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飞 | 《药神》:市场至上的自由意志主义出了什么问题

先和读者说一下,最近非常忙,几乎没有任何时间写作。包括这篇,也是随手乱涂,错别字儿之类都来不及改。但这里想谈的是一个极为重要,我本人认为非常核心的一个问题。

今天是看到微博上关于近期走红电影《》的一些评论,才实在忍不住写下这篇。有些自由意志主义者(大致是认为该让市场操控一切的那些人)认为,药厂开发了新药,爱怎么定价怎么定价,别人无权干预。

话说讨论这类事情,最最关键的点,是要想明白你是要提出自己的一个伦理价值标准,还是要从“社会效用最大化”的功利主义角度入手。这两者绝不能混为一谈。

比如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的评论,实际上提出的是一个伦理原则:既然这个药是该药厂研发的,那爱定多高价格就定多高,患者买不起就该等死,你要是敢因为怕死就用各种手段低价搞来了药,那就是没种,在伦理上应该谴责。

先且不说这些人对药厂情况这些描述是否合理(比如著名的丙肝特效药Sovaldi也并非吉利德所开发,吉利德只是收购了之后把价格涨得天高),他这也只是他的伦理标准罢了。要是我信仰另外一套伦理标准,比如:药厂开发了新药,赚一定数量钱可以,但如果赚太多就不正义。政府通过政策帮助穷人,哪怕压缩了药厂的利润空间也是对的。毕竟对于药厂经理只是挣一亿美元还是十亿美元的区别,对患病穷人则是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好了,这就是我的价值体系,和你的不同,又怎么样呢?那还有什么可讨论的呢?所以如果只是进行伦理价值方面的讨论,只能到此为止。

但另一种可能是以社会效用最大化的功利主义原则进行讨论。即,如果社会政策按你这一套伦理价值来组织,和按我这一套伦理价值来组织,会不会在我们双方有基本共识的另外一些事情上造成不同。比如,要是你能向我说明,现在保护药厂无限定价权,尽管眼下若干患者不得不等死,但在n年之后,就会开发出大量新药,多救活不少人。反之,如果现在压缩药厂利润空间,将来就没人有兴趣开药厂,则新药少了,长期看来反而会多死人。那我就很有可能相信你的说法是对的。

又或者,假如我能说明,事情其实是另一种情况,比如,哪怕现在压缩一些药厂的利润空间,药厂开发新药的热情并没有很大降低,开发出来的新药也没有减少多少,但是更多患者吃上了救命药,所以从长远看来救活的人也还是更多。

也可能,在目前基础科学发展水平下,开发新药效率并不高,投入再多的钱,出来的药贵的要命,疗效提高却很不明显。此时还不如先制定政策让普通人能用上廉价药,药厂积极性受挫关系也不大,毕竟要是这些资金流向其他领域,比如基础教育,或者更有好处。

所以假如经济学告诉我们,按照“政府帮助穷人”这样伦理组织起来的社会,通过认真设计,可以做到(不少模范国家已经做到或接近),无论穷富,大家不需要为生病吃不起药担心,也不需要承担一生病就破产的风险。这明显是一个更舒适的社会。那你会不会觉得这是种更好的情况呢?要是你说不行,为了救活一帮穷人,有个富翁本来能身价一百亿的现在被你搞的只有十亿了,这件事情本身就让我非常难受,我觉得太邪恶了。那。。。也没有办法,只能说你对自己的伦理体系十分坚持。你就信这个。仅此而已。

从这里再说的更广一点。从哈耶克、弗里德曼、芝加哥学派开始壮大的美国保守派自由意志主义经济学,其实最开始是以一副效用最大化原则的理客中面目出现的。欧美在这种思路兴起之前,凯恩斯、罗斯福新政经济学深入人心,普通人持有肯定社会分配,大政府搞大社会,通过政策劫富济贫的左派伦理标准。那时环境下的保守派也支持社会福利政策(其实很多社会福利制度就是保守派所发明,例如俾斯麦——其想法是防止穷人饥寒交迫爆发共产主义革命)。

这时自由意志主义者利用芝加哥学派的一些结论,和大家讨论起社会效用最大化问题。比如,如果太在乎平等,会不会是向下看齐,最后共同贫穷?自由化搞活一点,哪怕贫富差距加大,穷人会不会也比原先富了一些?你们左派总不可能蠢到为了平等而平等吧,要是我这不平等的社会最穷的人比起你那共同贫穷社会穷人还是要富很多,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用经济学名词来说,自由意志主义者是在宣称,他们的政策,能够获得社会的帕累托改进。

一个经典的例子,当年保守革命的标志性事件之一,就是撒切尔夫人在下院接受左派工党议员质询“不平等增加”问题时,气势如虹的打出双手手势,说明,今天即便更不平等,穷人过的也比你们执政时候好!并指控对方,你们左派就是为了不让富人更富,甚至宁愿穷人更穷!

在当时情况下这些说法的确看上去有理,因为毕竟有若干共产主义国家构成反面教材。所以这套经济学逐渐走上主流。

但后来主流经济学和政治学则通过几十年研究,大体对芝加哥学派提出的不少东西得到了较为确切的结论。比如说,多收税降低工作积极性,长期来看会不会减少财富总值和社会效用?但是经过研究,对于收什么税,怎么收税,减少多少工作积极性和社会效用,搞得比较清楚。发现还是有不错的办法能收上很多税利于社会,却没有降低劳动积极性。总体来看利(远远)大于弊。

再比如,据说市场交易释放价格信号,合理配置资源,所以什么东西都是市场化好。但就有例外情况:所谓信息不对称造成负向选择问题。因此医疗保险就是不能市场化,政府全包的单方支付体系是最经济的。所以看来按社会效用最大化的功利主义原则,自由意志主义那些东西可以接受一部分,做为对凯恩斯经济学原则的微调,但也仅此而已。

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时事情反过来了,自由意志主义在保守革命胜利后,变成了一套纯伦理规则。而不再在乎当年的社会效用最大化李克忠,开始大谈伦理,比如专利药这事儿:饿死病死事小,百分之一百财产权事大!而连岳则更是直说穷人死了活该。那既然如此,何必当初把社会功利原则拿出来当幌子呢?

更糟糕的事情还不止在此。在美国,自称自由意志的经济保守派搞的是伦理原则和社会效应说辞两手并用。

比如,在批判左派经济学的时候,就会拿出苏联做例子,说你们知识分子圣母婊会搞出这种结果,只有天降伟人哈耶克弗里德曼把经济学说清楚之后才用理性救人类于水火。但要是你和他认真掰扯经济学,告诉他现在没人想搞那种中央计划经济,要搞资本主义框架下社会民主主义,这样搞法是被经济学研究证明了合理的。他又会一下子把道德原则摆出来,告诉你,你这就是再分配,就是抢劫,你太坏了。然后你让他说说,如果这能帮到穷人,那坏在什么地方,他说这会导向苏联共产中国天降伟人哈耶克弗里德曼早就从经济学上说清楚了。。。

发现了吗,循环了!永远站在战无不胜之地!当代保守派的自由意志主义,就是一场循环论证。

而我本人,也是在这套东西里打转和被忽悠了多年,穷尽我做为微不足道个人的最大努力,才逐渐看清了这一精心构建的意识形态体系本质上是一场循环论证这一事实。

先说这么多,希望对大家理解有关问题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