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虎:中纪委书记回信还没拆封,举报人被抓了

作者:   来源:草原猎鹰

身陷囹圄的杨猛。(杨猛家人提供)

撰文 | 刘虎

12月24日起,原江苏省常州市食药监局调研员杨猛涉嫌受贿等三罪一案,在常州市钟楼区法院召开庭前会议。到29日,庭前会议进行6天后仍未结束,将在2019年元旦后的1月2日至25日继续进行。

杨猛出生于1953年,曾先后在盐城市药监局、南通市药监局任职,2008年交流至常州市食药监局,2011年退休。现任常州市医疗器械行业协会会长。

杨猛曾工作过的常州市食药监局。刘虎 摄

杨猛多次举报常州食药监系统官商勾结、生产销售坑害残疾儿童的虚假康复产品,今年2月底又向中纪委、国家食药监总局、中国证监会、江苏省纪委负责人实名举报。

4月16日,他刚收到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寄来的回信,还没来得及拆封,就被常州市监察委带走留置,赵乐际的信也被一同抄走。9月19日,杨猛被常州市钟楼区检察院宣布逮捕,现羁押于常州市看守所。

常州市看守所,杨猛被关押在其中。刘虎 摄

老药监人举报残疾儿童遭遇假康复器械

杨猛1953年12月出生于江苏盐城,1970年10月参加工作,先后在盐城市药监局担任纪检组长、南通市药监局担任副局长。

2008年,杨猛被交流至常州市食药监局担任副局长,负责全市医疗器械生产企业监管。

杨猛自2011年起,从常州市食药监局副局长岗位退居二线,任调研员,不再分工,免去党组成员。经常州市委组织部同意,开始上自由班,不去局里报到。2011年8月,他办理了退休手续。

常州钱璟康复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康复医疗器械产品的企业,为医院、特殊学校、残疾人康复机构提供康复器材是其主营业务。2014年到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分别为2.13亿元、2.28亿元、2.21亿元、1.08亿元。杨猛退二线后,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樊某某力邀其担任公司顾问。

杨猛应邀前往。但是,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便从钱璟康复退出,后前往常州市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常州市国际医疗器械城任职。他与樊某某还反目成仇。

究其原因,杨猛在2018年的一封举报信中提及,是他发现了钱璟康复及樊某某从事大量违法犯罪活动,其中,还有与江苏省药监系统部分工作人员、常州市药监系统部分工作人员、江苏省纪委吴某某等人勾结,以流水线的方式一条龙造假(假公章、假报告、假考核)。

在这封举报信中,杨猛表示,樊某某甚至胆大到预谋杀人的程度,预谋杀害自2009年起对其实名举报的举报人“东方学者”、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康复学系教授、博导、中国言语听觉康复科学与ICF应用研究院院长黄昭鸣。杨猛由此萌生退意,与樊某某产生裂痕,最后分道扬镳。而樊某某担心杨猛了解其很多违法犯罪情况,多次发短信恐吓要求杨猛闭嘴。两人最终成仇。

钱璟康复从上海调出的华东师大黄昭鸣教授全家信息,意图行凶报复。(黄昭鸣提供)

无论是药物还是医疗器械,其疗效都必须通过严格的临床验证程序来保障。黄昭鸣教授多次举报钱璟康复检验报告造假,使得医疗器械的安全性原则失据;临床验证造假,使得医疗器械的有效性原则缺失,其医疗器械注册证为非法取得,社会危害巨大,涉及到成千上万残疾人“医疗安全”。

“钱璟康复生产的假医疗器械披着合法外衣,大量被用于国家斥巨资进行的‘残疾儿童的抢救性康复’项目,千百万可怜的残疾儿童的语言发育关键期的康复,就这样因无效而被终身耽搁!谁来为这些可怜的残疾人声张权益?”黄昭鸣说。

在2015年左右,杨猛也开始举报钱璟康复伪造政府公文、伪造注册证、刑事犯罪找前药监系统工作人员徐新华顶罪、与药监部门工作人员勾结虚假考核、与江苏省纪委吴某某勾结,掩盖犯罪真相等多项违法犯罪行为。

杨猛谈及举报原因,称是在樊某某一再以黑社会手段恐吓骚扰的情况下,他不堪受辱,决定要进行举报。最初的举报是匿名的,由于效果不理想,他又转为了实名举报。同时,杨猛私下与另一实名举报人黄昭鸣教授取得了联系,将该企业的一些涉嫌违法犯罪情况如实相告。

