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yuri | 我挂念的那个北大学长,消失在这个冬夜里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专题

11月10日晚上,打开手机,猛然间看到“北大毕业生张圣业甚至在北大校园内被绑架”的时候,我眼前一黑,一阵恍惚。我实在难以将“暴力殴打”、“绑架”这样的词汇,和一直以来热心于公益事业、帮助校内弱势工人的圣业学长联系在一起。

学长究竟做了什么,竟会被人如此殴打和暴力绑架,甚至还被说是“偷女生的内裤”?

脑海里浮现起曾经和学长一起办爱心诊所、为校内工人服务的点点滴滴,我的心抽痛着、撕裂着。

圣业学长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北大毕业生,他如北大同学们一样优秀而勤奋。2014年,为了践行他的治病救人的医学理想,他以广东大埔县理科第一名的身份选择了北京大学药学专业。我清楚地记得,勤苦学习的他,为了写一个简单的小作业,他还专门去实验室做了实验;到现在,北医医预阶段的普通物理课上都还留存着他的模范小论文《破除生活中的物理谣言》。

作为一个普通的北大毕业生,他无愧于学校对自己的学术培养,也在刻苦学习中无愧于自己的医学理想。

但他的普通,却因为包含着深沉的大爱而并不平凡,因为在学术之外的身体力行而熠熠生辉。在兼顾学业的同时,他更热心关注着弱势群体。

2016年,他担任起北京大学爱心社校园部部长,组织了多次为人所熟知的活动,例如组织收衣捐衣活动、举办爱心讲座。

把同学们不再需要的衣服收集起来,捐给生活困难的人,捐给广大农民工兄弟的贫苦孩子们,捐给一切有需要的人。这样的小事,也许很多同学都曾设想过,但他并没有让爱心只停留在内心的思考与感动,而直接走出了内心世界的小我,走向了行动与现实。

(左边第一个就是圣业学长,正在主办收衣服活动的他笑得多开心啊!)

还记得15年的冬天,校园部举办爱心讲座,戴锦华老师为我们讲解《北京折叠》。这部当年火爆全国的小说,用瑰丽的想象勾勒出了冰冷而令人深思的社会分层的现实。

我曾想,老师同学们的阅读与分享,也正是这冰冷现实的延伸吧,毕竟有多少工人能够有时间、有精力来享受这样的文学呢?

但令我惊讶的正是:当天的讲座,并不仅仅有同学们参与,相反,却有很多食堂后勤、绿化、保洁的叔叔阿姨们也来到了现场。隐藏在折叠空间里的人们,与另一个空间的人们,在这小小的讲堂上汇聚在一起。

学生和工人本无区别,本无隔阂;只是这现实的折叠世界、折叠的结构将他们强行区分了开来;但在这个讲堂之上,两者却打破了这隐形却顽固的隔膜。

在这天夜里,我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受到思想的平等与自由开放。

后来,我了解到,这场讲座正是圣业学长负责举办的。

我了解到,他为了让工人朋友们也能参与这场与他们相关的讲座,四处奔走,向工友们宣传讲解。

我更了解到,他并不仅仅是想要为工友们办一场讲座而已,也并不仅仅是想让工友们享受一次学校资源而已,他是想要尝试着,改变这个折叠着的、分离着的社会。

圣业学长担任阳光爱心诊所的所长时,志愿学时正逐渐转变为北大同学参加志愿活动的动力,很多志愿社团容易发展成“志愿学时超市”,变成“没有灵魂”的志愿。

学长为了改善这一脱离志愿初心的趋势,一直进行着自己的努力。看到我们为志愿学时不够多而焦虑烦恼,他说:“我们不应该为了志愿学时而去做公益,要是感觉没有深入探索的意义,就不要浪费时间……反正学时不够又不会让你退学。”这番话把我们都逗笑了。

