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原标题:哈佛大学怎么研究中国五毛党?又有什么发现?
◎王宏恩/杜克大学政治所博士候选人

Gary King, Jennifer Pan, and Margaret E. Roberts. Forthcoming. “H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abricates Social Media Posts for Strategic Distraction, not Engaged Argument.”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2017. Copy at http://j.mp/1Txxiz1

所谓的五毛党不是一个真的政党,而是谣传在中国,有一群人受雇于政府,专门上网说中共政权好话、帮忙护航中共政府施政,企图改变网路民意走向。因为贴一句话可以跟政府请款五毛钱,所以这群人被称之为五毛党。身为政治科学研究者,应该如何验证这个传说呢?哈佛大学政府系Gary King教授带领的团队,在政治学顶尖期刊APSR的2017年最新文章针对中国的五毛党进行初步的分析。笔者也在King教授于三月初至Duke造访时与他当面讨论该篇文章,并同时与系上中国研究专家Melanie Manion教授讨论了这篇文章可能的局限之处。

要怎么研究五毛党呢?过往的研究限制在于,五毛党不会真的承认自己是五毛党,尤其是跟外国研究机构自我揭露身份,就算他们承认了也不一定能信。不过,King的团队整理一份资料:2013与2014年,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网宣办被骇客入侵,整个网路宣传部门的电子邮件全文被复制了一份公布在网路上。这里面一共包括了2341封邮件,其中1245封包括了贴文者跟网宣部回报他们在各网站留下的五毛党性质的文章,这里面共有43797篇网路留言的截图或内容!换言之,这笔资料内容与传说中的五毛党行为一致。那么接下来的研究问题就是:他们是谁?他们做了哪些事?又有什么可观察到的脉络呢?这个小小章贡区的结果又可以多大的推论到全中国的五毛党呢?

网路上可以找到各式各样的中国网友kuso五毛党的图片。来源:网路图片。

关于五毛党的研究发现
第一、五毛党的组成:作者们首先去找出每一封电子邮件寄件人与文章贴文者,发现大多数是由各局处的帐号贴的,包括商务局、法院、地税局、社区办公室、镇办公室、镇党办公室等,散布在各局处间,网宣部自己只发了20%的文章。与过去猜测五毛党都是一般民众的假说不同,这里的结果显示:五毛党可能是主要由各机关公务员来兼任的。作者们推论,因为中共政府已经雇用了一大批公务员,那么要求各机关公务员都多花点时间贴文。这显然比额外聘一群专门贴文的人来说更省事,也是跟过往五毛党研究不同之处。

参考阅读:五毛解密

第二、五毛党贴了什么:作者们将全部回报的贴文进行文字探勘分析,发现共可分成五大类:(1)嘲笑外国(2)与其它网友针对时政的争论(3)对近日施政表达满意(4)纯粹施政内容的贴文(5)赞美中国、爱国爱党。在这里,作者又发现一个跟过往猜测大不相同的结果:这些受政府聘的五毛党,贴文内容大概有60%都是(5)赞美中国、赞美党(例如:”众多革命先烈们的英勇奋斗,缔造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向英雄致敬。”以及”大家的日子都过好了,中国梦就实现了!”),而跟其它网友争吵、笔战、护航的比例远低于20 %(见原文图3)。作者进一步的把全部的贴文依不同中国的社交网站分类、或依帐号性质分类,其分布结果仍然雷同。因此,作者们认为五毛党们并不真的跟人争论,而大多是不停的发文爱国。

第三、五毛党何时发文:作者接着再把这些文章的贴文时间排序统计(见原文图二),发现五毛党贴文并非随机,而显然是只要有重大争议事件或时间点,各机关间似乎就会协调好一起跑出来密集的贴文。作者特别指出,假如某些事件可能会引起群众抗议的话,那时贴文数就会特多。

