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 | 中国离完善的性骚扰防治还有多远?

广州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博士生导师,青年长江学者张鹏,被指在长达六年时间里,多次对校内女性学生及教师实施性骚扰行为。图为广州中山大学。摄:林振东/端传媒

  • 广州中山大学对张鹏处理通报,未提「」三字是禁忌,还是非必要?
  • 社交媒体曾一度热传张鹏未打马赛克照片是否合适?公权力正义迟到时我们只能民间以恶制恶吗?
  • 中国此前数起「」运动均以个人处理告终,年初近百高校毕业生呼吁母校建立反性骚扰机制的公开信也不了了之,中国「」运动为何推进如此艰难?

7月8日晚,一篇指广州中山大学教授涉性骚扰至少5位女性的报导引起广泛关注,文章与截图在当晚及翌日均遭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屏蔽,删除。中山大学于昨晚(7月10日)发布通报回应称将停止该教授教职资格。然而,未提及「性骚扰」字样的通报和社交媒体对中国「METOO」的封锁态度,使这场风暴并未就此画上休止符。

题为“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一文首发于网易人间栏目的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中,文中指广州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兼生命科学大学院教授张鹏,涉嫌于2011年至2017年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及女同事,行为包括捏手,拥抱,甚至亲吻等,并利用师生关系制造机会和操控受害者心理。

今年4月初,张鹏更涉嫌严重性骚扰。据知情学生称监控录像显示,张鹏在确认周边无人后关了灯与一位女生独处办公室内,半小时后张走出并在走廊里有提裤子,将衣角重新塞回裤子里的动作。受害女生家属第二天要求调取监控录像并对校方申诉,中山大学校方调查后予以「党纪政纪处分」。 张鹏是生态学,社会学方向的跨学科博士生导师,兼任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物种生存委员会委员,去年入选2016年度的青年长江学者,研究方向主要涉及灵长类学,行为生态学等。 报导引发热议后,中山大学先是于9日对“南方都市报”表示,校方已于4月对张鹏的违纪行为做了处分并在内部进行了通报,称网络热传的报导「存在与学校调查核实不相符的情况」。然而,中山大学的回应并未平息舆论反而引发更大争议。 7月10日晚,校方再次发布情况通报,指张鹏存在「有违师德师风的不当行为」,因而予以其警告处分,将停止张的教学安排,教师资格及研究生导师资格,并报请取消其「长江学者」的称号。

广州中山大学情况通报原文

我们注意到近日网上关于我校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以下简称「学院」)教师张鹏存在有违师德师风行为的信息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今年4月8日,我校纪委接到校内某女生的实名举报,反映张鹏存在有违师德师风的不当行为。当天校纪委即通过调查谈话和调看监控视频等方式,对举报内容进行了初核。经学院和学校审查,确认张鹏存在违反党员生活纪律的不当行为。

4月23日,根据张鹏所在党支部,学院党委的讨论和建议,经中共中山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2018年第1次全体会议审议,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学校决定给予张鹏党内警告处分,并于5月3日向举报女生反馈调查和处分结果。

5月4日,我校纪委收到校内另一名女生对张鹏的实名举报,举报内容涉及其他女生,学校及时开展核查。6月29日,学校纪委,监察处及相关部门就新调查核实的情况进行集体审议,决定建议学校给予张鹏警告处分(政纪)。

7月2日,2018年第8次校长办公会审议了相关调查结果和处分建议,基于张鹏违反教师职业道德的事实,依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规定”第二十条第七款和“中山大学教职工处分暂行规定”第二十四条第九款规定,决定给予张鹏警告处分(政纪)。同时,责成学校有关职能部门启动相关程序,以停止张鹏的教学安排,教师资格和研究生导师资格。 根据校长办公​​会议的决定,学校有关职能部门启动相关程序,对张鹏作出停课处理,停止其任教资格,取消其硕士生,博士生指导教师资格,终止与其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工作合同,并报请主管部门,取消其「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称号。

中山大学始终坚持师德为上,对任何有违师德师风的行为,无论是谁,坚决依法依规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容忍,坚定地维护学生合法权益。 感谢广大师生校友与社会各界关注学校发展,欢迎对学校师德师风建设进行监督。

 

与此同时,因张鹏此前还兼任“美国灵长类学报”(American Journal of Primatology)为期4年(2018-2022)的编委,有关注此事的同学日前致函该报,美国期刊灵长类今日回信表示已将其从编委撤职。 自媒体「知识份子」今日发表评论认为,校方短时间内做出的回应纵已令不少人满意,但通告内全程未提及「性骚扰」三字,而只是用「师德师风」指代,「侧面印证了『性骚扰』是一个无法直面的禁忌话题」。评论还引用张鹏性骚扰案受害者的评价,指校方通告着重于张鹏个人道德问题,但校园性骚扰相关防制机制仍存在重大缺陷。

事实上,今年年初,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陈小武引发第一起「中国#Metoo」时,就曾有近百间中国高校的毕业生发起呼吁母校建立校园性骚扰防治机制的联署信,然而大多不了了之。今年4月,北京大学前教师沈阳性侵学生一案再次引爆热点,北大校方称在研究校园反性骚扰制度,但目前尚未有实质规定出台。 今年4月,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事实核查”课程的教学实验公众号「NJU核真录」,发布对中国39所「985工程」高校性骚扰机制建立情况的调查,发现其中有16所高校未将「性骚扰」列入师德管理考核条款,逾八成院校未建立电话举报,邮箱举报等公开师德监督渠道,仅有北京大学,浙江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四川大学,中山大学及南京大学文学院等6所高校具备公开监督的渠道。

性别平等工作者冯媛认为,中山大学是次处理与此前北航,北大的处理方式相似,均为「被动式处理」的模式,即若事情未得到广泛关注,则校方就不会积极处理。有网民亦指出,中国高校「#Metoo」此前的案例中,除是次和北航陈小武事件最终通报具体处理结果外,北京大学沈阳一案仍有过去处理信息未公开,而曾在知乎中指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顾海兵涉性骚扰的贴文则不复存在。 同时,有网民上传微信朋友圈状态截图显示,有学者为张鹏的学术感到可惜,认为中山大学未必需要完全将其革职。而张鹏案争论引爆时,一度热传的张鹏与一只猩猩合照照片也成为争议之一,是否应为其面部打马赛克成为网民讨论的另一焦点。 公权力正义迟到时我们只能民间以恶制恶吗?

原文标题《中山大学对张鹏处分通报未提”性骚扰“,中国离完善的性骚扰防治还有多远?》https://theinitium.com/roundtable/20180711-roundtable-zh-SYSU

©端传媒Initium Media

2018年7月11日, 5:25 上午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