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网页截图

@钻咖:
我稍微谈一下“游戏版号限量”这个消息为什么让业内这么绝望,最后谈一次,以后不提了。
一旦限量,那么首先拿得到版号的必然会是大企业,小型游戏公司、低利润的游戏公司,会先死一批。根据限制数量的多少,就算是榜单上有成熟作品的游戏公司,现在老板估计也睡不好,也怕。
而死掉的这一批是谁呢?
是刚刚开始萌芽没几年的独立游戏业者,是尝试做风格化的小型工作室,是代理海外小游戏的发行商。他们的抗灾能力最差,死的最快。眼下这种情况,他们要不然是把项目完全搬到海外去,要不然是抱大厂大腿求投资收购,要不然是改行。
而大厂呢,既然版号有限了,那有限的资源必然要尽可能创造价值才行。所以市场上的游戏项目会进一步向大型高付费集中,小规模、新类型的尝试会越来越少。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呢?这就好比是一座森林,你把树苗和草皮全铲了,只留几颗摇钱树。森林里是死寂的,没有新点子敢发芽,没有风格敢成型,没有人敢做任何导致最后这棵树也倒下的事。
然后哪天打个雷,森林里就真没树了。
我想做有趣的游戏,所以我确实很焦虑。
不提了,工作。
(任何不同意见,您说的都对,麻烦别留言了可怜一下焦虑的中年文艺妇女吧谢谢。)

附:华尔街见闻 | 网络游戏将实施总量调控 腾讯网易美股隔夜重挫逾7%

8月30日周四晚间,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通知显示,国家新闻出版署将对网络游戏实施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
目前中国市场网络游戏的上线途径大体是备案—拿到备案号—版署送审—审核通过—上司务会—拿到版号。

但在今年6月,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市场司就曾因机构调整关闭了国产游戏备案端口,只剩进口网络游戏审查端口。

新浪财经援引业内人士表示,此次事件将会影响到国产游戏的上线运营,未来或许文化部备案会发展成像版号一样较难申请。而另一位业内人士也表示,相较文化部备案,版署不批版号更为燃眉之急。

以下评论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一****毛:算是曾在出版行业待过,当时被限制得死死的就很担忧游戏,现在进了游戏行业,它真的来了

@未****子:游戏业有过一百万种被限制的条款,但没想到这次能拿“保护青少年视力”做理由。简直是大型魔幻现实主义场景剧。

@m****5:成本低这点人家早就懂了,所以才必须管控。接下来禁止外来游戏,自己搞个“八个样板游戏”系列,下力气狠抓精作,居然也挺好玩,过个几年,大部分人就不知道有还别的游戏了。

@黄****葳:有些朋友觉得限量了是不是大厂就只好做精品以保证市场呢?其实不是,真实情况应该是,既然限量了,没有竞争了,那我拉三坨屎你也得吃,不吃就没得吃,我干嘛要加大投入做费力不讨好的事呢?卷一波跑路转行其他行业我还是巨头,最终游戏市场和大量就业岗位就没了,我依稀记得游戏业还在拉动国家经济的吧

@甜****葚:我好失望,也十分的惊慌,我们的未来到底要变成什么样子,我们被限制在一个越来越小的圈子里,这张大网慢慢的温水煮青蛙一样的收拢,我从相对自由的年代,看着这国家一步步变成这样,周围很多人还认为这就一来发生的任何事都和他们无关,和说我愤青,我真的好绝望,越来越畸形。

@柳****啊:steam中国特供版消息放出来的那天,大家说,这是中国游戏圈最黑暗的一天;wg版怪物猎人下架得那天,大家说,这是中国游戏圈最黑暗的一天;今天,大家又说,这是中国游戏圈最黑暗的一天。可悲可叹啊,只短短几月,便经历了3次黑暗。

@黄****年:想敲这他们的脑壳问他们,这样搞怎么让文化走出去?

@山****了:很恶心了,一想到还是终身制,终于感到了失望

@作****名:游戏机禁令+任天堂神游全年龄游戏机兼软件过审失败+魔兽卡审+游戏行业审核缩紧,这是目前我国经历的最黑暗的一个年代,年份大概是2008年前后两三年的时间。现在政策正朝着这一最黑暗年份的程度逼近

@酿****可:大概一年半前我觉得“太痛苦了,这就是文娱产业的至暗时刻了吧。”[摊手]我错了,我他妈没想到这还是一场看不到头的极夜。

@绅****叔:多年后XX日报还会发一篇社评,反思为什么没有高质量的国产游戏,再把锅全扣业内人员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