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窝里下雨 | 耿志方 : 那年,我在内蒙做招飞政审工作

十多年前,我在空军服役,基地在内蒙。

一天,我接到上级指派,前往呼和浩特,做空军招飞的“”工作。

那段经历,有些插曲,至今难忘。

我相信,这些记忆不仅仅属于个人,也可能属于一个时代,或者说一个世界在人心灵深处的烙印。

口述 李小号  记录 耿志方

01  死人也要审

呼和浩特当时2000人报考空军飞行员,经过第一轮初检,剩余80人进入复检,复检后仅留8人,进入政审环节。

我只是普通干事,最终下决定的人不是自己,但是也深知手上掌握着“生杀予夺”的权力,所以一点不敢马虎。

首先,要核查直系三代、旁系两代、主要社会关系成员,重点弄清考生报考动机、有无犯罪记录以及是否参与邪教等有害功法组织。

结论要写上“政治清白”或”政治清楚”,别看只有一字之差,却有天壤之别,前者代表一点没问题,后者你懂的。

政审严格到什么程度?除开七大姑八大姨,死人都要审。

记得一位考生讲过他爷爷去世了,是上山采药,不慎摔死。

证据没法写清楚,政审材料怎么说明死因,一下难住我,最终写上“病故”,才算完事。

  02  身份被质疑

刚到地方开展工作,不全是顺风顺水。

我和其中一位考生家长前往派出所,调取考生家族成员信息,查看是否有刑事处罚、劳动教养、收容教育、行政拘留等。

以前这里可能发生过假冒军人的情况,一位值班民警对我的身份直接提出了质疑,即便我穿着军装、带有军官证和招飞部门的介绍信。

“这才是4月,不是招生季,我也没收到上级通知说有空军政审工作人员会来。”

我只能向招飞部门反映,上级于是给当地公安厅联络,后者次日给呼和浩特市局发了传真。

苦等10分钟后,市公安局一位领导确认了我身份,并许诺派人派车陪同我前往派出所调取相关资料,还放话:“谁为难政审工作人员,我就为难谁。”

警局的“客气”,其实不完全是权力因素,还有就是,一个地方如果最终有人被选上空军飞行员,那荣光不只属于家庭个体。

03 海外关系清白

一个考生,其叔叔在加拿大定居。

按照早前规矩的话,不用细问,只要政审材料上说明有海外关系,肯定会被pass掉的。

但是,那些年国家领导倡导“以人为本”,具体到招飞政审,只要海外关系不复杂,主要看“现实表现”。

去加拿大当面核查是不可能的,成本太高,只能函调,请中国驻外外使馆协助。

对方知道后很恼火,说我都不在内蒙了,自己清白与否跟中国有啥关系?因为如果有军方公章的函件调查他,可能会对他在加大拿大的生活造成不便。

考生家长情急之下出个馊主意,讲李干事,要不我们出具一份材料,说明跟孩子叔叔断绝关系?

我说没必要,有点过了。

最后,他们苦口婆心,劝服了孩子的叔叔,将政审材料平邮给他个人,请他予以填写,并找驻外机构盖了章。

04 两千红包被拒

内蒙面积有118万平方千米 ,几乎相当于6个湖南,而人口只有湖南的1/3。

作为一个湖南人,我在呼和浩特开很多眼。

因为有个考生家长是牧民,那天带我去他们家,我问他家有几亩地和几只羊是他们家的。

他手一挥回答说,这都是我们的。我一看,差不多300亩草地,以及四五百头牛羊。

惊得我下巴都快要掉下,当真感受到一个地方地大人少。

在我离开时,他们硬要塞2000元红包,我也不敢收,尽管我的差旅费很低。

即便今后的岁月里,面对红包,我仍然胆小如鼠。

05 诚实特别重要

我考察考生是否被开除学籍或团籍过,跟同学关系等时,大多都会描述考生现实表现优秀。

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人“成人之美”的优良传统得到充分发挥。

不过,仍有好大喜功的家长,逢人就说,自己孩子当上战斗机飞行员,你看上头都派人来政审了。

有家长说自己有信上帝的,一个周做一两次礼拜,但孩子不信。听其他人说这可能对孩子前途有影响,后来又补充说明自己是不太信,每周只做一次礼拜。

有个家长隐瞒旁系亲属的,经查,发现实际有个舅舅被拘留过。

不管怎样,我都会反复提醒家长,诚实特别重要,何况这只是政审阶段,即便政审没任何问题,接下来还有高考,以及定选,任何一关都不是容易的。

事实证明,我说的都是有依据的、克制的。

当年,整个呼和浩特市,全军覆没,无一被招为空军飞行员。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空间| 政审

 

2018年11月10日, 2:06 下午
编辑: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