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胖子:灵魂的工程师的提法非常恐怖

教师一直被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说实在的,这个灵魂工程师的提法非常的令人恐怖。很多人也许不知道这个称呼的来历,这个称呼是斯大林提出来的,不过当时他是把作家叫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后来,被加里宁引用到教育界,说教师也是灵魂的工程师。【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6】

灵魂的工程师,顾名思义就是灵魂的制造者、操控者、维修者,晕死,按照这个说法,我们的灵魂居然是有人制造,操控和维修的,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们都是行尸走肉,有人在我们的大脑里植入了某种程序,让我们按照他们设定的模式生活、工作、吃饭和做爱,天啊,我们是别人的提线木偶,这难道不恐怖吗?

灵魂是自由的,它是上帝赋予我们人类,让我们跟其他动物不同的一种东西,如果有人对灵魂的源代码进行修改,尤其是植入某种病毒,那么,这种所谓的工程师其实就是不合格的。不“预设立场,更改属性,伏笔Bug”的工程师,才是合格的工程师。

把教师和工程师联系到一起,这个提法本身就是很值得怀疑的。什么是教师?教师的职责本是启蒙心智,传道授业解惑,是许多人认识世界的“推窗人”,这种职业本身只是是知识的传播者而已。如果你现在把它定位于灵魂的工程师,这问题就复杂了。要知道,灵魂这种产品在人出生时已经由上帝设计完毕,工程师能改变的东西很有限。再牛逼的工程师,也不能把牛油果做成三文鱼!何况是灵魂?

如果说,有的时候,为了让某些类似常春藤一样的植物能生存,工程师建立个框架,让他们就着某种规则生长是没错的;但是,如果某些植物,譬如说大树,你非要设置个框架让他在里面成长,那就是摧残。当然,最邪恶的一种工程师,他们会在雇主的授意下,夹杂和兜售私货、裹缠甚至扼杀天性、删减自由的枝桠、闭合瞭望的窗台,这样的工程师其实是园艺师——哈哈,我不能说他们邪恶,因为中国的教师就叫做园丁,在培育祖国的“花朵”。

谈到这里,我们就很明白了,所谓的灵魂工程师其实跟教化有关。有人要通过这些所谓的工程师把自由的灵魂变成为他们所需的能被某种超能控制的可操控的东西,为他们所用。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想起一个美国电影,叫做《分歧者》。在那个世界里,有一个派别通过对某些派别的控制,借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个派别就是博学派。博学派认为,”自我意识“是需要被消除的,因为,他们有害,不利于控制,更不利于对制度的保护。所以,博学派发明了一种注射剂,用来控制天生在反抗意识上十分弱的无畏派,作为杀戮机器。其实,在某种意义上讲,博学派就是灵魂的工程师。那么,它们给世界带来的是和谐吗?肯定不是。于是,我们自然也会推导出一个结论:教化是有害的。

既然教化是有害的,那么,作为教化过程的“灵魂的工程师”自然也不是什么光彩的职业,他们是某些人为了控制别人的灵魂而雇佣的一群生产线上的装配工人,他们的工作不是为了让别人的灵魂更加灵动,而是为了将别人有趣的灵魂变得无趣,将自由的灵魂变得呆滞,禁锢灵魂中的理智成分,催眠灵魂中的良知因素。那么,这种工作值得赞美吗?

德国大思想家雅斯贝尔斯在他的著作《什么是教育》里说,“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他认为唤醒灵魂以外的知识传授和技能辅导不能称作教育,只能称作培训。即便是培训,本身也是中性的,但是,如果这种培训变成了驯化,这种所谓的教育就是邪恶的。【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6】

朱乙夫作品:当代风景

所以说,作为一个前教师,我真的不喜欢“灵魂工程师”这个提法,因为这对于我来说,塑造他人的灵魂是残忍的,剥夺他人独立思考更是不道德。每一个灵魂都应该在阳光下自由而灿烂的生长,绝对不应该被某些“工程师”按照某种指示篡改成他们所需要的模样。

———————————————————————–

环境逼仄,写文章容易被删,你的打赏是天佑继续坚持的动力。如果你在打赏时出现与对方交易有风险的提示,那是有人不希望你给天佑打赏。此时,你不打赏天佑不怪你,但拜托转发,谢谢!

2018年9月10日, 8:11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