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椒部落 | 工友诗两首:城中村的街道,一片灰的死寂

摘要: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真正立身,也没有一个方向可以坚定眺望。

本来自腾讯原创馆,插画师:树林

灰色城中村

一群群鸽子在灰色的黄昏里飞

像是在空中移动的一尊尊雕塑

想必它殷红的胸膛

早也灌满了时光的铅水

扑腾扑腾闪动着翅膀

却再也无法将天空的色彩改变

就连刚盛开那朵朵白色的洋槐花

也蒙上一层异样的五月灰

我不再枉然奢求黎明

因为再多的黎明

也于这样的灰相差无几

城中村的街道

皆然呈现一片灰的死寂

放眼望去 敞怀尽思

唯有人群脸色复杂

在一重重万重重

茫茫的灰中

苍白惶惶的飞翔 奔跑 行走

蹒跚挪步  跌落悬崖

创作背景

2018年5月4日黄昏,写于北京五环外城中村。在北京,出了三环,那里城中村的条件有时会差到让你难以想象。随时都可能拆迁的村子,坑坑洼洼的道路,垃圾随处丢,厕所脏的如八九十年代的农村。来自天南海北五湖四海的异乡人,仿佛在一场大风就能吹走的城中村里活得肝脑涂地、真假难辨。

本图自腾讯原创馆,插画师:BIGMAN

在二月的黄昏里写一首黯然的小诗

心情不合时宜的伤感

身体不合时宜的孤单

麦地空茫茫的在东风里吹

故乡的落日

血一样红

在我的骨头里烈烈燃烧

我欲手持野花的根

杀死世俗

杀死太阳

此刻我醉倒在熟悉的家园

醉倒在人情日渐凋敝的村庄

醉倒在蓬勃生长的空旷田野

醉在斑鸠的“咕咕咕”声中

在二月的黄昏

忧郁成灾

在一个叫做家乡的地方

在雾色弥漫的华北平原

用一颗污浊撕裂的心

写一首黯然的小诗

创作背景

2018年2月19日,写于故乡麦田地的夕阳下。我们像是故乡的叛徒,又像是异乡的异教徒。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真正立身,也没有一个方向可以坚定眺望。在一年只待半个月的故乡家园,越来越陌生,越来越疼痛。一次在去洗澡堂的门前,看到落日余晖,夕阳快要落去,想起自己十多年的漂泊经历,第二天又要飘去他乡,也瞬间想起距离自己三里处南北朝老乡江淹的诗“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不禁黯然神伤,悲从中来。

作者:

29岁,来自河南商丘。2003年南下深圳打工,十多年在珠三角、长三角的工厂车间里。发牢骚长短三百余篇,大多以歌词形式,由海子诗歌、张楚、汪峰、郑钧歌曲为引子。后受西方摇滚歌手、鲍勃迪伦、披头士、滚石、大门乐队、平克弗洛伊德等亦歌亦诗的歌词影响较深。

相关阅读:

尖椒部落 | 家政女工诗歌:苦在心里,笑在脸上

BBC | 深圳佳士工人维权发酵:左翼青年与政治诉求

端传媒 | 沈度:从沈阳到岳昕──蝴蝶效应、母校情结,与两个北大

2018年9月15日, 9:45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