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里河 | 央媽不是一定要保7

作者:一姐  源自:三裏河

從10月26日人民幣匯率的走勢看,央行的喊話再次起了作用。

在當天人民幣接連下跌,再創2017年1月以來新低:離岸跌破6.97,在岸跌破6.96的時候,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喊話警告空頭:幾年前我們都交過手,應該都記憶猶新,並表態:中國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之後人民幣止住跌勢,雙雙反彈,在收盤時收復了當天所有失地。

算起來,喊話穩定匯率,也是央行的老傳統了,今年7月匯率十連跌的時候,易綱和潘功勝一出來表態,也是立刻止跌了。

但潘副行長這番表態,除了穩定短期匯率,更想起到的作用,恐怕還是給破“7”做點情緒鋪墊。

因為保“7”首先就意味著經濟代價。前年,在美元走強的影響下,人民幣全年貶值超過了6.8%,一年之中3次逼近7元大關,當時央行為了守住“7”,動用四分之一的外匯儲備,並同時開始了近十年來最嚴厲的“海外投資”審查,嚴防資本外流。

這次進入貶值通道後,央行口徑下的外匯占款餘額從8月開始結束增長企穩的態度,最近兩個月分別減少23.95億元、1193.95億元,政策干預的成本有明顯上升趨勢。

就目前而言,破7最大的好處不僅可以增加貨幣政策靈活性,讓央行在保匯率和保外儲的矛盾中稍微鬆口氣,也有利於樹立國家信用,不至於打斷資本專案自由化進程,和花了很大心思的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但7這個數位,現在跟股市的幾個整數點位元一樣,已經是個錨一樣的心理象徵了。而這個錨的形成,也是央行過去干預匯率留下來的果子。

最早是08年央行在金融危機時為了穩住人民幣,最終把匯率穩定在7之內,再就是上次,2016年那次消耗了1萬億美元的保匯率大戰中,點數最後也恰好給控制在7以內了。這兩次穩定匯率的經驗,強化了7對於“穩經濟”的象徵含義。只要不跌破,就意味著中國經濟的走勢還在可控範圍。

但目前狀態下保7的壓力已經越來越大,除了直觀的外儲成本,還有經濟中整體走弱、貿易摩擦對進出口帶來的影響,以及國際上對匯率操縱的質疑。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近一個月來央行雖然有各種穩匯率的漢化和表態,但也一直在強調匯率彈性和“不干預“的態度。

早在8月份,周小川參加金融40人論壇時就表示:人民幣匯率波動是正常的固定不一定是件好事。之後就有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更明確的跟了腔:央行沒必要保7。

到10月初,央行貨幣委員會委員劉世錦撰文,標題是《只要人民幣匯率機制正確,不怕點位不回來》,文章中寫道:要正視匯率均衡水準的動態調整,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無論是“破7論”還是“保7論”,都忽略了均衡是動態的,這一點至關重要。

人民幣的均衡水準並非一成不變,應該適應人民幣均衡水準的動態調整,增強匯率的靈活性,發揮市場自動均衡的基礎性作用,保持人民幣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財新》在引用這段話後說:市場將之解讀為監管正在釋放放鬆保7心理關口的信號。

之後易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國的貨幣政策還是以服務國內經濟為主,如果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較大,貨幣政策還是會有所鬆動,可能匯率變化的會暫時讓在一邊,匯率和利率工具會用上。

可以說,央行不想保7的態度早就有了,也通過各種管道吹了很多風,但在中美貿易摩擦的敏感罐頭,短期內保7穩匯率壓力可能並不會消失。雖然美國沒有像川普之前警告的那樣,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川普說中國通過貶值緩衝關稅壓力的批評並沒有停。

這個批評有點很多年前保爾森給吳儀出的難題,他向吳儀抱怨人民幣低估,但當吳儀問他:“你們想要人民幣調整多少?給我一個數字”的時候,保爾森又拒絕了,他說中國應該讓市場決定貨幣的價值。

作者:一姐;来源:三裏河,點擊本頁左下角“閱讀原文”可以流覽原文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