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俊伟:被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逼到绝食住院的陈可欣

我是人民大学经济学院16级学生向俊伟,昨天我发出微信文章,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阅读量迅速突破10w+,使人大经济学院老师手中的一份黑名单曝光于天下。

人民大学经济学把十二名关注社会、关心底层的同学列为重点“作战对象”,安排特定老师做思想工作并定期汇报,甚至是安排其他同学定期汇报他们的日常活动。而位列名单一号位,用红颜色重点标出的人,就是我的可欣学姐。从暑假以来,因为前往南方声援工友,她的名字被许多同学与网友知晓。

后来,她被20多名亲友、老师、jing*察强制带回家中。自从她在8月30日突破重重封锁发出一封自白书后,此后便再无音信。

我们心急如焚,不知道她在这一个多月里经历了什么,直到昨天联系上了学姐的高中同学,才知道可欣学姐为了争取自己的人身自由,竟在九月初因为绝食住院了三天有余!

这究竟是怎样的时代!青年学子因为关注底层,就要被关在家里反省,不认错就不能返校上学。这不是可欣学姐的错,不是那黑名单上十二名同学的错,是我们的社会,病了!

这个成为老师稳控对象中“头号人物”的大四女生,究竟是怎样的来头呢?许多不明真相的同学在听闻老师的描述以后,都觉得这是个极危险的人物,谁要是跟她扯上关系,仿佛就也会被拉下万丈深渊一样。但凡是认识可欣学姐、接触过可欣学姐的人,都只会觉得这样的说法十分可笑。

可欣剪着短发,瘦瘦高高的。认识她的人常常说他像个男孩子,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总是一身简单朴素的打扮,更是因为她说话行路都透着干练豪迈的劲儿,眼神里总是一股坚毅果决。“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从福建省的一个普通家庭拼搏到人民大学,可欣学姐的“奇志“从不在于对个人前途的追求,而在于对劳动人民发自内心的爱。在最宝贵的青春时光里,可欣学姐坚定选择和劳苦大众站在一起求索未来。

我刚刚考上人大的时候,就认识可欣学姐了。大一新生们都带着对世界美好的想象和一股青年人的热忱踏入人民大学的校门。不止我一人被“国民表率,社会栋梁“这样的口号深深打动,但过的却是三点一线的生活,也有偶尔出去玩乐后的空虚。

在”“里,对培养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言,未来是明确的、学习成绩与社会实践是用来贴金的;未来又是迷惘的,功利化的生活与理想情怀的冲突颇多;而”人民“在这里几乎是完全消失的。可欣学姐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能跳出校园,反思社会的人大学子。经济学院的老师们说,这些同学总是关注社会阴暗面,但可欣学姐这样的人看见了黑暗,不是选择畏缩和逃避,而是直面它,并想办法解决它,没有比这更积极更正面的事了。

在更多的时候,可欣的生活与人大的三千后勤工友密不可分。她和新光平民发展的同学一起给工友们办文娱活动,很多工友都记得她的名字,有什么小困难都找她帮忙,买药、买火车票、买手机……食堂的叔叔阿姨们把可欣看做是自己的女儿,可欣对待他们也像对待自己的亲人。最近北区食堂的邹叔问过我们好几次,可欣去哪了,怎么开学了还不回来,我们一度哽咽,不知如何回答。

可欣在自白书里写到,在一个趾高气昂的jing*察凑上前威胁她的时候,她说:“我的眼泪只会为人民而流,不会为你这种下流的人而流”。我想起去年冬天,大兴火灾之后北京大规模清理外来务工人员,可欣学姐看到这条消息后,担心很多住在那里的工友难以搬家,无处可去,便带领我们赶往皮村,把一些微薄的物资支援给工友。当我们看到昔日繁华的工业区,已经变成被拆除后的一片废墟,许多无家可归的人背着重重的包裹在街上流浪,可欣学姐面色沉重,默默地流泪。可欣学姐如果什么时候会流泪,那一定是想到了工人的境遇和命运的时候。

谁人都可以在苦难面前留下眼泪,但却不是人人都有勇气改变这个社会,不是人人都能在面对不公正、不平等的时候有勇敢说“不”的反抗精神。可欣的坚韧顽强之处就在于此,一如她很喜欢的小哪吒一般,勇斗妖魔,不屈无畏。

今年四月份,新光有几个同学积极关注人大教授顾海兵性骚扰学生一事,学校却污蔑新光有组织有预谋地“导演”了当时的明德商学楼事件,大规模约谈、威胁新光同学,新光甚至面临被取缔的危险。可欣学姐据理力争,写下了给刘伟校长的公开信,力陈新光同学关心社会现实,追求公平正义的真心,在同学们的舆论支持下,新光得以继续运营。

暑假,当她听闻了深圳工人的遭遇,毅然南下展开声援。南国的炎炎烈日,未曾消磨她的斗志。即便是遭到了暴力清场,她依然写下了决不妥协的战斗宣言。

因为她不妥协,jing*方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来做她的“思想工作”;因为她坚信自己的选择没错,jing*方就找来了各路亲友、老师二十余人轮番劝说她“浪子回头”。最后,她被二十余位亲友、老师强行绑回家中。

哪怕是一直不被准许返校上学,哪怕是已经被限制人身自由,我们今天得知,她始终都不曾妥协!“人的身躯,怎能从狗的洞里爬出?“而我们伟大的人民大学啊,只要老师还认为可欣的头脑中存留着”危险的思想“,就断然不让她走出家门一步。

可欣学姐,我们无法想象,你在家中到底遭到了多严密的监管和控制,我们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你一定非常希望见到Sheng-Yuan团的同志和战友,你一定希望了解工友们与同学们的讯息和安危,你一定希望逃出“牢笼”继续为你所深爱的劳动人民发光发热。而你别无他法,只得以生命为筹码来坚守你无畏的选择。

目前,人大经济学院名为教育实为“维稳”的监控还依然笼罩在十二名同学的头上。在整个人民大学,这个数字甚至更多。

下午的时候,我得知:今晚经济学院的团学系统即将开会,专门讨论我们这十二名同学。不知他们是继续执迷不悟,要把我们彻底定性成不可救药的“重点学生”;还是像北大团委那样,及时悬崖勒马、认识自身错误,还我们清白和名誉,并公开道歉。希望经济学院团学系统作出顺乎历史潮流、顺应正义呼声、维护学生利益的正确决议。

在此,我正告经济学院:

1、立即护送可欣学姐安全返校,保障其身体健康,不得以各种理由迫使其签署保证书。

2、向包括我在内的“一对一工作”名单上所有同学及家人公开道歉,恢复我们的名誉,保证不打击报复,取缔所谓“一对一工作”制度,承认自己的错误并立即改正。

3、不得以任何方式打压或污蔑任何关心校园发展、关注工农群众的同学,并对他们开展活动给予保障。

可欣姐,盼你安全归来!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2016级本科生

2018.10.7

 

相关阅读:

向俊伟:因为关注底层,我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的“黑名单”

王五四 | 恰同学少年 扰乱社会秩序

 

2018年10月7日, 8: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