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赵嗷嗷。首先感谢大家对我举报北大研究员谢灿一事的关注。

上次发锤之后,谢灿在他的公号写了一篇所谓的回应,对我几千字的陈述和几十张聊天截图只字未回,而是曝光了我的姓名和工作单位。

也许是自知理亏,他先是把我这个受害者的名字三个字曝光了俩,但生怕别人搜不到我,又把性骚扰事件发生两年前我写的报道标题都给列出来了,还把我无关同事的名字挂了出来,可真是用心良苦了。

对他那篇可笑的回应我会给出回应的。他的学校是放假了,我却是一直在工作,所以我的时间相对被动。但是他对我的污蔑终会一句一句打回他自己脸上,继续狡辩挣扎只会让他丑态尽露。作为一名记者,揭露真相是我的本职,别妄图颠倒黑白,正义不会缺席。

不过今天要说的是另一件事。前几天,成为了小小的米兔发声口的我们收到了一封举报信。与举报北航陈小武的罗茜茜一样,受害者如今也是一名旅美女学者。性骚扰事件也是发生在十几年前,对当事人的伤害一样至今未息。

受害者决定实名发布这封举报,我在作者栏写下她的名字时却犹豫了很久。她在美国拥有平静的生活,实名无疑会让风暴来临。有人问她“是不是不想混了”,她也明白自己将面对什么样的质疑、诋毁和攻击。但是她依然决定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她有耳闻,受害者并不只她一个。

而且她对我说,我对谢灿的举报给了她说出真相的勇气,她也想让我知道,有人与我站在一起。对此,我敬佩并感激。

下面是受害者陆绮发来的原文:

那是在2005年左右的事情,我当时在复旦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所做研究生。做了一年以后我感觉科研环境实在很不理想,因此我想出国,就找当时的所长杨雄里院士写推荐信。我想请老师帮这个忙应该并不过分。

当时在中午的时候,我给杨雄里先生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请问他是否可以帮忙给我写推荐信。半小时以后他就回复了,让我去他的办公室面谈。

当时他可能在午休,枫林校区脑科学研究所的大楼有很大的窗户。但是他把窗帘都拉上了,房间光线很暗。他坐在背对窗户的位置,我坐在面对门的位置。

在谈话中,他提到了我的条件不是很过硬,而他的推荐信可以是一个非常强的助力。他也谈到以前的学生找他写推荐信,他们都去了很好的学校。同时他也希望我不要声张他答应我写推荐信这件事情。当时他给我的理由,是希望其他学生能够安心科研,不要因为我想离开而动摇。

然后谈了大概半小时,我走的时候,在办公室门口,他帮我开门,当时两人距离很近,他忽然就把我搂住,亲我的嘴唇。

我当时木掉了,就呆呆走出办公室。他的秘书就在门外。我在卫生间坐了十分钟,特别懵。

我在想,啊这个社会的残酷终于降临到我的头上了。我懵的是,我请他帮忙他到底要什么。他会提出其他的要求么?我怎么办?是的,我想离开这个研究所,但是我不会为任何事情献身。我不想做这种交易。

然后我回宿舍给他发了电子邮件,我说我不要他的推荐信了。他似乎很生气,第二天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去,当时我很紧张,我穿了一件最丑最保守的衣服,我把手机放在口袋里,想需要的时候可以录音。

在办公室里,杨雄里对我说那只是一时冲动,同时他表示依然可以帮我写推荐信,我还是拒绝了。

我直接的导师是李葆明,杨雄里似乎也给李葆明压力。

杨雄里实验室有一个女生也提出要出国,杨很生气,打电话给李。李又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要鼓动那个女生,其实我没有。

我就问李,是谁看见了我鼓动那个女生,李说了一个实验室青年教师的名字。我就笑了,我告诉他,他说的那段时间我一直呆在寝室里,那个女生并不和我同寝,而那个青年教师也从未来过我的寝室。我觉得好笑,为什么李葆明要说谎。

其实当时我对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失望了,当时我非常苦闷在学校bbs上写过我想自杀,还有学校的心理老师在bbs上联系我。

最后打消我自杀念头的是我当时的导师李葆明。他打电话给我,说我要死就死在校外,不要在校内耽误他、耽误研究所,连累到他的升迁前途。

然后我就不想死了,本来我想我自杀还能让这些人有点悔意,可是他们真的一点都不会有任何反省的。他们只会觉得他们倒霉,碰上了倒霉事。既然如此,我就要坚强地活,笑着活下去。

最后我在李葆明实验室三年,我答辩了,但是因为没有第一作者的文章发表,我没有拿到硕士学位。

我离开了李葆明实验室,来到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另一位老师的实验室工作了半年,在这位老师的大力帮助下,2008年我终于申请成功,到美国一所大学学习。2013年,我获得了博士学位。

10年过去了,我依然在做学术研究工作。我是热爱科研的,科研也带给我快乐。所以我应该为维持科学界的圣洁,尽自己的一份义务。

陆绮

于美国

陆绮姐告诉我,导师的权力真的很大,在美国也是如此,但是美国对导师的制约要比国内多得多。在那件事情之前,她把教授们视为学术前辈和长辈,而在被杨雄里强吻之后,她看待他们的心理都发生了变化。

最终她没有拿到杨雄里和李葆明的推荐信。在经历了一番波折,耽搁了一些时间之后,她还是成功出国完成了学业。

在收到她的来信时我都震惊了,甚至不敢一口气读完。我想说,她能够活下来、走到今天,不是因为对方和帮凶的恶行不够严重,只是因为她足够坚强。

我看到了十几年前的环境下一个受到院长骚扰的小女生会如何被逼上绝路,也期望如今的世道能还给当年的女生一个公道。

另外,如果有人希望在此平台举报性侵/,为了尽可能保证大家的隐私问题和证据完整,我们在此提供账号邮箱给大家,邮箱是[email protected]。也推荐大家加林哼哼的个人telegram账号(totorolinlin)直接交流,毕竟相比微信和邮箱,这个平台是加密的(需爬梯子)。谢谢勇敢的你们。

百度百科资料显示:

杨雄里,1941年10月生于上海,祖籍浙江镇海,神经生物学家、生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脑科学计划的筹建者和推动者,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春理工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名誉院长。

李葆明,男,1962年12月出生,江西宜丰人。研究生学历,理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上海市领军人才。

中国数字空间 |  metoo

削美丽 | 汇总:MeToo在公益圈曝出了哪些人他们是怎么回应的

土逗公社 | “性骚扰”四十年 权力才是TA们的春药

王五四:三十年前你对女学生做的事,任继长校长你还记得吗?

【立此存照】#MeToo:让我成为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