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V】“请用我买的枪枪毙我”之黄河玩具枪的兴与衰

来源:腾讯事实派 | 请用我买的枪枪毙我:仿真枪标准争议背后的罪与罚

32岁的黄志军打开房门,办公室内还保持着6年多前被警方查抄后的场景:玩具零件散乱堆放,三四把“枪”扔在桌子上,抽屉拉开着,灰尘覆盖其上。“喀拉、喀拉。”黄志军拉动“枪栓”,两把“长枪”没动力,而另一把尚能使用。

“啪!啪!”枪里弹簧反复压缩释放,将一粒粒黄豆大小的塑料弹丸弹出枪口,弹丸从玻璃上反弹,蹦跳着藏进角落。这把十几块钱成本的玩具枪,丢在角落七年后,依然有良好“火力”,也代表着曾经国内最知名的“”牌玩具枪的品质。

自从2011年7月父亲黄河被拘留、逮捕直至判刑,快七年了,作为“少东家”,黄志军很少到办公室来,也没再摸过从小熟悉的玩具枪。家道中落、父亲入狱都因玩具枪,玩具枪像一个梦魇,他不愿再碰。

福建省晋江安海桐林村,位于马路边的晋江智高玩具公司(以下简称智高公司),警方查抄后曾被当地媒体封为“地下兵工厂”,现今门口仍留原名,但企业早已消亡,厂房租给别人多年,仅剩几台机器。而因为“黄河牌”玩具枪的知名度,目前不少购物网站卖的玩具枪仍在打“黄河”招牌。

当年警方查抄智高公司近两万支塑料枪,后认定6103支是具有致伤力的枪支。智高公司的负责人黄河,一个有小儿麻痹症的三级残疾人,也因此被法院以犯有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判处14年有期徒刑。

狱中的黄河一直不服,坚持想申诉,认为判得太重,“玩具枪怎么成了真枪?想不通。”他骂儿子给他申诉不积极,每次黄志军去监狱探视,他都让儿子再去递交申诉状。

黄河照片

黄志军拿出父亲的照片,至今他的父亲黄河仍在狱中。黄志军拿出父亲的照片,至今他的父亲黄河仍在狱中。
在黄志军的记忆中,上世纪90年代父母就从事玩具制造行业,父亲当过车床工,懂技术,最早是做玩具中的弹簧,后来成立晋江智高玩具公司。

“公司不算大,工人最多时有200人,2004年到2008年间仿真枪是一个暴利行业,一般玩具利润最多30%,而仿真枪可以达到200%,年营业额最多两千多万。”

2008年前,玩具厂家一直在打擦边球,“以前是看玩具枪的子弹能不能击穿木板,穿了就是枪,打不进去就不算。香港是不能超2.0焦耳,父亲还曾从香港买了一个仪器测枪口的动能。”黄志军演示,用枪口伸进一个小仪器,可以测量子弹射出时的能量,但实际上并不准。

按照1.8焦耳/平方厘米的标准,黄志军认为,市面上打塑料子弹、水弹的所有玩具枪几乎都超标,“甚至撒尿的力量也可能到这个标准”。

智高公司被查是因河南买家被抓。负责车间管理和研发装配的葛洪鑫被判了5年,另一工人陈宋亮被判了3年,黄志军也被拘留了一个月,黄河则被判了14年。直到那时,黄志军才真正意识到,他们低估了严重性,此后几年里家里的重心就是上诉、申诉,仅律师就换过8个,未能改变结果。

此后大多数工人结了工资遣散,工厂关门,随着父亲判刑入狱,企业彻底垮掉,为维持生活,黄志军卖掉了很多设备和材料,并出租厂房。

如今已经人去楼空。

实际上,黄志军记得泉州本地和智高玩具公司同时生产玩具枪的企业并不少,玩具枪利润高,生产厂家也多,事后这些玩具厂家大多关停转型或转入地下生产。“现在还有生产的,但不是熟人就难以接近,毕竟抓住后判的这么重,都害怕。”黄志军已多年不联系老客户,玩具枪圈子里的关系都断了。

全文阅读

相关阅读:

四川19岁男子网购仿真枪被判无期

天津老太摆射击摊被判非法持有枪支罪

【网络民议】大型悲惨剧:”战狼族“遭”护狼族“围攻

 

 

2018年10月15日, 10:14 下午
分类: 影视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