被举报企业上市目标受挫

钱璟康复谋求上市已久。2015年12月18日,其首次发布招股说明书,正式进入IPO上会排队;2017年12月27日,它更新了招股说明书。

屡次被实名举报,对钱璟康复的上市目标产生了极为不利的影响。

2009年,钱璟康复被举报在参加“安徽省特殊教育学校建设设备招标采购项目”期间,伪造国家医疗器械注册检验报告谋取中标。2010年1月和3月,江苏省药监局书面答复举报人,确认其所举报的言语康复评估仪器、言语矫治康复训练仪器、听处理评估与训练系统、言语重读康复训练仪器、构音评估与训练系统、早期语言评估与训练系统6份《检验报告》为伪造。其中,言语康复评估仪器的检验报告为涂改名称,其余5份检验报告为全文伪造。

常州市武进区药监局稽查部门对此事进行责任调查,最终定性为钱璟康复员工徐新华的个人行为。武进区药监局以管理疏漏为由,对钱璟康复处5000元罚款,徐新华则被钱璟康复开除。但在2016年1月,上海警方向徐新华讯问此事时,徐新华否认伪造该6份检验报告,并称此事是受钱璟康复老板指使,他在为老板扛责。

江苏省食药监局关于钱璟康复造假的答复

2011年12月,钱璟康复在太原市参加招投标时,亦因有的投标文件存在虚假响应行为,有的投标文件无法提供必须具备的医疗器械注册证、医疗器械检验报告、医用软件技术测试报告等资质,被太原市财政局处没收投标保证金及中标金额2%的罚款共2万元,并在两年内禁止参加太原市组织的有关言语、听觉、语言类康复器材的政府采购活动。

钱璟康复全资子公司江苏钱璟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还于2015年1月被江苏省药品集中采购中心因“在参加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产品资质材料申报中涉嫌提供虚假材料”,列入不良企业名单。

钱璟康复的产品在市场上以低价竞标取胜。为了销售,钱璟康复实际控制人及员工还多次向国家公职人员行贿。

在其2017年招股书共披露了4起:2011年,时任该公司销售经理的王全安向安徽省马鞍山市市立医疗集团药品器械采购管理中心工作人员孙某赠送6.5万元;2011年至2012年,时任该公司华南区销售经理的何克勤向深圳市残疾人康复中心负责人张某行贿35万元;2011年至2013年,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樊燕成向江西省教育技术装备站相关负责人李某赠送现金23万元;2015年1月,樊燕成向江西省残联相关负责人叶某赠送10万元。

此外,中国裁判文书网记载:2009年至2010年,王全安曾向海南省残联康复部主任符国晓(已判刑)赠送19.5万元,向海南省残联康复部工作人员符某某赠送3.5万元。2013年,王全安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王全安与何克勤两人其时均为钱璟康复的股东常州市创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

2018年1月,黄昭鸣教授经营的上海泰亿格康复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中国证监会和江苏省证监局实名举报,称钱璟康复经营活动中存在商业贿赂、伪造检验报告行为。

2018年2月,杨猛亦向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国家食药监总局局长毕井泉、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江苏省纪委书记蒋卓庆寄出实名举报信,指钱璟康复提供虚假材料获取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地方药监机关则在行政审批、审评、检测环节上疏忽和乱作为。

杨猛称,2015年7月钱璟康复三个产品重新获得(延续)注册,让上海的举报人忍无可忍,走上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诉讼”的艰难道路。2016年12月,江苏省食药监局被迫同意公开审批信息,上海举报人方知道钱璟康复不但没有做临床,还剽用上海泰亿格公司产品做了“注册临床豁免对比”。上海举报人找到他,并给他看了江苏省食药监局提供的政府信息公开资料中的“注册临床豁免对比”完整材料,他感到非常震惊,这和省局医械处2013年8月给国家局“未要求(钱璟康复)临床试验”的回复是矛盾的。杨猛认为,所谓“临床豁免对比说明”是注册审批档案里后补的假材料。

“2017年7月中旬,(上海)举报人再一次找到我,给我看了来自南京中院行政诉讼时省局的答辩资料。答辩中写到:‘相关公司(举报人)将材料寄给了国务院副总理,这些情况引起国家食药监总局高度重视,并于2016年5月4日至5月5日启动了监督程序,得出核查结论:免临床文献资料及证据理由充分,符合免临床实质性等同对比说明;审评过程记录清晰、规范,技术审评结论合理,符合注册法规要求。’我很遗憾,国家局专家组被蒙骗了,他们只是在一些假材料的基础上进行了所谓核查。”杨猛说。

