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场 | 批《南早》沦为政权宣传机器FCC 前主席:不再供稿

香港外国记者会()前主席、资深政治评论记者和作家 Steve Vines

(报道在晚上9时54分更新,补充《》回应)

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前主席、资深政治评论记者和作家Steve Vines 过去长期为《南华早报》撰写时事评论专栏,他周二(13日)刊出文章,以《南华早报》早前刊出铜锣湾书店东主桂民海的访问为例,指《南华早报》已变质,甘愿成为中国政权的宣传机器,参与抹黑桂民海,决定以后不再为该报供稿。

《南华早报》回覆查询时指出, Steve Vines 的指控没有根据,认为有关桂民海访问处理专业,早前已就事件公开回应。南早指出,该公司为独立新闻的机构,坚持「真理和公平」的座右铭,即使受到包括 Vines 等未经证实攻击,《南早》的可信度亦不会轻易受损。

南早:指控无根据 桂民海访问处理专业

Vines 以「Why I will no longer write for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为何我不会再为《南华早报》写文)为题,周二在《Hong Kong Free Press》撰文,指声称独立的《南早》已变质,自愿参与这次「荒谬的政治宣传手段」(a grotesque propaganda ploy)去抹黑桂民海。

居港多年的Vines,任职传媒工作30 年,曾在英国《卫报》、《BBC》、《每日邮报》和《独立报》工作,亦是《亚洲时报》顾问编辑,目前任香港电台电视部英文时评节目《The Pulse》主持人。他替《南华早报》撰写时事评论专栏逾 25 年,三周前曾在该报撰写有关「明日大屿」和「土地大辩论」的文章。

替《南华早报》写专栏25年

他对《立场新闻》记者透露,早于今年二月,已萌生不想再为该报撰文的念头。 「当时我开始萌生这念头,我其实也有怪自己,为何直到今日才下定决心。我不能再忍受为甘作政治宣传工具的报章撰文,下了这决定后,终于感到安心(relieved)。」他续说。 「我对香港的新闻自由和新闻多元化日渐受损,感到失望。」

二月时,《南早》刊出「被失踪」铜锣湾书店东主桂民海,被重新扣押后的「道歉访问」,标题是「Sweden’using me as chess piece’ says detained Hong Kong bookseller Gui Minhai in government-arranged interview」。有关访问由中国公安部安排,瑞典借的桂民海在访问中批评,瑞典「别有用心」,当他是「棋子」,出于政治目的教唆他离开中国。桂民海在访问中提到,考虑放弃瑞典籍,对书店事件感到懊悔,呼吁瑞典不要再干涉他的事。访问刊出后,外界普遍认为,桂民海是在大陆政府胁迫下,向传媒读出早定好的「对白」。

《南华早报》刊出的桂民海访问截图

Vines:决定后感安心

Vines 在文章提到,如桂民海这种「被胁迫式自白」,常见于苏共和文革的黑暗时期,对于那些甘愿成为政治宣传工具的所谓「独立观察者」,列宁曾称之为「有用的笨蛋」(useful idiots),为可怕的事件作出合理化的解释。

Vines 指,《南早》根本没有必要参与这「恐布的闹剧」(gruesome farce),《南早》在报道中称记者的提问没有被审查,目的只是为增加访问的可信性,「在一党专政的国家,要在独立报道和妥协下取得平衡,并不容易,但任何有尊严的记者和报章,都不会僭越这条底线— 就是在政权的政治宣传中扮演角色。」

他指,《南早》成立于过往拥有新闻自由的香港,这个有115 年历史的英文传媒,在新主阿里巴巴主席马云大力注资下,宁为政治宣传工具,替希望在世界舞台有更大话语权的北京服务。

Vines 在文末这样说:「我在这行待得够久,明白当记者身处差劣的传媒环境,坏事就会发生,而且还会变得更差。我长期跟这报合作,但现在看来,继续合作的话坏处会多过好处。」

早前在《立场新闻》专访中,他指外国记者会第一副主席、《金融时报》亚洲新闻编辑马凯(Victor Mallet)被逐一事遗下巨大阴影,反映香港自由的崩坏比想像中快,也有国际传媒开始讨论总部是否合适留港。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 | 天朝主义

德国之声 | 锁定中国人权审议 台NGO告上联合国

立场新闻|卸任港大校长马斐森:中联办经常向我提意

BBC | 港媒集体删改报道引发自我审查的忧虑

BBC | 香港书商桂敏海再遭抓捕 瑞典政府传召中国大使

2018年11月16日, 9:32 上午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