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 | 黎蜗藤:中国的“祖宗领土”,说法一直在变

CDT编辑注:本文为端传媒付费文章节选,阅读全文请订阅端传媒

中国只有抛弃这种“老祖宗留下的领土”思维方式,才能真正与现代国际准则兼容。

直到1935年第一次地图开疆,南沙群岛与黄岩岛才画在中国版图上。图为南沙群岛美济礁。摄:DigitalGlobe via Getty Images

6月26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首次访问中国,并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两人在讨论到南中国海问题时,习近平表示:在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问题上,中国态度是坚定且明确的,“老祖宗留下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别人的东西我们一分一毫也不要”。

中国的态度看似“人畜无害”,但为何世界还是如此担心中国的扩张呢?盖因,中国所谓的“老祖宗留下的领土”为何,全凭中国定义。现在看来,所谓“老祖宗留下的领土”大致是清朝的遗产。但细思之下,又并非如此简单。

老祖宗留下的领土,首先存在“谁是老祖宗”的问题,关键就是“清朝是不是中国”。二战之后这个问题没有太大争议,“清朝即中国”;但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新清史”学派提出清朝的“满洲特性”之后,越来越多的人产生“清朝不是中国”的质疑。这个问题讨论起来比较复杂,也很难有共识。碍于篇幅,这里暂且不讨论。

但即便承认“清朝是中国”,对何谓中国的“传统领土”,中国大约还有四套说辞。按照这些说辞各自关注的疆域范围,从大到小排列,依次为国耻派、清朝最大疆域派、清末疆域派和民国疆域派。

国耻派、清朝最大疆域派、清末疆域派

虽然在当时,“征服”是一种合法的领土获得方式,但把近代的征服说成是“自然形成”,实在难以服众。更何况,中国经常抨击其它国家通过征服的方法获得土地,却粉饰自己的征服,这种严重的双重标准更难以令人认同。

“国耻派”所认定的中国“传统领土”,是指上世纪二十到四十年代,中国被日本侵略的时候,一系列“中国边疆发明家”们在各类《XX国耻图》或者《XX疆界变迁图》中划出来的中国国境。这些“国耻图”不考虑真实关系如何、“统治”时间长短,以及是否在同一时期“统治”这些区域等因素,只要与中国中原王朝有一丝半点“朝贡”关系的地方,都通通画在中国地图上。这种地图还会把当时不在中国版图上的地区都列为“失土”,不但朝鲜、越南、琉球赫然在列,还包括远至中亚、阿富汗、缅甸、暹罗、马来半岛、菲律宾南部等地。这种“传统领土”的荒谬,实在毋庸多言。

[…]

民国疆域派

现在领土争议最激烈的地方,中国现在坚持“一点不能少”的“老祖宗的土地”,也是马蒂斯这次出访的主要关注点,其实都是在民国时期才获得的。“老祖宗”其实不那么“老”。

于是,经过一轮挣扎,中共的实际定位的根据是“民国疆界派”,即把二战后的民国疆界视为传统领土。根据这种理论,蒙古是民国时期已经“丢失”的,也与中共无关了。但即便按照民国疆界派,中共还继续“丢失”了一些土地。这又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类是没有明确在划界条约里、民国声称拥有但没有实控的土地,它们最后被当代中国承认为外国领土。这包括苏联占领的唐努乌梁海(加入苏联成为图瓦共和国),缅甸占领的江心坡(在1960年《中缅边界条约》中划给缅甸)等。

第二类是划界条约中规定属于中国却被外国占据的土地,最后被中国正式承认。这个例子是中俄边界上的黑瞎子岛(东部),根据中俄之前的条约,整个黑瞎子岛应该属于中国。在1929年中东路事件中,黑瞎子岛被苏联占据。2004年中俄划界条约中取回西部半个黑瞎子岛,剩下东部的半个就正式划归俄罗斯。

第三类是既在划界条约中规定为中国所有、民国也实控的土地,却被中国让给了外国。最典型的是中朝边界的长白山(白头山)天池南麓。根据1909年中日《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长白山整个天池与周边群峰都在中国境内。中共建国时,也实控这些地区。但1964年的《中朝边界议定书》把南麓1200平方公里(相当一个香港)的领土与天池水域的一半左右割让给朝鲜。

[…]

以此看来,中国所谓“老祖宗的土地一点不能少”,也并非金科玉律。

值得强调的是,中国民国确实“丢失”了一些地方(如蒙古),以此衡量,“民国疆域派”的诉求似乎是屈辱的,但实际上它并非那么糟糕。因为,“软弱”的中华民国也在对外扩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不少领土主张的依据,就来源于“民国疆域”扩张的遗产。现在领土争议最激烈的地方,中国现在坚持“一点不能少”的“老祖宗的土地”,也是马蒂斯这次出访的主要关注点,其实都是在民国时期才获得的。“老祖宗”其实不那么“老”。这些土地包括南海诸岛、台湾与钓鱼台。

[…]

抛弃旧思维,与国际兼容

厘清这段历史有两个意义。

首先,一个国家(包括中国)的疆界并非永远不能变,中国其实也不乏灵活处理领土争议的先例。以此看来,现在这种用民族主义的态度去坚持、所有自己主张的土地都必须归自己所有的说法,即不符历史事实,也无助于解决问题。试想,如果每个国家都坚持“老祖宗的土堆一点不能少”,就不可能和平解决领土争议了。中国固然体量大,在领土争议中占上风,但也不应以大欺小。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前提下,以互相体谅为原则,依照“规则”为准绳,和平地解决领土争议,才是最适宜的态度。

其次,中国所认为的“祖宗的土地”到底是哪里,在历史上一直在变。很难排除某天中国强大了,又会重新搬出清朝最大疆域派,甚至“国耻派”的理论。事实上,中国国内有不少叫嚣“收回琉球”、“收回蒙古”的声音。中国古书如此之多,甚至不能排除以后中国又会从历史故纸堆中翻出一些字眼,证明某处是自己的。

[…]

(节选)

相关阅读:领土

东网 | 王冲:蒙古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黎蜗藤:记者王冠的南海辩论错在哪里?

2018年8月11日, 6:29 下午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