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美亚

01

章文的事儿我本不想写,最近负面消息太多,妇孺皆伤,身心俱疲。

况且,六度空间理论成立在我和章文之间,他研究生与我本科同校同院,且与我一个关系甚好的学长,曾有同窗之谊。

学长可以说五雷轰顶,在他眼里,章文是一个媒体人,一个公知,一个经常晒儿子玩乐照片的正常男人,又或者说,正常偏优秀的男人。

旧相识的印象与章文的公众形象相符:知名媒体人、时事评论员、曾在《南风窗》《瞭望东方周刊》、《中国新闻周刊》、《新世纪周刊》等媒体任职。

他在各种平台上被封过,之后弃文从商,做茶叶生意。

他朋友圈的签名,现在依旧是:愿自由覆盖中国。

就是这样一个忧国恤民的媒体人,被一位女律师揭发出性侵,具体如下(上下拉动可看全文):

「睡过100多个女人」「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看起来厚颜无耻,舌桥不下。但这仅仅是一面之词,即使在媒体圈引起了震动,但没有散播开来。

很快,蒋方舟和章文曾经的同事易小荷下场:

惯犯习性似乎让性侵坐实。但性骚扰与性侵虽然都是下流无耻之举,性质上却完全不同,后者涉及犯罪。

我到此刻仍然在嗤之以鼻中保持着理性观望,直到章文发出了文字声明。我开始偏向于:性侵事实存在,性侵的内驱力存在,性侵的低劣品格也存在。

我的学长很善良地对我说:

02

这份声明是这样的:

这段声明我们可以拆开来看:

1、他承认与受害人发生过性关系,但他强调是双方自愿,互有好感。

原因有:

「她曾在微信上给我发过很多想入非非的艺术写真,一起吃过几次饭」

「她经常向我抱怨工作上的压力」

女性朋友们,警钟长鸣啊,不要轻易给人发照片啊,要发也要发身份证照保平安。更不要吃饭、跟人抱怨工作压力,那约等同于谈情说爱,互诉衷肠。

总会有男人认为,你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就你的名字他的姓氏,是板上钉钉的仰慕求爱。

2、对受害人提到的时间地点,一概忽略不计。

他强调的是:「在大学就谈过几个男朋友,其中有一个是她已婚的老师」「去机场接的男朋友也是有妇之夫」「她提到她已婚的男朋友要离婚来娶她」

章文老师,您这步棋真走错了,可能您离开媒体已久,依旧生活在「浸猪笼」「荡妇羞辱」的年代里。

她大学就算交过100个男朋友,你也不可以性侵她。

她就算是那个穿sandro踩爱马仕当街被追打的小三,你也不可以性侵她。

她和任何男人发生肉体关系,哪怕是伦理错位,只要符合「成人、自愿、私密」的三原则,她即使应该受到道德谴责,但你还是不可以性侵她。

您的性侵,是刑事犯罪。

在这条反驳里,您不小心露出了腌臜泼才本色。您让我彻底相信,您对女性的蔑视与物化,证明您有充分的心理动机完成每一次侵害:

你都跟那么多人睡过了,怎么会介意跟我睡?你都是别人用过的东西,为什么我不能用?

3、对于蒋方舟和易小荷的控诉,首先是表示这是中式酒局礼节,亲亲抱抱摸摸,何罪之有?

其次依旧是荡妇羞辱,蒋方舟有众多男朋友。易小荷离过婚。

章文老师,我还是那句话:

蒋方舟有100个男朋友和100个女朋友,易小荷结婚离婚复婚婚着玩儿,她们的大腿您只能远观,不能亵玩。

4、正面回答问题好吗?

即使双方自愿,那天晚上到底是什么场景?时间地点?

酒局上搂搂抱抱摸摸正常,那您到底摸了蒋方舟和易小荷的大腿没?

受害者们都大大方方提供了诸多细节,您一个七尺男儿扭扭捏捏成何体统?您一个针砭时事、探骊得珠的资深媒体人,行文言之无物,庸鄙粗哑,有失水准啊!

您让我看到的不是一份有理有据自证清白的声明,而是一个大型丢脸现场。不过章文老师,如您所愿,这世界开始被自由覆盖了。

03

奇怪的是:鄢烈山这样的老前辈也下场了?

第一条我认为鄢老师是理性的,我们路人观望一天,也无非是因为不想被网络暴力绑架,静观其变。但第二条真看不懂。

首先,既然蒋方舟名气那么大了,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她为何要落井下石,去构陷章文,该不是联手营销吧?

其次,认真拒绝是什么水平?呵斥?打脸?掀桌子?