总结上述三点,作者认为这些爱国爱党文跑出来洗板,目的是要透过大量资讯引开群众对特定事件的注意力,而不是真的想靠论辩来改变其它中国网友的想法。假如一直在网路上跟人互相笔战战,只会引起网友们对特定事件更多的注意,反而可能造成因注意力提升而最终导致群众上街的反效果。相较之下,这些五毛党的行为反映了中共政府的策略:只要大家注意力被拉走,该事件时间点过了就没事了。

图片来源:明报新闻。

小小区域可以推论全中国的五毛党吗
当然,只分析一个区的泄密资料恐有偏颇,所以作者们透过一系列的方法验证这个结果是否能推论到全中国。第一,他们用贝式统计去估计全中国五毛党的比例。第二,他们设计了一个小实验。他们去那些前面泄密资料中的微博帐号,传私讯给他们问:「(翻译)你的文章写的真好,你是不是有受过什么舆论引导训练啊?」(舆论引导是政府公开政策,所以对他们来说不算负面词)。同时,他们也上微博随机抽帐号,一样在他们的留言下面问一样的问题。结果泄密帐号里有回应的人中有57%的人说有(回覆率6.5%),但随机抽的只有19%有,差别十分显著。同时,作者们也用这些泄密帐号的资料与言行,去预测全中国其它可能是五毛党的帐号,而这些预测帐号里回应说有的比例是59%,与泄密帐号的表现十分一致。

第三,King教授在演讲时透漏,这篇文章草稿不慎传到中国时,平常炮声隆隆的官媒环球日报这次居然没有反驳,反而只强调「中西体制不同」、「舆论引导很重要」 。 King相信官媒的反应间接证实了他们的研究是部份可信的。

来源:网路图片。引自新唐人。

作者们于是把这区的结果等比例换算到全中国,估计全中国的五毛党一年至少贴了4.48亿篇文章,而且倾向于在最可能出现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时,或者当群体性事件会受到最多人民关注的时间点(例如党代表大会、两会期间),才会出现来爱国爱党。这些洗板文平常不出现,忽然涌出后也不回覆讨论、也不互相评论,就只是这样大量贴文把其它事情给盖过去。作者们认为这推翻了过去对五毛党的认知与理解,也重新发现了威权政府控制言论的方式。

然而,这样的研究的确还有不少问题。第一,笔者亲自向作者询问:作者要怎么证明其它中国网友真的会被这些爱国爱党文给转移注意力?在社群网站上,反政府人士根本不会跟政府帐号或亲政府帐号连结,就算五毛党贴文洗板,这些人八成也是看不到的。结果King教授对这问题并没有直接证据;他只说从心理学上,洗板应该就能转移注意力,不过这会成为他未来的研究方向之一。第二,Manion教授则认为,假如中国政府真的只靠这样转移焦点,那显然效果很差,因为中国仍有大量的抗议与群众运动每日发生。第三,会发现贴文者都是公务员,可能正是因为泄密帐号是公部门帐号,而到底有没有其它机关、用其它方式在做言论引导或审查?其他机关可能因为组织性质与任务上的不同,而可能有他们的「」,专门在网路上发表讥笑外国的言论、跟人民争辩或者拥护中共。受限于资料未公开,这些方面仍需要进一步研究。第四,到底趋动五毛党贴文的因果机制为何?真的是由上而下的听命办事吗?

总之,这作为第一篇系统性的五毛党实证研究,里面应用了各种前瞻的文字探刊技术、爬虫抓资料、贝式统计、网络分析、线上抽样等,就方法论上可说是集大成之作,也不意外的登上了第一名的政治学期刊。更因为这笔外泄资料,让我们能一窥中共政府在删文与禁关键字之外,另一种可能面对网路舆论的对应方式:转移注意力。另外值得讨论的是,会做这件事的只有中共政权吗?

※本文特别感谢高颉(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政府系)、陈方隅(密西根州大政治所)、与刘昊(杜克大学政治所)的增删修补。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 |审查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