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10月8日发表特约撰稿人 賈弼銘 发自日本的深度报道《曾在新疆学维语的汉族生:我们的就业方向就是监控维族人》,报道说

近幾年來,有關新疆的消息被層層封鎖,但總有隻言片語穿越過封鎖,試圖告訴我們正在發生的事情。端傳媒採訪到一位曾在新疆某高校學習維吾爾語的漢族學生。據他說,這個專業畢業後的一大出路,正是幫助政府監控維族人,成為這個龐大監控系統的一員。在學校就讀期間,他每週都要接受政治學習、寫思想匯報;每個月都要把自己的手機、電腦交上去檢查;有的老師昨天還在上課,今天就不見了;甚至在宿舍裏討論失蹤的老師,也會被舍友警告:「再這樣我舉報你們」……

儘管他熱愛新疆的美景、美食,難忘那些善良的同學,卻在畢業後決定,無論如何也不留在新疆,轉赴國外留學。

 

以下是这位汉族学生的自述节选:

學校裏的安檢開始嚴格到變態。進校門、教學樓、宿舍全都要刷卡,宿舍每晚都要查房。漢族還好,如果你忘帶卡了可以跟室友說一下,把學生證拍照發過來。但維族同學就肯定不行。 烏魯木齊整體的安檢也非常嚴格。路上幾乎五步一崗亭,每隔幾百米都能見到。在二道橋大巴扎(編按:烏魯木齊知名商業圈)那邊,走到路上會有警察攔下查手機,漢族和少數民族都會查。我們去商場也要過安檢,機場、火車站就更不用說了。在商業街一類的地方,每個路口、大型商廈門口都停有裝甲車。特警拿著槍執勤也隨處可見。我在新疆見了這輩子最多的裝甲車和坦克。

 

觉得最可怕的一件事就是每周的政治学习了。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学过这么多政治。从大一开始,每周有一天下午,我们全校集中在一起进行政治学习。学习的内容除了领导人新出的报告,还有各省、各部委的最新动态,以及官方媒体的报导。这些都是老师坐在上面念给我们听。
听完之后,我们还要写政治思想汇报,每周1500到2000字不等,先写自己学到了什么,然后反思你有没有一些学习中提到的问题。比如,你有没有存暴恐的音频和视频、你有没有“两面人”的思想倾向?所谓“两面人”,就是一面拥护党的政策,另一面又暗自支持极端思想的人。关于“两面人”的材料,是我们写得最多的。

 

新疆的“”是确实存在的,只是我在国内时都不知道这件事在境外已经发酵得这么严重。我们一般说那是“训练营”,但这个“训练营”在我们那里基本是避讳不谈的事情。我们宿舍有一位党员,他的弦绷得紧紧的,有时我们在宿舍关起门来“吐槽”新疆的安保给我们生活带来的诸多不便,或是悄悄议论突然失踪的老师,他也会制止,会变得生气,甚至说你们不要胡说,再这样我举报你们。
其实我作为一个汉族学生,并不会害怕自己被带进去,最主要是害怕老师们突然消失。有一位老师就是,头一天还在上课,第二天就不见了。学生们跑去问这个老师去哪里了,其他老师就说你们不要问。后来听说,这位老师是因为在一个中东国家拥有房产,所以进了营。基本这样进去的话,政治生涯就毁了,能不能回来任教也很难说。我还知道一位维族家长,因为孩子在中东某国家读书,这位家长有给这个国家转帐的记录,也被带了进去。

 

欲看全文,请登录端传媒网站

2017年11月2日,在新疆库尔勒市,警察站在一个被认为用于再教育的中心附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