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 | 芗柏:个人崇拜必然扼杀独立精神和基本人格

个人崇拜在很多国家都出现过,比如曾经的苏联就比较严重,而斯大林更是将个人崇拜发挥到了极致。

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的70岁生日,委员们争相开展一场吹捧斯大林同志的讲话竞赛。

赫鲁晓夫率先发言:“千百万人民对斯大林怀有最深的爱戴和忠诚的感情,……我国各族人民以不同凡响的热情和儿子般的爱戴之情称伟大的斯大林为自己的生身父亲、伟大的领袖和天才的导师。”

卡冈诺维奇紧随其后:“光荣属于天才的统帅、各族人民的领袖斯大林同志。”

接下来依次是:

马林科夫:“斯大林同列宁在一起领导了socialism革命。斯大林同志同伟大的列宁在一起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socialism国家。”

莫洛托夫:“我们劳动人民是如此无限地信任斯大林的英明领导,……苏维埃人民和全世界劳动人民对斯大林同志的爱戴是如此伟大。”

伏罗希洛夫:“斯大林,我们星球上最伟大的人物、英明的领袖、导师和天才的统帅,光荣属于劳动人民和进步人类的英明、天才的领袖和导师。”

米高扬可能觉得这种陈述句不过瘾,开始喊口号:“斯大林同志,列宁事业的伟大继承者;斯大林同志,今天的列宁;斯大林同志,socialism天才;斯大林同志,Communism的伟大建筑师。”

布尔加宁毫不示弱,接着喊:“斯大林同志的名字对于劳动人类来说是最珍贵最亲近的;斯大林,一切进步和先进事物的象征;斯大林,列宁的不朽事业的天才继承者;斯大林,苏联武装力量的缔造者,当代伟大的统帅;斯大林,先进的苏联军事科学的创始人;斯大林,全体进步人类的旗帜、骄傲和希望。”

斯大林在有生之年,极尽个人崇拜之能事,报刊上连篇累牍地刊登文章,吹捧他为“一切时代最伟大的人物”、“一切科学的泰斗”、“永远不犯错误的理论家”;称颂斯大林的丰功伟绩,把苏联socialism的经济成就都归功于“天才领袖斯大林同志”;全国上下以斯大林同志报告中所提出的思想和精神作为工作的指南。

就连前反对派主要人物之一拉狄克都在《真理报》上刊发长篇文章,称颂斯大林“是列宁最好的学生,是从列宁D脱胎出来的,D的骨就是他的骨,D的肉就是他的肉”,“他和列宁一样能够高瞻远瞩”。

反对派代表人物尚且能够改变立场,转而对斯大林顶礼膜拜,其他人的表现就可想而知了。

绝对的拥护来自绝对的恐惧。前苏联人对斯大林的顶礼膜拜,正是源于无处不在的恐惧。

索尔仁尼琴纪实小说《古拉格群岛》中的一个片段,大概可以让我们感受到这种恐惧到底有多强烈:

在一次区党代会结束时通过致斯大林的效忠信,不用说,全体起立,掌声雷动,并从掌声雷动转变为经久不息的欢呼。

就这样,3分钟、4分钟、5分钟,依然是掌声雷动,依然是经久不息,人们的手掌已经拍累了拍麻木了,上了年纪的人已经拍得喘不过气来了,甚至连那些真心崇拜斯大林的人也感到不能再继续下去了,然而没有一个人敢第一个停下来。

就连刚接替的区党…委书…记也不敢停下来,因为他的前任刚刚入狱。之所以有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谁都知道会场里有内务部人民委员站在那里一边鼓掌一边监督着谁第一个住手。于是6分钟、7分钟、8分钟……这掌声竟停不下来。

直到第11分钟,一位也站在主席台上鼓掌的本地造纸厂的厂长实在不想再继续拍下去了,终于停止了鼓掌,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于是,奇迹发生了,全场的掌声随之戛然而止。很显然,全场中,大家是多么地盼望能有人第一个停止拍手啊;很显然,这位独立不羁的厂长做了大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按说,有人这样做,应该大加表彰才是。

然而,恰恰相反,就在当天深夜,这位造纸厂厂长被捕了。当然,被捕的罪名有很多,却没有一项是说他“不鼓掌”。后来以其他罪名判这位厂长10年有期徒刑。只是在要这位厂长在笔录上签字时,侦查员对他说了一句:“永远不要第一个停止鼓掌!”

斯大林之后,苏联出现了短暂的“非斯大林化”,但不久,个人崇拜又死灰复燃。

以反对个人崇拜著称的赫鲁晓夫大权独揽以后,越来越喜欢别人拍马屁,甚至肆无忌惮地鼓动别人吹捧他。他越来越强烈地期望能够在报纸上看到自己的名字和照片。那些对他阿谀奉承的人也是遗余力地每天发表他的冗长讲话,大量刊登有关他的新闻图片。

勃列日涅夫的个人崇拜,比两位前任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仅得到苏联档、政、军的最高头衔,还获得比其他任何一个苏联领导人都要多的奖赏和荣誉,到他去世时,一共拥有200多枚各类型的勋章,如果全都戴在身上,就像穿上了铠甲一般。

除了苏联本国的荣誉之外,勃列日涅夫还是捷克斯洛伐克英雄、保加利亚英雄、波兰荣誉公民,并且获得了东德、蒙古、古巴、南斯拉夫等国的最高国家奖。在苏共26大的讲话过程中,他被“78次掌声、40次长时间掌声、8次暴风雨般的掌声”所打断。在苏联全国,以勃列日涅夫的名字命名的城市、乡村、街道、企业不计其数。

所有搞个人崇拜者都把自己塑造成“神”,可以轻易地用石头打下万米高空的飞机,用思想指导工人生产、指导农民种田、指导足球的踢法,甚至用思想治好精神病以及各种疑难杂症。总之,就是思想光芒万丈、无所不能。

为了维持这种神一般的形象,他们必须时时刻刻营造出恐惧的气氛,顺从者有肉吃有汤喝,违背者不仅没肉吃没汤喝,还要接受精神与肉体的惩罚。恐惧的气氛使整个社会进入窒息的状态,每一个人都不敢去面对真实的世界,人们一面沉溺于自己的谎言,一面为彼此佩戴奖章。

在充斥着恐惧和谎言的世界,独立精神和基本人格是不存在的,遍地都是被抽去了脊梁骨的奴才。而一群奴才是不可能建立起一个强大的现代化国家的。他们建立的只是一个远离了地面的“虚幻帝国”,可能会昌盛一时,但落地的一瞬间,必然是灰飞烟灭。

2018年7月15日, 5:42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