鄢老师怕是不懂,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叫装聋作哑,他对你的躲避、眼神、黑头黑面视而不见。他知道你顾全局识大体,怕喧宾夺主、大煞风景。所以恬不知耻,变本加厉。

这确实是体面人的软肋:吃个闷亏,也好过与下三滥纠缠。

但鄢老师怕是没参加过这种酒局吧,我来告诉您认真拒绝后是什么样子:

1、假若你是个虾米,饭桌上所有人都会告诉你,哎呀酒喝多了,不小心的,开玩笑的。带你去的人会满脸无光,以后你可能会落得「小题大做、不知好歹」之名。

2、假若你不是个虾米,是个隐形的角儿,或是在座某位的相好,那一定趁酒兴打起来。别诧异,这种酒局很可能坐了一堆陌生人,总有猥琐之徒选错猎物。

以上两种,我都亲眼目睹过,鄢老师请换位思考,在这两种后果之下,饭局女性不敢声张的心理压力。

再者,蒋方舟选择在这个时候曝光,也是她的自由,这就好比,你三年前偷了我的钱,我三年后想让你还了。我这三年没有讨债,不代表这笔债务不存在。我有随时追讨的权利。

鄢老师是否明白?

那么在一对一的场合,女人就不会都忍气吞声了,比如王嫣芸。

不知道鄢老师对这样的「认真拒绝」是否满意?

我们很满意。

04

今晚的媒体圈八方风雨。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章文之后是张弛、孙冕、熊培云。

还有之前公益圈的雷闯、邓飞、冯永峰,都涉及性侵、

可能你会疑惑,为何风雨骤来,赤地千里?

其实早就有迹可循,从「冯小刚家宴让苗苗跳舞」的发酵,到校园性侵的频频报道,MEE TOO的普及,我们其实走了漫长的一段路。

1、江湖不再是老男人们的江湖。

发现没有,这样的性侵、性骚扰多数都在酒局或者酒后?因为酒局,曾是老男人们的江湖。

我们就从酒局开始说。

西晋土豪石崇找美女作陪酒局,要是美人KPI不过关,没有劝动酒,就要当客人面,杀掉美人。

有一次他找到王丞相和大将军喝酒,王丞相怜香惜玉,为了美人「辄自勉疆,至于沈醉」,到了大将军那里,大将军是个硬骨头,就是不喝。

石崇面不改色杀了三个美人,王丞相就劝大将军,你干嘛不喝啊?大将军也面不改色地说:「自杀伊家人,何欲卿事」。(他杀他自己人,关我屁事。)

一言以蔽之,酒局上的女人只是男人用来较量的砝码。

后来文明一些,「添香红袖,南风吹酒玉虹翻」女人是春光里陪读作伴,饮酒作乐。

然后又变得粗鄙不堪,女人是酒局上的荤菜,接荤段子,搂搂抱抱摸摸。

蒋方舟和易小荷参加的酒局,就是中国文化圈酒局一窥,酒局是老男人们彰显实力、较量地位、在女人面前展示「阳具」的闭环场。

酒成了色媒,在酒局上高谈阔论、耀武扬威之后,又有哪个女人敢对这样「权倾朝野」的男人说NO呢?

是的,大部分的女人选择了隐忍、强撑、自我否定,因为似乎明天掌握在老男人们手里。摸摸抱抱试探之后,一切都顺理成章的自愿了。

可是时代变了,老男人们真老了,他们不再拥有至高资源与话语权,女人可以分庭抗礼,自成一格。

女人们也发现,酒局上哪有什么资源共享,自己倒是道共享荤菜。真正的资源在谈判桌上。

女人再也不用也不屑美人计走一遭,能凭自己实力拿下城池,又何必卖笑与你。撕破脸又如何?撕破的是你的脸。

2、女人也不再是懵懂的女人。

女人们发现,自己对性侵的不反抗,不是自愿,来自于「强直静止」,是动物遇到巨大的攻击时,所产生的防御机制,身体僵硬,无法反击。

她们发现,性侵后与施害者保持关系,是一种对错误合理化的补救心理。不是爱上他。

她们发现,性侵是施害者的错,不是因为自己穿得少,举止轻浮,那是荡妇羞辱。

她们发现,被言语调戏、肢解碰触、纠缠骚扰,不是玩笑,是性骚扰。

她们发现,自己是受害者,当然可以发声。

3、也该到了这个时刻。

2017年,#Me Too从好莱坞女星艾丽莎.米兰诺开始发酵,席卷全球。她们在社交网络上讲述自己的被性侵犯或者性骚扰经历,加上#Me Too。

反性骚扰从一种羞羞答答的化名讲述,变成了实名控诉。

正如美国#MeToo运动最早的发起人塔拉纳.伯克所说:

女性并不需要就性骚扰被教育,因为她们从来都知道。

而骚扰者们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是他们不在乎。

反性骚的诉求在于终结有罪不罚(impunity)以及对受害者的迫害。

2018年伊始,北航校园性骚扰案揭开了中国#Me Too的序幕。从象牙塔开始肃清,打开女性安全制度健全的突破口。

 

有时候,你会痛恨网络是平面的,它滋生了很多的从众之恶。但有时候,你会庆幸,网络是平面的,它能聚流成洋,把微弱凝聚,成为一股强大的、互相支撑的、不可逆转的力量。

这种力量,让受害者得到抚慰,让施害者归位成施害者,让罪犯回到牢笼。

当所有罪恶都被释放,潘多拉盒子里,最后剩下的是希望。

最后,请务必还记得疫苗事件。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