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人民日报 | 凭一纸公文就抢棺砸棺 这还是治理吗

编辑注:该文原文已被删除

最近两天,抢棺材的新闻夺人耳目。有消息称,今年夏天,江西许多地方出现“抢棺砸棺”的场景:执法队进村入户,强行将村民的棺材抬走,成百上千副棺木,密密麻麻地在空地上堆积如山,挖掘机一锤一锤捣毁,一口口的棺材瞬间化为碎木,场景甚是“壮观”。

这样的“壮观”,简直让人悲愤交加,欲哭无泪!相关消息描述说,在江西吉安、宜春等地,不少地方官员或执法队闯入农户,强行搜查棺材,见棺即夺,集中堆放销毁。“很多老人眼睁睁看着陪着自己多年的棺材要成为一堆废木,忧愁愤怒无处诉说,有的老人默默流下眼泪,更多的老人则是大声痛哭。还有老人看着棺材被拖走,他们跳进棺材,要与棺材一起‘走’,任人劝说,怎么都不肯爬起来,最后执法队强行把老人拖出来”……

这种吏呼一何怒,翁妪一何悲的画面,是怎样的一幅社会图景啊!社会治理,本来就是一个民心工程,因为治理的目的是为了民众更好的生存。但是,如果实现治理的实际手段恰与这个目的所描述的愿景相逆,那么,这样的社会治理——如果还能称为治理的话,就是一个失败的治理。毫无疑问,上述这种硬性夺棺而后强行毁坏的丛林手段,不论目的多么正确,不论宗旨多么动听,都是悖民意、失民心的治理,都是在快速累积民众对行政的不信任。

夺棺而毁,使得手段之蛮横、行政之粗糙、治理之无方暴露无遗。公众异口同声地谴责入户夺棺,并非反对丧葬火化,并非不赞成以更加符合当代生存现实的方式安排人类的后事。人们愤怒并谴责的是这种以恶行来行政的方式,谴责的是这种强行夺人私产、或罔顾权属人意志强迫置换私产的霸道行径。这样以一纸公文代替道理、以闯户夺棺代替情理的霸道行政,也许会奏效一时,但一定会为社会的长远治理埋伏下不定时爆发的隐患。

人们常谓中国国情复杂,由此而对一些倍受诟病弊端的缓慢改进抱以宽容的态度,这常常被视作为“懂事”的表现。那么,在丧葬改革、尤其是农村丧葬改革问题上,难道中国国情就变得简单了,难道就可以一刀切地强迫农村高龄的人们齐刷刷地弃棺入炉?既然我们可以在理解国情的情况下,等待由历史发展以及几十年剪刀差带来的城乡差异的逐渐抹平,用农村人口流动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城乡公共服务的非均等化,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稍微等待或延缓一下农村“落后”的丧葬方式的改变?

丧葬火化是大势所趋。对此,即使是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们也并非昧于此势。对于那些离土打工的中青代农民及其后代来说,改变丧葬观已非难事。人们奇怪的是上述蛮横一刀切式迫不及待地闯户夺棺的动力究竟来自哪里,这种明知道会引起怨声载道而强推的行政究竟出于什么动机。(来源:光明网)

数日前曝光此事件的财经记者站原文同样也被删除:

财经记者站 | 各地都在抢人 江西“抢棺材”

在全国各地纷纷加入“抢人”大战中,江西上演惊人一幕:抢棺材。

今年夏天,江西多地方出现“抢棺砸棺”的场景:执法队进村入户,强行将村民的棺材抬走,成百上千副棺木,密密麻麻地在空地上堆积如山,挖掘机一锤一锤捣毁,一口口的棺材瞬间化为碎木。

落叶归根、入土为安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棺材则是中国人生与死的连接物。在经济欠发达的江西,尤其农村的乡土观念依然浓厚,不少村庄至今都延续着这样的传统,老人们会在自己60多岁尚健康的时候把棺材做好,因为他们相信:越早准备自己的寿材,他的寿命就会越长。

在江西农村,棺材是一个家庭重要的信物,是家族联系的纽带;老人家的棺材做好后,家族亲人朋友们会来道贺。这些棺材会摆在祠堂或自家屋顶,成为一种象征。

但是,江西这个夏天这场突如其来的抢棺砸棺运动,让农村老人们措手不及。他们想不通的是,祖祖辈辈的传统,为何要把棺材砸碎,为了推行一个所谓的丧葬改革。

在江西吉安、宜春等地,不少地方官员或执法队进村入户,搜罗各家的棺材,强行将棺材抬出拉走,然后集中销毁。一些村民迫于各种压力主动将棺材上缴。一些江西人曝光的照片显示,各村的棺材摆在村口等着集中销毁,场景甚是壮观。

很多老人眼睁睁看着陪着自己多年的棺材要成为一堆废木,忧愁愤怒无处诉说,有的老人默默流下眼泪,更多的老人则是大声痛哭。还有老人看着棺材被拖走,他们跳进棺材,要与棺材一起“走”,任人劝说,怎么都不肯爬起来,最后执法队强行把老人拖出来。

老人们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这些棺材陪伴他们十多年,风烛残年,快入土了却死无葬身之地,有的老人在抢棺队到来前,悲愤的自杀,以盼自己能入土为安。

