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在我随手转发了一个文件以后大概五分钟,我的微信账号被强制删除了。我试着打了客服电话,问了朋友,结果都是:没希望了,再申请一个新号吧。

大概在今年3月,我看到过相似的截屏画面。当时炸了很多微博,也有少数微信被炸,当时我心里就在想,微博还好,微信现在跟生活工作联系太密切了,要是微信炸了可真是作死了。说实话,当时是有点觉得活该,好死不死在微信上传啥啊。结果没过几个月轮到自己,真的是懵圈了。因为完全当笑话看的一个东西,别人转给我,我顺手就转出去,一点没过脑,也没想到会有什么后果。

然后就炸了。

我大概从2011年回国后才开始比较多地用微信了,之前还用msn聊天。2015年的时候换过一次手机,之前的聊天记录都丢了。这个手机用到现在,过去两三年来事无巨细全在里面。微信不像msn,很难存聊天记录,所以我也一直没备份。这次被炸了,第一反应就是备份,也茫然不知从何入手。

我过去这两三年的生活,有很大一部分记录在微信里,记录在聊天记录和朋友圈里。我已经习惯把随时随地的心情和经历都在朋友圈分享出去。在cyberspace里,有一部分我活在那里。而一瞬间,在某个地方某人(甚至可能是AI)的一个简单操作,这部分我被杀死了。因为我微信账号里有钱,所以我现在还能看我原来缓存里的聊天记录,现在发进来的信息我也还能看到,只是不能回复了。但据说,这样的状态不会保持很久,过几天我就彻底不能用微信了。我理解为我现在属于死后不久的游魂状态,可以看到活人世界的种种,但已经无法参与,等到头七过后,就要彻底离开人间了。

面对如此现实,我开始反思,我们怎么一步步让一个聊天工具如此深地侵入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我到底每天在微信上花那么多时间都干了什么了?有必要吗?

抛开前因不谈,只说后果。我从此成了一个芸芸中国人中少数那些不能用微信的人了。这次炸号让我有机会完成一次有意义的田野调查:在今日之中国,如果没有微信,到底有多不方便?到底阻碍了我干什么?又有哪些好处?从今天开始,我会每天在豆瓣写一篇日记记录一个习惯了微信的人如何适应没有微信的生活。我儿子学校一直鼓吹“21天养成一个好习惯”,我打算记录21天,看看我是否能习惯没有微信的生活。如果有必要,我可以把这个记录一直做下去。

先说说今天被封以后发生的事情。首先要通知家人,还好有电话,还有我儿子的微信,我暂时借用我儿子的微信在家庭小群里告知大家,当然,不出意外被家里老人批评教育了。我暂时还没想好如何解决跟上海家人每日视频的问题,现在只能靠我老公和儿子的微信了。

下午去参加儿子学校的家长会,他们暑假要去欧洲游学,大量的通知和联系都需要靠微信,我坐在那里像个傻瓜。只好把老师的二维码拍下来,等回来让我老公扫码进群。换言之,以后儿子在欧洲的情况,我都不能第一时间知道:再想想,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其实我也受够了学校里大大小小的群了。

今天是周末,所以工作上的事情不多,有个同事的小群里有人发现我的号炸了。我打电话给其中一位同事,请她帮我说一声,以后就直接给我打电话或者发邮件。

当然,豆瓣是第一时间截屏广而告之了。所以如果是微信朋友圈里的豆友,你们以后还是发豆邮吧。

最后我把手机里各个app看了一下,发现唯一可能做备用项的就是支付宝了。除了不能视频通话,其他大致完全覆盖了微信的功能。我在支付宝上发了一堆好友申请,希望能尽快把基本社交恢复起来。

我现在基本还处于惊愕状态,也没有感觉太不方便。因为一直在跟朋友解释发生了什么,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并没有真正享受到不能用微信在节约时间上的好处。仍然习惯性打开微信,但只能看看朋友发来的各种询问消息,然后我打电话回去解释,有些根本没有电话,所以也无从说起。

今天就到这里吧,到这里吧,休息,休息。

这是强行戒断微信的第二天。昨天晚上我老公在看球的间隙帮我发了个朋友圈广而告之,所有有他微信的朋友基本上都知道我的微信已死这个事情,省了我很多一一通知的工夫。有朋友测试过,给我发微信一切正常,跟以前一样,所以如果没有通知到的话,他们会以为我突然失联,或者故意不答复,但不会想到是我的微信被封了。

有必须联系的朋友,已经通过支付宝联系起来了。毕竟翻墙还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Telegram、Signal之类的都没有去试。跟家里人要视频通话,试了下skype,非常卡,所以暂时没有找到替代方案,还是得借用儿子的账号。有通过豆瓣知道我遭遇的朋友,纷纷发来联系方式,我也开始通过邮件给朋友发手机号和最新的电邮地址。我师兄最淡定,回我一句:“不过也好,试试回到微信前的生活。”

昨天在豆瓣看到一篇有趣的公众号文章,我在豆瓣转发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不能转发朋友圈,好难过。。。” 说实话并没有那么难过。真正怀念的是以前的豆瓣,可以就一个话题讨论起来,而不是看到一串“”,“赞”。

我的微信现在的状态是能收到信息,甚至能看到朋友圈更新,但是无法打开任何链接,也无法回复、点赞、评论。我老公评论:你现在是僵尸号。因为我能看到更新,所以一直忍不住打开微信去刷更新。即使不能回复,似乎看着微信里发生的一切也是好的。但因为无法回复,所以在微信上用的时间肯定比以往要少。但心理上,似乎还没有与之断绝联系。当然,戒断都是很难的事情,习惯不是一天养成,也不会一天改变。

今天有一个新发现。因为放不下我关注的那些公众号,而且也看得到朋友圈转发的一些公众号文章的标题,我就希望通过搜索引擎去找那些文章,虽然麻烦一点,但还希望能看到信息。这时我才发现,百度、必应、谷歌都不能通过公众号文章的标题搜到那篇文章。换言之,微信公众号文章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只能通过订阅获得链接,通过朋友圈分享而获取。一旦微信让这些公众号文章的链接失效,在这个圈子之外的人是完全没有办法获得信息的。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被微信绑架到这种程度了。那么多在公众号上进行知识生产的人,他们生产的知识是依托于这样一个如此脆弱又极易掌控的体系。想到越来越多的豆友放弃豆瓣日记转战公众号,我真觉得难过。也许我是错的,我只是没掌握正确的技术,如果有人知道如何搜索到公众号上的文章,请告诉我。

今天傍晚,收到一位相熟的老师电话,问我微信账号的事情。我还以为他是来安慰我,结果发现是今天下午他的号也完了。问了经过,原来他也就是习惯性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发到小群里。其实他和我是一个微信群的,昨天我的遭遇已经托朋友在那个群里说了,他也知道我被炸了。我问他,你都知道我被炸了,怎么还不注意呢?他说:“我以为你说了违禁的话,我想想我也没说啥啊。” 是啊,我当初看到别人的微信被炸了,也觉得离我很遥远——要说多出格的事情才会受到这种极刑?事实证明,并不遥远。

这位老师问我怎么办,我跟他说已经多方打听过消息了,确实是永久禁言。现在的选择也无非就是不用微信或者重新去找个手机号来再注册一个微信。我问他怎么选,他说他也打算不用微信了。其实微信变得必不可少也的确就是最近几年的事情,我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还在用飞信呢,现在事无巨细全是微信——因为人人都用,也就变成人人都必须用了。

所以,我反而好奇,不用微信,到底可以不方便到什么程度。

作者:fateface(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83145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