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考了707分的河北小姑娘,接到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这个不是新闻,成为新闻的,是出身贫寒的她,写过一篇文章,“”。

贫穷当然不值得感情,贫穷的肚子里,也装不下感谢,能装下的,只是抱怨和诅咒。但是这个考了高分的贫寒农家的孩子,却有资格说,感谢贫穷。因为,在世俗意义上,至少在高考这一台阶上,她成功了。对她来说,贫穷,在某种意义上上,变成了她学习上进的动力,不会像某些富家子一样,只会享受,吃不了苦,不肯用功。

同样经历过贫穷,过过苦日子的我,在后来经常被人说,你的苦日子,对你来说,是一种财富。我承认,我的苦日子,在某种意义上,是我的一种财富,它让我经受了磨砺,见识了底层社会的艰辛和种种不堪,更加深刻地认识了人生,认识了社会。在这一点上,我比那些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的幸运儿,要强得多。但是,只有你混出来了,混成个人样了之后,才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当初,跟我同样过苦日子的人,直到今天,苦日子对他们就是苦日子而已,什么都不是。再看我昔日的小学、中学同学,只要没有考上大学(对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来说,是绝大多数),贫穷和苦难,就一直伴随着他们。虽然不至于饿肚子,但他们对于苦难,困窘,已经麻木了。而且,即便是吃过苦,后来又发达之辈,也不见得都能从苦难的经历里吸取正面的东西,这个经历,反而毒害了他们,也未可知。

所以,没有道理说,苦难和贫穷,一定会是人的财富,需要被感谢。一个人,经历苦难和磨难,如果不发奋,不反思,不从贫穷卑微的境地中挣扎出来,贫穷就会像一条蟒蛇,越来越禁地缠绕着你,直到把你吞噬。所以,在民间宗教里,穷神,就是一种妖魔鬼怪似的东西。

不用说,在人世间,尤其是在这个河北小姑娘生活的农村,被苦难和贫穷吞噬的人,远比像她这样能够靠自己的努力,考上北大的,要多得多。退一步说,即使考上了北大(这么高的分数,这孩子选的是北大中文系,而不是毕业能够挣大钱的光华管理学院!),今后的路,还长,能不能真的跳出原来自己底层社会的圈子,现在还不好说。

所以,我们现在与其被这位小姑娘一句“感谢贫穷”而感动,倒不如反思一下我们的教育体系,出了什么问题,为何这些年农村的贫寒子弟考上名校的人越来越少。为何整个社会,阶层固化,越来越严重。贫寒子弟,上升的通道,为何眼看着见窄。

一个值得称道的小姑娘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不代表农村的孩子,在今后都有了出息。教育资源的不平衡,教育的应试化趋向,还在扩大。众多留守儿童的教育,越来越成问题。贫寒子弟普遍地摆脱贫困,才是人间正道,而不是赞美贫穷,以欣赏的姿态,让贫穷来磨砺一个个可怜的农村娃。

在这个世界,真正装得下赞美和感谢的,其实是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