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楼 | 不是人们不生孩子,是这个人间不配拥有孩子(豆瓣)

最近大环境又在猛吹“开放生育”的风,想必是开放二胎后的生育率不甚理想,为了把生育率提上去,所以脑门一拍,二胎不行,那就开放生育吧!

不知道有没有人做研究,研究为什么人们不愿意生孩子。不过各种机构相关的调查报告也并不少,所以只能推测是有研究报告那些做决策的人也不看。或者是做决策的人从成本考虑,改善生育环境的成本比开放生育的成本高,所以就不改善了!

活到我这把年纪,对于拍脑门的决策方式已经见怪不怪了。你奇怪于为什么做决策的人会做出类似于拉野屎被人发现捂脸不捂腚的愚蠢行为,看开些吧,朋友。

说实话,无论是不是政策上开放生育,我这辈子选择再生育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极端情况下除外,年纪大了,知道话不能说得太满)。

生儿育女的过程中需要吃的苦、花的钱,我倒还可以勉强负荷,令我真正觉得难以忍受的,在现有大环境下养孩子太生气也太受气了。

大部分产妇生孩子的时候都没办法顺利地使用无痛分娩。问题最大的根本是医院麻醉师短缺,无法达到为大部分产妇操作无痛分娩的程度。另一个大问题就是来自于产妇家属对无痛分娩的不了解和对麻醉的盲目排斥。

生孩子有多疼,只有生过的才懂,但是很多生过的人不仅对产妇没有同理心,反而因为自己生过就说“都是这么疼,谁没生过啊,忍忍就过去了”。

科学昌明、文化进步的今天,明明能少受点苦,但非让你受这种没必要的痛苦,你说你生气不生气?

孩子生下来之后,谁来养?怎么养?随便哪一样都够你喝一壶的。

全职育儿,不好意思,现行法律根本不保护全职一方的利益。虽说全职育儿并没有局限于母亲一方,但现实中的情况我们都看到了,全职妈妈的比例还是远远高于全职爸爸的比例的。但不论你是全职妈妈还是全职爸爸,现行法律都不保护你的利益。

你辛辛苦苦,任劳任怨,别人工作hard模式是996,你的工作是24247,你没有薪水也没有年休,没有任何社会保障的同时如果你的伴侣选择离婚或是你选择离婚,现行法律不会在经济上给你任何形式的保护,你甚至还可能会因为没有经济来源而失去孩子的监护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离婚后,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的子女,如双方因抚养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达成协议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此条规定仅是确立了抚养权归属的一个基本原则:即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成长为原则,综合未成年子女的年龄、与父母的感情、父母双方的经济情况等各方面的因素加以考虑。”
你说这个逻辑可笑不可笑,讽刺不讽刺?

那好,两个人都上班,把孩子交给长辈带,隔代育儿也是主流选择。

隔代育儿不是不好,长辈们带孩子也不是不尽心不尽力,而是信息不对等以及三十年以前的育儿观念和现代育儿观念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重要的是再勤劳能干的长辈,年纪是实实在在摆在那儿的,如果说三十岁上下的家长会被孩子折腾得疲惫不堪,何况是五、六十岁的长辈呢?

与长辈相处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加上因为带孩子引起生活空间被挤压、生活习惯互不适应等等问题,琐碎的生活矛盾也足够让你心烦意乱。

至于把孩子交给保姆、育儿嫂,我相信找过保姆和育儿嫂的朋友都知道,找到一个称心的保姆有多难。就算是称心的保姆,磨合期的痛苦一点也不少,而且还要时时担心对方的人生计划里有辞职这一项。

更不要提你上班赚得不够保姆钱了。

是孩子就会生病,当生病的程度超过感冒、发烧类小毛病的话,就得去医院。有时候真说不清楚家长到底是怕孩子生病,还是怕带孩子去医院。

去儿科看病真的是太难了。儿科医生数量少、病患多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再加上医生的专业水准和素质参差不齐,幼儿看病难,谁去看谁知道。

孩子总是鼻塞、揉鼻子,带孩子去看儿科耳鼻喉,医生看了鼻腔一眼,说“过敏性鼻炎,吃十四天药。”

作为一个没有表达能力病患的家属,肯定要问一些诸如“需要查一下过敏源么?请问吃什么药?药理作用是什么?”的问题。

医生不耐烦地说“过敏性鼻炎,查过敏源也没有用,吃药就是治鼻炎的药,吃十四天准好”。

在我们后面排队的一家突然冲过来“医生,我们就是来问的,这十四天药我们都吃完了,怎么孩子还没好?”

