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浪荡 | 日本40年对华援助即将结束,我们应该说谢谢吗?

原创: 水木大梁 日本浪荡

一周前,日本政府表示将结束对华政府援助(ODA,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此前中国是日本的政府开发援助的最大接受国。

▲NHK报道

1 日本对华援助知多少?

从1979年以来,日本通过有偿、无偿等方式对中国提供了大量的发展援助:

1979年,日本通过技术合作方式给予中国2.59亿日元,这是对华的第一笔援助款;

1980年,第一笔日元贷款为0.93亿日元。

1981年,第一笔无偿资金援助为2.49亿日元。

近40年间,日本对华援助总额为3.65万亿日元(按近期汇率折合人民币约2551亿元),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日元贷款,累计有2.5万亿日元。

我们理清一下,这里所说的发展援助,包括了不需要还款的无偿援助(无偿资金援助和技术合作援助),也包括了需要还本付息的日元贷款(利率非常优惠)。

2006年开始,日本停止了对中国的一般无偿资金援助,2007年开始停止了对中国的日元贷款新项目进行新的金融融资。此后年度的日元贷款,其实都是已签项目的后续执行而已。

近两三年以来,日本的对华ODA,几乎处于停摆状态,仅限于一些小规模的技术合作、草根友好(人类安全保障关联)等名目的援助。

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在对华援助上,是排在主要国家的第一位,而近年来援助金额已经大幅减少。比如2015年,日本对华援助金额仅仅为1.51亿美元;相比之下,德国对华援助金额为7.49亿美元,法国的援助也比日本的多。

▲主要国家对中国的ODA(资料来源:日本外务省)

2 日本对华的无偿援助

截止到2016年,日本对中国进行的无偿资金援助总额是1223.7亿日元;而同时期内通过技术合作(包括人员培训、技术人员派遣支援等方式)进行无偿援助的规模则大很多,合计金额为6711.7亿日元。这两部分合计,总额大约为8千亿日元。

换而言之,近40年以来,日本对华无偿援助就是8千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00亿元)。说清楚点,这个就是日本给中国的红包,不需要还的那种。

▲日本对华ODA的无偿部分(资料来源:日本外务省)

3 日本对华的有偿援助

这些年来,日本对中国的援助大头,主要是日元贷款。从1980年第一笔0.93亿日元开始,每年贷款金额一路上升,1990年代每年大概的贷款金额为1000亿日元左右,最高的一年为2005年度的1475亿日元。

2007年开始日本停止了一切日元贷款新项目的签订,其后每年的日元贷款其实都是之前签订项目的后续实施部分。从资金流的角度来看,2008年以后由于没有了新增贷款项目,而中国的还款金额不断在增加,每年资金流都表现为中国向日本流出。

日元借款期限比较长,一般的项目贷款期限为30年期(可展期10年),也有部分项目贷款期限为40年(可展期10年)。利率相对来说还是相当优惠,有些项目年利率为1.5%,有些则为0.75%。

▲日本对华ODA的有偿部分(资料来源:日本外务省)

4 日本对华援助代表性项目

40年的时间跨度足够长,日本对华援助的项目也相当多。我们整理了一下比较有代表性的项目——

无偿援助金额最大的项目:

(1)1979-83年间实施的中日友好医院项目,4年4批次无偿援助总额164.3亿日元;

(2)1985-88年实施的中日青年交流中心项目,也是4年4批次援助总额103.9亿日元。

▲中日友好医院。

其他金额相对小点的,主要是一些大学日语学习语音室(比如说四川大学、大连外国语学院等)和博物馆、科学馆等机器设备的无偿捐赠,以及卫生、防疫方面的无偿援助。

有偿项目中,港口、铁道、高速、空港、水电站建设等主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占了很大比例:

(1)秦皇岛港口扩张项目,1980-88年,8年间8批次贷款总额497.85亿日元;

(2)1980-83年实施的北京-秦皇岛铁道扩充项目,4年4批次贷款总额816亿日元;

(3)1991-94年实施的南昆铁路项目,贷款总额577亿日元;

(4)1993-96年,北京首都机场项目,贷款总额299.9亿日元;

(5)1997年,上海浦东机场项目,贷款总额400亿日元。

类似的项目还有很多,如港口建设方面有连云港、青岛港、石臼港、盐田港、海口港、洋浦港,水电站方面有天生桥水电站、五强溪水电站等,北京、西安、湛江等国内相当多的城市的上下水道建设事业都使用过日元贷款。

▲武汉长江二桥也是日本对华援助项目之一。

5 日本国内对于对华ODA看法

1980年代刚刚开始改革开放,当时中日关系处于蜜月期。

继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再次成为中国打开国门后,临摹的第一大经济发展对象。面对一穷二白的家底,邓小平很谦虚,整个中国都很谦虚。