杨猛建议国家食药监总局本着尊重事实、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精神,对钱璟康复获取的三张“苏食药监械(准)字”号注册证重启核查工作;请中国证监会对钱璟康复能否上市作严格审查;请省纪检委、监察委启动行政督查机制与廉政监督责任追究机制。

杨猛并没有等来江苏省纪检监察部门对药监系统的追查,自己却身陷囹圄。4月16日,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给这位老纪检干部写来了关于举报的回信,他还没来得及看到内容,就被常州市监察委人员控制,信也被监察委抄走。常州市监察委告知这位已退休7年的老干部:他因涉嫌职务犯罪被留置审查。

同在4月16日,江苏省证监局复函上海泰亿格:补充举报材料收悉,该局已受理并正在核查中。但上海泰亿格尚未等到江苏证监局的核查回复,钱璟康复就于6月20日选择了撤回材料,终止IPO审查。对于举报信内容,钱璟康复未给予公开回应。

言语康复专家对杨猛被抓感到震惊

2018年11月2日,“江苏检察在线”公开发布了检察机关对杨猛(正处级)涉嫌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职务侵占罪一案,由常州市钟楼区检察院向常州市钟楼区法院提起公诉的消息。

常州市钟楼区法院。杨猛案在该院审理。刘虎 摄

消息称,检察机关起诉书指控:2004年至2018年,被告人杨猛利用其担任盐城市药品监督管理局纪检组长、常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等职务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索取或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数额特别巨大;2017年被告人杨猛利用其曾担任过南通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某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给予的财物,数额较大;2013年至2017年,被告人杨猛利用担任常州市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副会长、会长的职务便利,采用报销发票等形式侵吞单位财物,数额较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职务侵占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作为共同的举报人和我国著名的言语康复专家,黄昭鸣教授对杨猛的遭遇感到震惊。他认为:杨猛因为举报遭到了构陷和报复。

杨猛坚决认为自己是“莫须有”之罪。据他告诉辩护人斯伟江、仲若辛律师,其自2018年4月16日至9月19日被常州市监察委员会留置审查,在留置点里,不让大小便、风油精涂五官、每天18小时锁在囚椅中、睡觉时间故意制造声响无法休息,令人崩溃,辅以威胁抓近亲属的非法办案手段,被迫作出了虚假的供述,希望辩护人对有关人员提出控告反映。

杨猛的老伴、盐城工学院老干部张爱萍被常州市新北区监察委抓捕留置了两个月,在其夫“交代罪行”后,9月30日她才得以放回。

“我们不是常州本地人,在盐城有我老伴学校分的房,在南通拿住房公积金按揭了一套房子,在常州没有住房。在上班时是住的单位给租的宿舍,出来以后是雇我的公司提供的住房。但是监察委非要我承认那套房子是送给我的,算受贿。那套房子都已经网签了,卖给别人了,还算在我头上。”杨猛说,他没想到如此荒诞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在案件起诉之前,杨猛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其遭遇非法办案情况,有些已经记入讯问笔录。在审查起诉阶段,杨猛向驻所检察官提交了书面情况反映材料。这些材料中,对于其遭遇的非法办案情形中涉及的时间、地点、人物、行为方式,均有明确具体陈述,但未获处理。仲若辛律师查阅案卷材料时注意到,7月15日,杨猛在做第44份讯问笔录的时候,反映其遭遇体罚虐待、疲劳审讯的情况,并在笔录上写了两个字“杨冤”。

《刑事诉讼法》第58条规定,法庭审理过程中,审判人员认为可能存在本法第56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应当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当事人及其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有权申请人民法院对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依法予以排除。辩护人斯伟江、仲若辛查阅了全部案卷材料,多次会见并听取被告人杨猛的意见后,于2018年11月19日向常州市钟楼区法院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申请,申请排除被告人杨猛在留置期间的不实供述。同时,辩护人申请法院调取杨猛在留置期间47次讯问笔录的同步录音录像,以便查明杨猛在此期间供述的真实性、合法性。

12月24日,常州市钟楼区法院依法召开庭前会议,同时组织被告人、辩护人及检察员查看杨猛在留置期间讯问的同步录音录像。期间,被告人杨猛向法院反映了其遭遇非法办案情况,检察院也出示了相关证据,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作出说明。

律师斯伟江在庭前会议上看到:杨猛被审讯到吐血,监察委人员上前查了一下,确认不是杨猛自己咬舌头后,继续审讯。

——————————

微信公众号“草原猎鹰”由数位资深媒体人共同撰稿,本公号致力于关注社会公共事务,立足北京,放眼全国;独立评论,理性思考。欢迎扫码关注。

2018年12月31日, 8:42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