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田无花 | 「堂堂正正地站起来,做一回人」

2018年7月27日夜,深圳坪山工业区。街头小面馆和二楼网咖的霓虹灯,依旧闪烁着。

然而,这一夜,刚刚下班的工友们,却再也没有心情赶到那里。

不愿,也不能。

就在当天下午,佳|士科技的工友正常去上班,却被厂方夏如意、李宏颇、郭丽群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佳|士建会工友声援团《致深圳坪山区委书记陶永欣的公开信》指出,坪山公安分局和燕子岭派出所所长麦庆陪到后,不但没有抓捕厂方违法者,反而把佳|士工友与现场声援群众全部抓捕,至今下落不明。

2018年7月29日凌晨00:35,木田君向时代先锋小编再次核实现场情况,收到以上答复

从5月10日向政府部门投诉的联名信,到6月7日的《申请加入佳|士工会意愿表》,到7月12日建会工友被厂方针对,到7月16日被殴打,再到7月20日被关押;仅仅因为要依法组建自己的工会,维护基本权益,工友们就这样被威胁、被殴打、被抓捕,一直到敲下这行文字的此时此刻。

同样令人难以忍受的是,面对潮水般涌来的质询电话,警方一再询问声援群众的姓名等个人信息,却对送到他们耳边的核心问题一次次避而不谈;面对「工友和老板是否一样对待」的问题,燕子岭派出所副所长竟然瞪着浑圆的眼睛,怒视赶来的工友:「不一样啊!」

不能再忍受了;也再没有文质彬彬的妥协道路可走了。

27日晚8点,刚刚下班的工友们,与被捕工友亲属一道,前往燕子岭派出所,当场询问他们被捕究竟有何理由。周边好几个工厂的工友们,工业区周边居住的热心群众,也都陆续赶来;很快,派出所门口就聚集了数以百计的人,足足围了整个街区厚厚的一大圈。

两辆警车全副武装,一直守在人潮身后。

一位身着厂服的男工友,站在人潮中央,开始了他的演讲:

「为什么?我们在厂打工的,在外上班的都知道,我们一个月,能拿多少钱?我们就拿这点钱,老板还要给我们七扣八扣的。我们产量连倍地上涨,他们还是要控制我们的加班。没有工资,我们怎么养活我们的家人和小孩?没有工资,我们怎么在深圳生存下去?我们就想加一点工资,把违法调休违法的罚款要回来,找到劳动局,劳动局不为我们说话。相反,老板还要说我们是闹事!说我们是别有用心!他一个人,拥有几亿几亿的资产,几十亿的资产,我们,从年头干到年尾,只能拿到两三万块钱。我们加点工资,要回我们的罚款,有什么错?」

里里外外、男女老幼的声援者都和他一道大喊:没错!没错!

警方同样形成了一道人墙,和声援者的人墙对峙。背后的燕子岭派出所门口那排大字「对犯罪分子零容忍,对人民群众零懈怠」,此刻愈发刺眼。

男工友提高了音量,转向警方的人墙,继续说道:

「老板说我们闹事,你们警察就跑过去,你们就相信他,就把我们打一顿,再带过来,派出所里面贴的那些公告是什么?打了以后要不要给我们治伤?不用对不对?!因为我们在你们眼里,就像一只蚂蚁一样,可以随便给你们踩死!

一位身着白色短袖衫、扎着马尾的女工友,同样开始了她的演讲:

「已经陆续地准备下班了,我们为什么不回去?我们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我们早上在佳士维权,组建工会,合法复工,我们也很累。下午的时候,我们在人民警察这里,来讨回我们的公道,希望人民警察能够给大家一个处理报警的一个通知书,我们现在也很累。」

紧接着,女工友瞬间提高了音量;她挥动着手臂,用近乎嘶哑的嗓音喊道:

「我们大家谁不想回去休息?但是他们逼我们那样!我们没有办法呀!很多群众给我们说,你们没必要闹那么大嘛,去上访呀,去深圳市政府呀;你们说的东西我们都做过了。为什么会做到现在这种样子?就是因为我们找了很多地方,没有人能够解决这个事情!很多人给我们讲,你们打电话到一线的人,让一线的政府的,一线的媒体来到现场报道,你们告诉我,谁敢来报道?我们这些人都是被抓进去过两次的人,谁敢来报道?我们都是被逼无奈,才会走到现在这种地步!我们大家聚到这里,只是为了想堂堂正正地站起来做一回人!

听了两位工友的演讲,我久久不能平静。

厂方与警方勾结的无耻行径,有多么令人出离愤怒,工友的演讲就有多么令人格外振奋。

振奋是因为,演讲的工友绝不仅仅是代表他们两个人;他们身旁与身后都站着千百万个人,他们是整个佳|士维权工友集体的代表,更是整个中国工人阶级的代表;他们身上恰恰是最少有个人主义的东西在的。一直以来,都是因为集体的力量,团结起来斗争,佳|士的工友们才能走到今天。

振奋还是因为,直至发稿时,在整个建立工会的抗争过程中,工友们都一直自力更生,有着非常鲜明的立场性与阶级性。总有一些书斋里的所谓「左派」,时至今日依然抱有幻想,认为现今工人「力量薄弱」,不如更多地通过体制内的力量来改善工人的处境。佳|士此次事件,恰恰再一次击碎了这一幻想;无论是工友自己,还是关注工农劳动者处境的各行各业的人,无一例外,无论是言论还是行动,都需要首先将自己站到工友们的立场上。借用女工友在演讲中的话:「没有人能够解决这个事情」,「都是被抓进去过两次的人,谁敢来报道」;「这个事情,谁能出来为我们说句话?只有我们工人。如果我们工人都不来帮自己,谁来帮我们?」

这件事情,正是一块试金石:我们在此时此刻,是有多冷血才能忍心,让佳|士的工友们孤立无援?

振奋更是因为,佳|士工友以行动告诉我们每个人,什么才是真正的「堂堂正正地站起来,做一回人」。站起来,就是不跪下;做起来,就是不妥协。就是这种不妥协的精神,体现在佳|士工友的每一次行动上,每一场斗争中。

演讲结束了;就在那晚,被抓捕工人刘鹏华和邝恒书的家人,以及向派出所询问抓捕缘由的热心工友,竟然也被抓捕,直至今日。

然而,无论是在深圳还是其它地方,无论在流水线、工地、农田还是课堂,团结起来的人们,堂堂正正站起来的人们,抓是抓不完的!

我们可以这样做:

人在深圳的朋友,可于7月29日上午10:30前往燕子岭派出所,继续声援佳士工友;

人在外地的朋友,可以在传播相关文章与视频的同时,继续拨打以下电话施压:

广东省公an厅 020-83832980

深圳市长热线 12345;0755-82100999

深圳市政府办公厅 0755-82100000

深圳市公an局 0755-82498660

坪山区政府 0755-28339260

坪山区政法委 0755-28318371

坪山纪委监委 0755-84622675

燕子岭派出所 0755-89666110

深圳短信报警 0755-110

深圳坪山区委政法委副书记【叶华明】13828806932

防失联,请关注木田君的另一个家:木田君的镐头(mutianpickaxe)

相关阅读:工人权益

郑永明 | 梦雨:无悔选择——从中大硕士到流水线女工

围炉 | 对话木田:谁说,你什么都不能做?

2018年7月28日, 4:03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