。
  2. 置身事外,当然可以超脫地说一些正确的废话,比如我们 应该推进以法治国,受骚扰应该立刻报警,让法律给一个公正 的解决。如果这已经是一个法治社会,而且如果是一些无谓的 伤害,比如财产损失,当然受害人可以有耐心寻求法律的公正 处理。
  3. 性骚扰与一般的民事伤害则不同。很多metoo的发声者, 在成长的过程中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甚至是无法修正和补偿的 。可以说,她们的人生某程度上被施害者毁了。在这个意义 上,即使有迟到的正义,也并不是正义。
  4. 至于刘老师担心的被误伤者,其实正好如她对女性的警告 那样,应该平时多想想自己要“怎么穿、怎么说、怎么做”。 作为一个男人,如果你和一个穿得祖胸露背的女人单独约会, 那你应该想到这样可能不合适。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中国Me Too

 

2018年7月27日, 9:18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