海对面,日本人也乐于享受那种经济社会发展优等生的巨大优越感。从70年代早期的田中角荣,到七八十年代的大平正芳、中曾根康弘、海部俊树、竹下登,都是主张与中国友好相处的日本首相。

▲1979年12月日本首相大平正芳访华,与邓小平会面。

正是在这种氛围之下,日本愿意帮助中国推进现代化建设事业,也就有了上面提及的日本对中国的各种援助。

1980年代,日本人也觉得这种援助有助于中日友好。1990年代中期开始,钓鱼岛问题重新浮出水面,2012年日本实施“国有化”闹剧后,两国之间从官府到民间的感情都渐次冷却到冰点。一直到现在,日本国民称不喜欢中国的比例依然高达八成以上。

在这种背景下,日本舆论认为,援助或者贷款给中国这个与日本作对的国家,是天大的笑话,没有任何意义的举动。

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10月26日,就着安倍晋三来中国访问时,著名的日本民粹主义大本营、右翼报纸《产经新闻》的论调。产经新闻的一个老牌记者,也是该报驻北京第一任局长古森义久撰文表示:日本对中国的ODA事业,是该国战后外交事业上最大的败笔。

他在文章中感叹道:40年间,我们花了3.6万亿日元血税——不不不,加上资源贷款一共是7万亿日元,我们支援了中国;这些钱,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帮中国建设了一条李登辉曾经亲口请求不要建设的通往福建的铁道(因为可以运兵),带来了一个对抗日本的强大中国!

▲《产经新闻》文章。

对于日本右翼报纸《产经新闻》的论调,相当多的中国人会不屑一顾,或嗤之以鼻,或干脆格式化地认为那仅仅是日本右翼的一面之词而已。

我却不会这么看。

6 我们的看法?该说声谢谢吗?

讲真,一直以来,真没怎么听说过中国人要感谢日本的对华ODA。

或许正因为如此,日本人抱怨,包括原来日本外务省中的对中友好派,其实一直都有抱怨中国没有对日本的对华援助给予公正公平公开的评价。

2000年,时任日本驻华大使的谷野作太郎曾经要求道:中国政府应该说声“日本的援助对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我能理解,这个时候,中国通的谷野作太郎,心底下是多希望中国政府给个说法,好让他回去安抚一下已经躁动不安的自民党和越来越对中国不友好的民间的心。那年,外交部副部长杨文昌说了句“高度评价日本的日元贷款对中国经济建设作出的贡献。”貌似回应了日本的对中友好派的要求。却未料日本自民党又说了“怎么也不提援助”;产经新闻就更是直接“一点也没有说到谢谢哦”。

一个没完没了的罗生门……

▲谷野作太郎在1998-2001年出任日本驻华大使。2004年11月,当日本国内拿日本对华ODA一事攻击中国时,谷野通过媒体呼吁日本民众注意:“中国现在还给日本的ODA贷款,远比日本借给中国的资金多得多。日本也是ODA的受益方之一。”

中国人对40年来日本对华援助,不愿意说,或者认为不应该说谢谢的理由在哪里呢?

我身边的朋友大多数都说,因为他们曾经侵略我们,而我们又放弃了让他们支付战争赔款的要求。日元贷款或者援助,是替代战争赔款的呀!

貌似,说的有理。貌似,这两者可以相互抵消?

我不知道,当年1972年毛先生和田中说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是否有一些私下的贷款替代赔款的默契。我只知道,按照毛先生的性格,即便别人愿意这么对他,他也不会接受这种结果和安排。

我只知道,现时日本对印度、越南、印尼、菲律宾这几个国家提供了大量的ODA;如对越南的日元贷款累计已经达到2.7万亿日元,已经超过了当年对华贷款的总额了。就像现时日本所做的ODA一样,当年的日本也是抱着明确目的去推进ODA的。难道这些国家也接受日元贷款替代了战争赔款?不大敢相信。

所以,一码归一码。

对着日本的历史罪行,该批就批。因为这是对日本右翼批。

对着日本的对华ODA,就该大胆大声地、真诚地说声“谢谢!”。因为这是对日本的中日友好派的道谢,对日本草根中对中国持友好态度的道谢。

【本文由梁坚原创首发于公众号“日本浪荡(ribenlangdang)”,欢迎微群、朋友圈等原文转发。其他公众号、微博、博客和网站等媒体平台进行转载必须获得授权,获权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和首发公众号日本浪荡(ribenlangdang)等信息。未经许可,严禁转载;需要授权请与后台联系。】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文君

 

相关阅读

2018年10月30日, 10:51 上午
编辑:
分类: 焦点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