但是,现实比他们想象的残酷。

中国有句话:死者为大。

眼下,发生在江西各地的抢棺材运动,不仅活人的棺材要抢,连死人的棺材也不放过。

今年6月,有媒体报道称,在江西弋阳,有老人已经下葬了,当地官员强行将墓掘开,把棺材撬出来,将尸体抬出火化,当地政府还对此提出表扬,称成功处置一起违规土葬,“整个处置过程进展顺利,家属情绪平稳”;

还有一段来自江西吉安的视频显示:有死去的老人,还未来得及安葬,家属亲人在哭丧时,几个身着制服的执法人强行闯入,打开棺材盖,将尸体拖出来抬走,留下一旁穿麻戴孝的亲人们哭天抢地,已入殓的棺材同样要销毁。

为什么江西地方官员如此热衷抢棺材,甚至有些冒天下之大不韪。

原来,江西正在各地推进一场名为“绿色殡改”的运动,以江西地方地县市贴的通告来看:要在2018年9月1日零点起实施殡葬改革“零点行动”,要求不管身份,不管地区,丧葬100%火葬,并且在8月31日前村民主动上缴家中棺木,主动有奖,逾期要罚。

吉安县的一份公告显示:全县遗体一律实行火化,实现火化率100%,火化后的骨灰一律安葬在本辖区公益性墓地(骨灰堂)内,公益性墓地建成前,骨灰免费寄存在县殡仪馆。“严禁遗体装棺入土,严禁骨灰入棺土葬,违反规定的,将拆除坟墓,强行火化。”

“拆除坟墓、强行火化”,原来,江西曝出的挖坟掘墓抢尸等骇人听闻的事,并不是空穴来风,有政府的通告依据。

发生在江西各地的挖坟掘墓抢棺运动,受到地方百姓的抵制,一幅棺材的成本可能要几千元,而江西对收棺的补贴是2000元,有的地区则更低,不少村民认为不合理,所以抗拒心理较重。如果实行火化,对农民又是一笔不菲的费用,运费要钱,火化要钱,公墓要钱,而如果是土葬,则几个人抬到村子后山,根本不用花什么费用。

有的江西官员,对这场运动,存在着抵触心理,因为有的官员家老人也希望土葬,而不是火葬,入土为安的传统根深蒂固。但是,他们有着自己的压力。在江西,地方官员抢棺材、推丧葬改革已成为一项政治任务,甚至是一项政绩来做。

江西官方网站的消息,7月17日-18日,江西省召开全省殡葬改革工作现场推进会,传达了会议精神:殡葬改革是破千年旧俗、树一代新风的社会改革,是一项利国利民和惠及子孙后代的好事实事。“坚定不移全面深化殡葬改革,大力推进移风易俗,促进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建设再上新水平,加快建设富裕美丽幸福现代化江西。”

为了推行殡葬改革,江西早在去年就已作好准备,除了动员地方政府官员,还有一个重要标志是成立集团化运作、金融支持。

2017年11月6日,江西大成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江西省建材集团、江西省军工控股集团共同出资组建了江西省殡葬投资集团,注册资本2亿元人民币,集团已与四大国资银行、江西银行、赣州银行、中信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授信总额120亿元。报道称,2018年, 江西省殡葬投资集团在省民政厅的指导下,推进殡葬服务标准化的建设,打造中国殡葬改革和殡事业发展的江西样板。

江西这种急速推进的殡葬改革,让老表们感到揪心,成为地方官民的一大矛盾来源。村民的主要疑问是:1,棺木是私人财产,强制收缴,或低价补偿是违法的;2,土葬葬在村里的祖坟山,不花钱,火葬到公墓都是要收费的,农民死不起了;3,老人们无法接受火葬,要与棺材一起入土为安。

抢棺导致的官民矛盾,传统冲突,已让江西各地农村处于水深火热中。事实上这类强推殡改自杀事件并不是没有先例,在邻近的安徽安庆,当地曾实施殡葬改革,要求从全市城乡居民死亡后按规定火化,据新京报报道,共有6位老人自杀身亡。

江西百姓的抗拒心理还在于其特殊的地理地貌,江西是以丘陵山地为主,埋葬先人都是上山,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祖坟山,在土葬上讲究风水,所以江西有几千年的风水文化和风水师。

但这一切,伴随着这场“破千年旧俗、树一代新风的社会改革”的旗号而变得面目全非。

国家统计局统计资料显示,江西森林覆盖率为61.5%,位居全国省、市、自治区第二位,仅次于福建省。

几年前,森林覆盖率全国第二位的江西在全省范围的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一大四小”绿化工程,所谓“一大”是指,确保到2010年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63%;“四小”:一是县城和市府所在地的绿化;二是乡镇政府所在地的绿化;三是农村自然村的绿化;四是基础设施、工业园区和矿山裸露地的绿化。

由于政府任务下达,官员有政绩考核,这场绿化运动中,一些树种到水稻田里,让村民怨声载道。其后,中央第八巡视组通报称“搞‘一大四小’绿化工程脱离实际”,主要表现在:一是存在通道绿化、树种配置、市县考评标准“一刀切”问题。二是存在脱离造林实际安排年度绿化任务、搞“一夜成林、一夜成景”等“好大喜功”问题。三是存在“租田种树”问题。四是存在“成活率低”问题。五是存在虚报年度绿化任务完成面积、虚报工程建设资金投入等“弄虚作假”问题。

2014年6月,推行一大四小的原江西省委书记苏荣落马。

 

 

——————————————————

以下视频来自推特,包含令人不适的画面:

2018年7月31日, 2:47 上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