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飞:刘霞重获自由,特朗普何功之有?

(本文原载于端传媒广场版面。)

特朗普的贸易战行动不仅毫无人权方面的理由,哪怕仅考虑其客观后果,也很难说会促成中国人权整体性改善,更大可能是会造成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

2018年7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于早上搭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德国柏林,期间抵达中途站芬兰赫尔辛基机场的一刻。

在德国总理默克尔(梅克尔)访华、中国总理李克强访德等系列外交动作之后,已故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女士被获准飞赴德国。即便我们并不清楚台面上下的具体博弈过程,但从最基本的人类常识不难推断,此事有极大概率应该感谢德国及其总理默克尔。

但不出所料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些中国粉丝(以下简称川粉,即川普粉丝),立刻站出来,把此事归功于特朗普。刘霞此行的起点(中国)和终点(德国)都距离美国十万八千里,这些人是怎么联系起来的呢?

在这个问题上,有两种说法。

其中让人哭笑不得的一种说法认为,正因为特朗普上次访华前后派人对此事施加了直接压力,刘霞才有今天的待遇。这种坚持要拿热脸贴特朗普冷屁股的精神令人感动。但这种说法,不值得为此花费笔墨。

还有一种说法倒值得一提:正是因为特朗普和中国打贸易战,所以中国想要拉拢德国和其他欧盟国家对抗美国;而刘霞赴德,则是向德国释放善意的举措之一。因此,从间接角度来说,还是要感谢特朗普。例如一位以基督教狂热著称的华人川粉在推特上断言,如果没有特朗普的贸易战,以及对「欧洲白左」的逼迫,如果美国还是奥巴马(欧巴马)执政,默克尔肯定不会去管刘霞。

 

不能排除中国拿刘霞为筹码用来向德国释放善意。但要因此「感谢」特朗普,则大概出于这些人对「感谢」一词含义的误解。

就事情的因果联系来说,不能排除中国拿刘霞为筹码用来向德国释放善意。但要因此「感谢」特朗普,则大概出于这些人对「感谢」一词含义的误解——如果不是故意歪曲的话。

因为到目前为止,毫无证据表明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有任何人权方面的考虑。相反,有很多反面证据可以否定这一点,比如,特朗普和习近平(以及后来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后,没少说称赞中国和朝鲜领导人、却对有关国家人权状况十分冷漠的话。所以当时有中国旅美民运人士慨叹特朗普不关心其他国家人权,只关心美国——其实也大错特错,他何时关心过美国人权?

另外一些民运川粉则硬着头皮为特朗普辩护说,这样干就对了,凭什么中国人要求美国领导人为他们费心呢?且不管这种辩护是否有理,可以看出,即便是这些人,也已经默认了特朗普不关心中国人权的事实。

然而,特朗普的贸易战行动不仅毫无人权方面的理由,哪怕仅考虑其客观后果,也很难说会促成中国人权整体性改善,更大可能是会造成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

其一,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放弃了对国际人权事业的支持,怎么可能在整体意义上导致中国人权的进步?其二,这一贸易战不仅针对中国,还针对欧盟、加拿大等美国传统盟国。这正好给了中国政府机会,拆散以美国为主导的传统国际秩序,将美国盟国拉拢到自己一边,更接近国际称霸的机会。这从哪一种意义上,会对中国人权事业会产生正面影响?

 

贸易战不仅针对中国,还针对欧盟、加拿大等美国传统盟国。这正好给了中国政府机会,拆散以美国为主导的传统国际秩序,将美国盟国拉拢到自己一边,更接近国际称霸的机会。

打个比方说,假如中国因为遭受一场巨大自然灾害而急需德国援助,故而允许刘霞去德国以释放善意——这难道要感谢(或者庆幸)发生了这样一场灾难?又假如,这场灾难是特朗普的决策导致,而他进行这种决策完全出于恶意,是否就需要感谢特朗普制造灾难?

这种逻辑推至极端,或许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因为正因为文革(以及之前的反右等种种政治运动)政策过于极端,造成了中国所有阶层从上到下、体制从内到外利益全部大大受损,文革之后的社会才出现了极强的改革共识。可想而知,如果不是文革,中国会有很大可能一直沿用「不死不活」的苏联模式。

这些执意要感谢特朗普的粉丝们,还忘了思考一件基本的事情。

中国希望做一点事情,向德国释放善意。德国政府因此获得了些许政治上讨价还价的资本。他们可以要求一些东西,但是总量自然有限。而此时要求什么、不要求什么,反映的就是德国政府及其领导人的价值观。

 

德国政府获得些许政治上讨价还价的资本,此时要求什么、不要求什么,反映的就是德国政府及其领导人的价值观。

他们本来可以利用这一项政治资本,去要求一些对德国经济有直接利益的其他事情,例如更多的市场准入,但他们还是把刘霞的人身自由问题放入了清单。没有德国政府这一主动的、出于人权关怀并可能日后为此付出代价的举动,这件事情是不可能办成的。无论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打得多狠,中国在经贸问题上多需要德国,都不可能。

还有民运人士乐观地认为,要是贸易战打得再厉害一些,释放王炳章都有可能。我倒觉得,到底有没有可能,一是在于中国政府希望拉拢的欧洲国家对王炳章的熟悉程度和具体看法,二是在于他们有没有觉得,比起一些具体的经济利益,王炳章更值得他们去要求。所以,这些民运人士与其希望贸易战打得更狠一些,不如希望欧洲国家更关心人权一些。否则贸易战再狠,中国政府拉拢欧洲开出的价码再高,欧洲国家也会仅仅要求经济上的利益,而不是释放某位民运人士。

 

 

相关阅读| 刘霞获自由

2018年7月14日, 2:42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