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品贩子 | 李芳华:怎么也躲不开这孙子,你觉得还只是这孙子的问题?

你说疫苗这事怎么办?

我觉得就算不学改革前三十年的历史,最近十年的事总要记着一点。大体结论就是该怎么办还怎么办,你们还能咋的?

你说你有血性,暴怒而起?且慢,还是我给你讲个故事吧。2004年安徽阜阳出了毒奶粉事件,大头娃娃的事,我一朋友是当先报道的记者,报道还获奖了。查了,三鹿在列。后来多家机关联合发文说三鹿没问题,是疾控中心人员失误了。

后来,你们还记得吧,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了,这次不仅是三鹿了。大家和现在一样,群情啊,愤怒啊,恨不得啊。热血男儿赵连海跳出来了,不依不饶两年后,被法院判刑了,罪名,呵呵,不可说。愤怒的爸爸不止一个,郭利也跳出来了,结果判刑了,关了4年多。

而当时因三鹿奶粉事件被记过处分的国家药监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孙咸泽,后来做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药品安全总监,疫苗安全正是他的工作重点。

呵呵,怎么也躲不开这孙子,你觉得还只是这孙子的问题么。

你说那为什么不靠媒体?媒体爆了之后,就不让说了,你查查《结石婴儿的艰难追凶路》及背后的故事?在赵爸爸进去之前,各地律协找了律师开会,说了什么不知道,反正后来没听说三鹿奶粉有大规模的法律索赔诉讼。

另外为什么不靠媒体,疫苗这种事以前也出过啊,2010年,药监局还没有从毒奶粉中回过神来,山西疫苗就出了大问题。中国经济时报的王克勤写了个调查报告《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结果呢,不仅王克勤被免职,连签发该文的总编辑包月阳也被免职了。

多年前,还有个盲人歌手唱《中国孩子》,群情啊,愤怒啊,恨不得啊。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在中国养孩子就是这样,就算你躲过了毒奶粉和问题疫苗,那红黄蓝幼儿园你没有这么快忘记吧?

我那个写大头娃娃的记者朋友,现在养畜生去了,主要是猪。

他说猪好养点。

2018年7月22日, 3:1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