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萌之初 | 11月4日泉港碳九泄漏,事情重大 恳请重视

我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地,是一位伟大的“母亲”,我在感恩时却也在偷偷的哭泣​​.

编辑注:泉港是福建省泉州市下辖的一个区。

2018年11月4号,早上6点半,我被一股恶臭熏醒了。 这股恶臭,像极了烧塑料的味道,又像是其他一种难以描述的问道。我迅速被惊醒,然后起身问老公,这是什么味道,太臭了。老公闻了闻,说不知道。然后他起床,开窗看了一眼外面,说大概是有人烧东西吧,外面都是烟。然后我说,不行,睡不着了,太臭了,​宝宝和我会受不了。于是我们下床来到了客厅。

但是恶臭味无孔不入,​瞬间让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味道。我打开空气净化器,我说我们出去,我需要新鲜的空气。出去以后,整个楼道乃至这个楼梯间,恶臭扑鼻,快要把我熏晕。老公抓着我的手,说走快点,太臭了。

下楼后,恶臭味持续,我们来到马路见,看到整个空气中都是灰蓝色的烟,有些恐怖。我老公调侃说,这是集体烧垃圾吗,烟这么多,快赶上雾霾了。​我说不管了,去没味道的地方。然而,一路走,一路有味道,还到处都是奇怪的烟,让我有些怀疑是不是泉港集体着火了,还烧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无奈的,买完早餐我回去了。大概早上10点半,我爸爸突然打电话过来了,他人在渔场,他用焦急的语气跟我说:快点关门窗,化工厂泄露了,我这边味道更大!!我那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我闻到的,不是什么烧起来的东西!

11月5号,电视台发布了两条消息,空气指标正常,海水符合养殖水质要求。但事实上,5号的时候,还有恶臭味,味道和4号的时候一样,只是没了那灰蓝色的烟。而海里的鱼,正在大量的死去。

11月6号,白天依旧会有一阵阵恶臭,海水依旧没有清理干净,而那些非专业人士的普通人代替专业人士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手受伤了。他们什么也不懂,只是拿着一点点可笑得钱,自己去处理了。

我只是个普通老百姓,如今还是一个妈妈,我多么希望,当我孩子生出来的时候,这是一个干净的世界,而不是一个污染到不成样子的世界。我的目的很简单,是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让更多人知道,泉港很小,但它有40万的人住在这里。我们需要得到的是真正妥善的处理,还不是想方设法的瞒报,让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所以,整理过后,我们的诉求是:1,请相关部分负起该有的责任,让专业人士用专业而有效的方式尽快回收碳九。​因为直至6号11点到7号凌晨1点的时候,空气依旧刺鼻。

2,请及时,并且真实的公布处理方案和处理进度!并且建立多个空气水质监测站,现在空气如何,吸油纸是否回收,也请专业人士真实的说明,好让离得近的人心里有数。如果有害,请及时让渔场附近的人远离!

3,海产品去留问题。现在大量的海产品死亡,除了造成损失需要赔偿之外,这些死去的海产品究竟该如何处理销毁?想相关部分严格把控是否有流入市场,因为一旦不小心流入市场,后果不堪设想!

4,此此事故重大,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可这也是在疏忽之下,没有检查搬运的东西是否老化,质量是否有问题,这个事情的责任人该如何处理,是否也该给一个明确的说法?!

​ 5,泉港就算没有发生泄漏问题,但每天凌晨在居民睡觉的时候,也一直在排放废气,这些废气,大家或多或少都吸进去了。化工厂在不断扩大,绿化本身就不好,癌症率高也是事实,一些部门人员自己都不敢住在泉港,那生活在泉港的人呢?现在一直都在拆迁,说是会给房票,但所谓房票不过也只能在泉港买房子。这是不是意味着要泉港人一直生活在一个绿化不好,且污染严重的地方?所以,我想这所谓的房票,是不是不能只是仅限于泉港?又或者说,请将其变现为现金,让一些人有能力离开泉港。

6,如果相关部门觉得上面那一条无法做到,请将化工厂移离泉港,亦或是继续加大绿化程度,并且每年谨慎检查维修,别把40万人的生命当做玩笑。​

以上诉求是我暂且整理出来的,如果还有人想到了,可以后续补充。另外,因为考虑篇幅的问题,所以我并未将事情发生写的很详细。作为泉港人,我真心希望,泉港有一天能重新变回长寿之乡。​​​​​

另附:

新京报 | 泉港化工原料泄漏续:有渔民损失百万 水产捕售被停

新京报讯(记者 张彤 黄启鹏)4日凌晨,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公司6.97吨碳九泄漏。泉州市泉港区南埔镇肖厝村渔民称,渔排泡沫被泄漏物腐食,养殖鱼跑了很多,受污染后也不敢贩卖。5日,泉港区农林水局发布《关于暂缓起捕、销售、使用辖区肖厝村海域水产品的紧急通知》,称待水产监测报告出来后再做决定。

新京报此前报道称,11月4日凌晨,福建泉州泉港区出现呛鼻气味,海面飘来黄褐色油污状泄漏物,渔民受损。泉港区环保局通报称,当日凌晨1时许,福建泉港区,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公司在装卸作业时,因软管垫片老化、破损,导致6.97吨碳九泄漏,已出动100多艘次、人员600多人次参与清理,清理工作已基本完成。

肖厝村一位村民肖先生称,4日海面从东港石化公司方向漂来黄褐色油污状泄漏物。他们家养鲶鱼,一条20来斤价值600多元,一筐200多条,总共养了30多筐,每天饲料的费用需要一两千元,本打算留着年底卖,现在渔排泡沫被碳九腐蚀,渔排下沉,鱼跑了很多,“就算没跑也不敢卖,没人敢吃”。

海面出现黄褐色油污状泄露物

肖先生说,受此次碳九泄漏事故的影响,他们家直接损失几十万。 肖厝村另一户养殖鲍鱼的村民表示,家里渔排严重受损,损失上百万。

4日,泉港区农林水局发布《关于暂缓起捕、销售、使用辖区肖厝村海域水产品的紧急通知》,通知中称,4日凌晨,泉港区南埔镇肖厝村海域出现不明油污,为保障广大人民群众使用水产品安全,即时起暂缓起捕、销售和食用肖厝村海域水产品。

11月5日,泉港区农林水局局长庄学根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肖厝村已经进行水产检测,还没拿到报告。“油污已全部清除完,食品都在检测,结果还没有反馈,肖厝村这个区域的水产已经封停,待检测报告出来之后,会做出另外的决定。”

福建省海洋与渔业厅应急救援指挥中心王主任称,目前泉港有关部门发布通知称暂停起捕水产品上市,在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为了确保安全,暂停起捕。“最少要连续两周检测没有问题了,我们才能发布这批水产品的安全,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