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 张林:如何量化中国互联网管制的冲击?

张林,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现居北京。以下是作者在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评论文章的部分摘录:

十八大以来,官方认为不能用改革开放的成就否定计划经济的历史,整个社会在强力管制下向左而行,社会上的仇富、民粹和民族情绪弥漫,这样做是危险的。根据我任职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对民营企业家的调查样本,超过40%的中小民营企业家明确表示出移民意愿。

而最近,面对中美贸易战所引发的社会争论,则更加证明了中国社会的撕裂程度之深。那些长期以来被“厉害了,我的国”占据了头脑的人,认为中方的妥协意愿就是丧权辱国,而金融等领域的扩大开放不过是以市场换和平——堪比清政府的以土地换和平。而微信上广为流传的声音虽然对官方近年来的自大之举充满非议和嘲弄,却多半对开放市场予以支持。也很可能正因为微信空间里的“妄议中央”,主管部门收紧了对于微信平台的管控,而进一步的网络言论管控,或许又将更多的人推向了对立面。

从近年来民间活动空间和言论空间逐步退却的事实来看,恐怕官方正在积攒越来越多的批评和嘲弄,互联网管制的逐渐加码起源与此。但是,即使互联网管制强大到能够屏蔽掉所有负面消息——那是不可能的,也只会增加人们内心的质疑,本文的例子只不过在重复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而且,对于互联网空间的强力管制正在伤害中国的移动互联经济,它是中国经济自2012年以来的唯一亮点。

可惜,微信自审的敏感词名单正在不断变长,维权律师正在不断地被取消执业资格,媒体从业人员正在纷纷跳槽,官方支持的监控技术正在突飞猛进,看上去互联网领域的言论高压并没有任何放松的可能,互联网管制还将继续伤害中国的公众,继续伤害中国的管制者本身。

2018年8月15日, 11:54 上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