后来查了过敏源,规避过敏源后基本上没事儿了,谁知道两年之后突然又复发了。

这回我们可是学精了,挂专家号吧。挂了专家号,二、三十个人挤在一间诊室里,排着队等着看病。每个人看诊的时间不超过两分钟,排到我们,专家拿鼻镜看一眼孩子鼻子“过敏性鼻炎,有点重了,得用药”。

重新排队等医生开药。医生简单地说了一下用药原理、用药时间、注意事项和大概的用药效果,不超过五分钟。

没法报怨,医生一上午看六十个病号,问诊、开检查单、鼻镜、看检查结果、开药……医生问分诊护士“我感觉都看了三十多个人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啊?”护士说“上午就给您挂到七十号,后面来也不挂了,快看完了。”

整整一上午,别说休息了,估计喝口水、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面对医生这种工作强度,我真是一句也不好报怨,自己拿着手机翻来覆去地查药理、药性、用药禁忌等等等等,最后还是决定不用其中一种明确指出禁止用于6岁以下儿童的药(我孩子3岁)。

我以前也为医生的专业水准和态度气愤过。

小孩肠炎拉肚子,有的医生上来就给开利巴韦林。

小孩感冒、发烧,医生连看都没看孩子一眼就要给输液,在我们明确表达不输液之后开了一张六种药的药方,全是中成药。当时气得我差点想和医生吵起来,没吵起来的原因是我看到了医生桌子上拿玻璃压着的一张A4纸,上面打印的是各种病对应要开的药,每一种,都是中成药。

我当时就不生气了,我的心情大概只用了十几秒就完成了从震惊到悲哀的转换。

医生说到底,是一种高专业性的职业,没有相应的专业内容更新,再加上复杂的利益关系,我认为这些问题不是出在医生身上,而是出在相应的制度上。

但这些问题,最终都将集中在孩子身上。我在打疫苗的地方看到电视里循环播放的鼓吹用中草药的宣传片时,我看到医院门口大排长龙给孩子贴三伏贴时,我看到感冒、发烧、肠炎都给用利巴韦林时,我不知道是该愤怒还是该悲哀,到最后只剩下一种感情,为孩子感到难过。

而这几年关于孩子的新闻,每一个都加深了这种难过:三鹿奶粉事件、毒跑道事件、携程亲子园/三色幼儿园事件等等等等

在这些事件背后的,是生活在不健全的制度下那些不被保护的儿童的集体缩影。可以这么说,是除去特权阶级外,所有婴幼儿童都可能面临的困境。

更不要提对婴幼儿极度不友好的基础建设,和对婴幼儿极度不友好的社会大环境。公共场合哺乳会被喷,没人觉得公共场所的母婴室太少,也不管你的孩子饿不饿,他们只把重点放在你怎么这么不注重仪表上。孩子过于吵闹会被喷,人们对于孤独症、情感障碍孩子的怜惜之情只存在于键盘上,如果他们遇到,他们只会说是熊孩子……

有孩子之后我也获得了许多以前从未体会过的快乐、幸福与爱,但这些全是我的孩子给我的。而那些难堪、不便与痛苦,其实并不是孩子带来的,而是这个渴望孩子却对孩子根本不友好的世界给我的。

有孩子之前,我只觉得我是一个普通人。有孩子之后,我觉得我是一个被挟持了的人,而我的孩子,就是这个世界用以威胁我的人质。

我一丝一毫也没感觉到这个世界对孩子的友好,我为什么还要带孩子到这个并不真正欢迎他们的世界上来?就因为你开放生育?

李诞那句“人间不值得”已经是被用烂了的梗了,我总觉得这句话太过于夸张,但是用在在现有大环境下生孩子这件事上,没有比这句话更合适的了。

为什么你们不生孩子了?人间不值得。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问题疫苗

2018.07.22 【立此存照】疫苗事件后梨视频“奉旨洗地”?

2018.07.22 王五四 | 请给我来一针岁月静好疫苗 再来一针爱国疫苗

2018.07.22 现代聊斋 | 余少镭:一千个小孩即将被屠杀,这国依然歌舞升平

 

2018年7月23日, 3:12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