而我一开始进入叔叔阿姨们的宿舍宣讲医学常识的时候,我总是感觉别别扭扭的,不好意思说话。有时还会感觉帮不了这些叔叔阿姨们什么,从而产生退缩的想法。

但他却仿佛看出了我的想法:“你觉得我们为什么要帮助叔叔阿姨们呢?……我们帮助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收入低、是弱势群体,而是因为他们是劳动者,维持北医校园的运转,是值得尊敬的人

劳动者是世界的创造者,他们应当被尊敬,而不是被施与。我卸下心里那小小的面子负担,才更加坦然地与劳动者真正走在一起,真诚地与他们分享我所了解的知识。

而学长正可谓是言行一致,他见到阿姨叔叔们从来不扭扭捏捏,热情地握住他们的双手,和他们讲医学常识、唠家常、谈天说地聊新闻……这样的场景,甚至不仅仅是我理想中美好的医患关系的展现,更是我想象中无阶层、无隔阂的美好社会的应有之义……

他带领着我们去接触那些粗糙的双手,感受劳动者患职业病的痛苦,体会艰难的家庭经济的压力,而我们,更在这理应被尊重的可爱的人与他们所遭受的苦难之间,思索着、探寻着……

“同理心”。在一次讨论会上,圣业提出了这个词语。他一直在思考,我们作为医学生究竟该如何切实帮助到劳动者。

“预防保健”和“全科医学”是他和两名同学共同提出的方案。

“很少有钱能够投在这些低收入人群的身上,因为无利可图。”他顿了顿,又说:“但是这也是我们诊所应该做到的。”

所以,他才会选择让低年级的医学生们和患者唠家常,提倡让医生和患者的交流,加强双方的理解,以促成医患关系的和谐。这种闪闪发光的理念,无法变成可看的志愿学时,无法变成现金,但是却切切实实地影响着每一位参与活动的医学生。

我想起他在起草拉卡拉申请书时熬红的双眼,为了让项目真正切实地帮助到贫困地区,他长时间的投入,提出了一万五千多字的完备方案;我又想起了他与叔叔阿姨们在跃进厅一起跳广场舞锻炼身体时高兴的笑容;我一遍遍翻看和他甚是琐碎的聊天记录,眼前却一片模糊,仿佛忘记了他在琐碎之外的豪迈,

但他终是豪迈的,他曾说:“只要能够帮助到叔叔阿姨们,就可以去做,不用害怕其他的!”

“的确,圣业学长在面对不公的时候,总是无所畏惧的。在七月份听闻南方工人维权事件时,他义无反顾地奔赴现场进行声援;在遭遇暴力清场以后,他毫不畏惧,率先发出自白,扛起继续战斗的大旗;在听闻岳昕、顾佳悦两位学姐失联的消息时,他首发倡议,发起寻月行动,为学姐的自由和社会公平正义奔走呼号……”

然而,11月10日,看到他在校园内遭到暴力绑架的消息,我仍旧难以相信,想来却又满腔的愤怒。这样勤恳优秀、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圣业学长,被几十个大汉包围殴打,再强绑上车,最后招摇地消失在母校里的夜幕里,失去一切音信……

这真的发生在北大吗?

这是我们所依赖的、为之自豪的北大吗?

圣业学长究竟做错了什么,竟在校园内遭到这样暴力的绑架,而保卫处却如此封杀言论、搪塞了事?

甚至过路的同学也遭到了围攻与暴力殴打,拍照的同学被威胁不删除拍照录像就一起绑走!如此猖狂,北大还怎能保证同学们的生命安全?

我希望北大的相关领导们能够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解释,怎能纵容殴打绑架的暴行在北大的校园里发生?

我希望北大相关领导高度重视,主动报案,请公安机关迅速调查此事!

我希望北大相关领导迅速查明保卫处失职情况,公开调查信息,惩办失职人员!

圣业学长,我无法想象,你被那十数名黑衣人带走之后,到底遭遇了什么?

但我相信,你坚持与劳动者站在一起,是无罪的!我深深地挂念着你的安危,盼你早日重获自由!

2018年11月13日, 4:1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